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罗嫣儿觉得自己要死了,饿死的。

    这都快2点了,那个可恶的颜大叔还不给她送饭来。

    该不会是……忘了吧?

    她绝望的如此想着,一时只觉得此后的人生恐怕将会是一片黑暗,偏偏却又无力反抗。

    万能的主呀~请你赐给我一只烤鸡……嗯,烤老鼠,不,烤蚂蚱也行哦~

    正当罗吃货悲观到胡乱祈祷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她揉了揉眼睛,惊喜的发现面前多了一只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秃毛白皮妖时,那泪唰的流了下来:

    “呜呜~白斩全猪……”

    ……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果是没错。

    望着那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罗嫣儿,罗阳心都碎了。

    他连忙紧走两步,直起身来想要安慰下这个“被吓坏”的女孩。

    可没等他开口,罗嫣儿就像个树懒似的一跃而起,直接挂上了他的脖子,然后,

    然后竟用舌头舔了下他的胸。。

    罗阳脑子一懵,眼睛唰的瞪起老大,一片肉眼可见的红晕瞬间就爬满了脖子以上。

    要不要这么快?

    还,还有外人在呀!

    他就那么高举着两只前蹄,欲抱不敢,欲拒还迎。

    心里跟抺了蜜似的: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

    “嗷~”

    可惜情是情,却是自做多情。。

    罗阳双目含泪的看着那个咯吱吱撕咬着自己胸部突起之地的罗嫣儿。

    心中悲愤交加:你咬错地方了,媳妇!

    ……

    终于,站在后面看直播的单身狗颜非,干咳一声,打断了这对人兽的“恩爱秀”:

    “我觉得,两位殿主估计快要分出胜负了,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下五宝的下落呢?”

    闻言,罗阳脑子一清,我去,见了媳妇忘了兄弟,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他看了看还在和他“亲热”的罗嫣儿。

    狠下心用双蹄夹住她,而后用力一推。

    啵~

    他神色僵了僵,随后恢复正常。

    将一脸茫然的罗嫣儿放到地上后,又拍了拍她的头道:“媳妇乖,一会带你回家。”

    他温柔的冲她笑了笑,接着转过身去,开始审问花二。

    罗嫣儿则是呆呆的看着那只白斩猪,舔了舔嘴唇。

    随即想到了什么,兴奋的冲颜非问道:“你刚刚说两位殿主,是我爷爷来了吗?”

    颜非点头道:“没错,圣·罗斯大人似乎伤势已经尽愈,这次本是陪着你的丈夫来此……”

    “丈夫?”罗嫣儿嘟着嘴打断道:“爷爷的伤都好了,我才不会嫁给那个人妻控哦。”

    “额,不是花飞扬,是刚刚叫你媳妇的罗阳。”颜非神情诡异的看着她:“你们不是夫妻吗?”

    罗嫣儿唰的把目光投向罗阳,一脸的不可思议:“我?白斩,那个,他是我丈夫?”

    颜非神情更加玩味:“他叫你媳妇你不没反对吗?”

    罗嫣儿神色一囧:“媳妇是啥意思?”

    颜非:……

    而此时,两人谈论的主角罗阳,正浑身是血的皱着眉,对不成人形的花二传念道:

    “你是说,我兄弟被你家圣子输给了那个什么方倩云?”

    花二神情木然的点点头,向着脑海内的精球呻吟着:“我知道的都说了,求你杀了我~杀了我!”

    罗阳面无表情的将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放心,我不让你死,你就一定死不了。”

    刚刚一直挺到最后都没哭的花二,闻言惨笑着闭目,眼角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罗阳冷哼一声,也不顾花二满身的血浆腥臭,上前一把叨起,而后将其吐到颜非面前,冲他说道:

    “你带着花二和我媳妇先行离开,到西面的岸边等着。我要去看看老头挂了没,过后自会去那里和你们汇合。”

    颜非一脸奇怪的看着罗阳:“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们一起走了?”

    “不走?”罗阳鄙视的上下打量他:“不走等着被笑面虎干掉?”接着嗤笑一声:

    “知非,知非,这整个碧波虽大,却没一个懂你的,你还留在这里,玩个鸟啊?”

    说罢转身直向门口行去,留给二人一个莫测高深的背影。

    颜非颇感意外的愣了下,随后眼中精光一闪。

    接着捧腹大笑起来,直笑到了肚子疼,叫了声痛快后,这才背起花二,与满头雾水的罗嫣儿出门而去。

    ……

    此时,天上的战斗也已进入尾声。

    “罗前辈,您这岁数还出来与我们年轻人打打闹闹,这要不小心伤了筋骨,恐怕可就没几年活头喽。”

    一扇将罗斯扫出十米后,花无炅语带讥讽的说道。

    罗斯重重喘了口气,他体内的源力已经有些后继无力。

    而相对于花无炅只是隐现汗渍,他明显逊了一筹,可这嘴上却是毫不服输:

    “老夫身子骨是不行了,但我这教人还是有一套的,不服让你家花小子和罗阳过上一场,怎么样?”

    花无炅微微一笑:“你还能一直呆他身边不成?”

    老头脸色一变,接着一挑眉毛:“你家那小子不也总是出门沾花惹草吗?”

    “可我不在乎啊!”花无炅哈哈大笑着。

    这话噎的老头半天没言语。

    最终,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平静的望着花无炅,一字一板的说道:“那你,在乎命吗?”

    ……

    看着从天而降的罗花二人,罗阳双眉微蹙,很明显是老头输了。

    但他还是迎了上去,用身体将老头给挡在了身后,接着拿眼瞪向面前的花无炅。

    同时在脑海传音道:“我说老头啊,你也太逊了吧,连个小白脸都干不过,你咋……”

    话未说完,突然自身后远处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山水有相逢,后会必有期。花小友,你我就此别过,有空来我通天喝茶哟。”

    老头?

    罗阳攸的转过身去,却哪里还有老头的身影。

    我靠,你这个不讲义气的老杂毛!枉我处处想着你。

    罗阳气的鼻子都歪了,却完全顾不得这些……

    他缓缓回过身去,露出个难看的笑脸:

    “那个,

    花前辈,你好。

    花前辈,再见!”

    说着,一个后空翻仰躺在空中瞬间启动了朱突,唰~窜出了花无炅的视线。

    花大殿主却是始终立在原地,负手而立。

    只在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罗阳消失的影子,眼中闪过一道骇人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