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种妖
    清晨的微风,吹起的细碎波纹轻轻搅碎了倒映的三个人影。

    “你,真的决定了?”老头神情份外严肃。

    “嗯!”罗阳望向遥远的东方,一字一句:“我的兄弟,由我来救!”

    那认真的样子让罗嫣儿有些意外,第一次不以食物的视角注意到了这个白皮妖。

    “那就去!”老头欣慰的拍了拍罗阳脑袋:“雄鹰的战场终归属于天空,我这把老骨头是飞不动了。”

    说着自腰间取出一个空间戒指,在里面放了些东西后,递给罗阳:

    “里面的东西你省着点用,算是老夫私人送你的。”

    接着转头看向颜非:“颜副殿主,一路上还请你给罗阳做个向导,顺便教他一些人类的生活常识,可好?”

    副殿主?颜非神色有了些许波澜。

    他深吸口气,用力锤胸,满面的肃穆庄重:“必不负殿主所托,誓死效忠天圣殿。”

    罗阳鄙视的看了眼颜非:马屁精。

    两拨人很快各奔东西。

    老头自是带着孙女和要死要死的花二返回天圣殿。

    而罗颜二人却是要绕过整个碧波湖后再向东前进。

    没走多远,颜非脚下突然顿住,一本正经的问道:“我记得你会飞的吧,驮着我是不是更快些?”

    罗阳瞥了他一眼,脚下不停:“想骑我?行啊,你能打得过我再说。”

    颜非皱着眉紧随其后:“那我们得走到什么时候?事急从权,不能将就一下吗?”

    罗阳撇了撇嘴:“呵,什么时候你要死了,我可以让你爽爽。”

    颜非耸耸肩表示无奈,开始闷头赶路。

    而走在前面的罗阳,却在此时转过头来,冲他嘿嘿坏笑了几声。

    那笑声让颜非屁股一紧,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可惜,晚了……

    “啊~”一道高昂的叫骂响彻在西岸上空:“姓罗的,快特么放我下去,啊~听到没有!吗的,要掉了,要掉了啊~”

    从地上望去,一只飞天巨猪,正一蹄抓着一只裤腿,倒吊着一个紧抓自己裤子的人类,一路向东。。。

    ……

    明月城,同往常一样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即便是一只四米多长的巨猪排队进城,也没有引起人们的丝毫关注。

    概因这队伍里的一半以上,竟然都是妖兽,个头也没几个小的。

    罗阳用独角捅了捅排在前面的颜非,得意的小声说道:

    “这不是你要快点的吗?一千里只用了2个小时,还不满意?”

    “离我远点。”颜非面无表情。

    罗阳却只嘿嘿笑了两声,倒是没再惹他。

    很快到了两人,守门卫兵看了眼颜非,又拿眼斜了下罗阳。

    颜非会意,一脸谄笑道:“大人,这是种妖,小的从通天山好不容易抓到的,特来此地……”说着冲守卫挤了挤眼。

    守卫恍然,厌恶的向后挥挥手。

    颜非一边点头哈腰,一边拽着满头雾水的罗阳进了城。

    “你刚刚和那看门狗打的什么哑迷?”罗阳好奇的拦住颜非:“重妖又是什么?很重的妖?”

    颜非转了个方向继续前行,仿佛和自己说话的是空气一样。

    “跟我说句话会死吗?”罗阳无奈的拽住这个自尊心爆强的人类:“大不了下次不拉你裤子了。”

    这次终于有了回应,颜非眼带血丝的瞪着罗阳,磨牙低吼:

    “还有下次?不拉裤子改撕衣服吗?”

    罗阳哑然,看了眼突然安静下来的街道。

    颜非也是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许是大了些?

    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窃笑的人群,他瞬间有种感觉:

    天,塌了。

    唰~他以袖捂面,眨眼消失在了原地。

    罗阳挠挠头,随后跟了过去。

    也就过了两条街,颜非便在一家旅店门口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罗阳。

    他已经再次恢复到了平时的淡然,只是看向罗阳的目光,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善:

    “先在这儿住下,有什么事儿计划好了再办不迟。”说罢转身入店。

    罗阳自是无所谓。

    可店家有所谓。

    一听要给只妖兽开房,店里伙计诧异的看着颜非:“大人,您这是第一次带着宠物住店吧?”

    还没等颜非回话,罗阳却是眼睛一立,傲然道:

    “你特么才宠物!老子是重妖,懂吗?重妖!土包子。”

    颜非啪的单手扶额,突然觉得心好累。。

    店伙计也是嘴角抽了抽,却仍旧尽职解释道:

    “那个,无论种妖还是宠物,总之只要不是人,通通都是住在妖圈里的。”

    颜非恍然,他出门带着的妖兽都是放在铺妖袋中,确实不知这当中的门道。

    接着玩味的看向罗阳。

    罗阳一脸凶狠:“看什么看?休想爷住那种地方!”说着竟是转身就走。

    颜非疑惑的问道:“你去哪?”

    见罗阳没吱声的已经出了店门,他只好无奈的冲伙计摇摇头,跟了出去。

    待到了街上,却发现罗阳正拽着个行人问话,随后大踏步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颜非看着那个方向,眼中若有所思。

    果然,没过多久,两人便出现在了一座宏伟建筑前。

    那样式独特的兽头大门,已经充分说明了此地的身份——斗兽场。

    颜非眼中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赞许的瞅了罗阳一眼:“你是想要通过迂回的方式打入方家吗?不错的计策。”

    “不。”罗阳弯着嘴角,眯起双眼道:“我是来,赌钱的!”

    ……

    ……

    而此时的天圣殿,也终于在殿主携着罗魔女归来之际,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嗯,至少大家不用每天累得跟条狗似的。

    罗吃货自是不用与他人应酬,在沐浴更衣一番忙活后,坐在了自己心爱的饭桌前。

    开始了每日的工作。

    足足辛勤劳作了三个小时,她才拍着滚圆的小肚皮,满意的眯起眼睛:

    “小月儿啊,我不在殿里这段时间,有没啥好玩儿的事情和我说说哩。”

    月儿自是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将大事小情说了个遍。

    基本全都和罗阳有关。

    罗嫣儿初始还不以为意,闯个通天塔而已嘛,爷爷也闯过去哩。

    接着说到了那副猪尾扫蝇图,却让她咯咯的乐了半天。

    然后便是对罗虎那地图炮般的一击,让她哇的惊叫出声,随后却又一阵惋惜,自己没在现场唉。

    最后,月儿期期艾艾的说起了内衣大盗之事,本以为自家小姐会痛骂两声的。

    但她完全低估了罗嫣儿没心没肺的程度。

    不仅没骂那大盗,还频频大呼着过瘾,颇有与与之同道中人的知音之感。

    无语的月儿正要退出去,却被罗嫣儿给叫了住:

    “去把虎子哥叫来哦,就说我有要事找他。”

    那个要字被她咬的很重。

    同时,自她眼中闪过一缕孩童得到心爱玩具般的兴奋:

    “小罗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