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八品妖液
    “唉哟~各位大人呐,这饭可以乱吃,但有些个话嘛,可是不能乱讲的哦。”

    谢顶胖的语气依然嗲声嗲气,可那话里透出的森冷,却让所有人背上一凉,场上也是为之一静。

    见没了挑刺的人,他似乎笑的更加妖娆:“所以说,请相信明月斗兽的百年声誉,我们是不会为了区区一点金币就自砸招牌的。”

    说完,他冲已经就位的沃查德使了个眼色,这才大声说道:

    “好了,言归正传,我宣布,今晚的第二场挑战赛,正式开~始!”

    随着胖森的退场,沃查德扭了扭脖子,狞笑道:

    “小家伙,碰到爷爷我算你倒霉,乖乖站着不要动,兴许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罗阳眨眨眼,没搭理它,反冲着场外的胖森喊道:“我要是赢了,这家伙就属于我了对不?”

    胖森闻言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后恍然的冲罗阳抛了个同道中人的媚眼。

    沃查德自然也是听到了,心头腾的升起一股怒火,大喝道:“爷爷是直的。”说着一跃扑向了罗阳。

    而罗阳却是早已回过头来,双眼放光的看着放大版的狮子头,砸吧砸吧嘴,瞬间启动了朱力合身扑上。

    嘭~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两人各自被对方的巨力顶的倒退数步。

    沃查德眼中惊色一闪,随后猛的张开大嘴,丝丝蓝色的电光瞬间凝聚成球,轰的喷向了刚刚稳住身形的罗阳。

    罗阳同样皱了皱眉,却是来不及思考其它,只得将四蹄一蹬,运着朱奔堪堪躲过了蓝色电球。

    紧接着自空中化攸忽做一道闪电般的金光,唰的刺了过去,正是组合技御突。

    那沃查德本是来不及反应的,但它浑身遍布的妖气,却自发在身前凝出了一面足足两米厚的蓝色光盾。

    噌呯,只有不到1米长的独角直接一插到底,却因着罗阳本体被挡的缘故无功而返。

    两人再次不由自主的反向弹开。

    沃查德努力的控制身体,却仍是趔趄着倒退了10多米方才停下。

    它眼中的蔑视和愤怒己然尽数不见,反是满眼的惊骇:

    这个比自己差了整整一品的白皮妖,不只肉身力量强大到可以和自己抗衡,天赋神通竟是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要不是对方还只是一个初生体,那今天死的一定会是自己,一定!

    可它沃查德是谁?灵狮一族百年来的骄傲啊,即使面对一个初入化形的大圣,自己便是打不过也绝对能够跑得掉,竟然……

    我,我要不要从了呢?

    ……

    而被弹到了空中的罗阳,心底同样的波澜四起。

    一度曾以为自己就是这圣人之下的第一人了。

    罗虎那种借用外物的自是不算,可这狮子头,竟是单靠自身便挡住了他的御突。

    呵~,他自嘲一笑:罗阳啊罗阳,你还真他吗是个井底之蛙。

    不过,这样不是更好吗?

    左右是个死罢了,那就,一起吧!哇哈哈哈!

    他隐藏心底的那份自残倾向再度踢开了理智,化做一种病态的兴奋,开始主导起他的行动。

    换言之,他要嗨了。。

    罗阳轻轻落地,接着抬头冲对面的沃查德露出了个渗人的微笑。

    瞬间点爆了体内能够利用的一切,什么妖气、血液、纯阳气、精神力统统都被点燃。

    而后,将那转化而来的无穷无尽的异种能量,源源不断的塞进了肉身当中。

    嗷~,他发出一声高亢的痛苦猪嚎,那堪比五品强度的皮肉,竟被瞬间撑的层层炸裂。

    一滴滴散发着五彩光晕的能量液,已经完全取代了鲜血的作用,在向外啪啪的飞溅着。

    而正考虑着是否投降的沃查德,突然瞧见那五彩液体,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愣了下。

    随后才傻了似的吐出两个字:“妖液!”

    但,但怎么可能?

    这特么可是八品大圣才能凝聚出来的东西,一个四品大妖居然多的爆出了体外。。

    这,这什么情况?

    可还未等它理清思绪,第一滴能量液珠已经落到了地上,瞬间碎成了一团更加细小的液丝。

    随后竟如落在水中一样,向外荡出了一圈透明波纹。

    那波纹无视一切障碍的扩大着,直到覆盖了整个明月城又冲出一段距离,方才淡淡散了去。

    “圣韵?!”感受着内心无缘无故出现的伤感,沃查德流着泪失声大喊。

    而同时喊出的,还有城主府内正在翻看手札的明月之主——圣·方泽。

    他神情有些疑惑,西域诸圣可没谁的圣韵是这个样子,外来者?

    索性放下手札,轻轻推开了房门。接着,几个闪跳便出现在了斗兽场内。

    ……

    而此时的罗阳已经不在惨叫,不是不疼,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冲淡了**上的痛楚。

    或许,我可以一拳打爆一个圣人?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道毫不掩饰的目光被他放大过后的感知瞬间捕捉。

    他不由恼怒的转头望去。

    ……

    方泽此时,正一脸惊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怪异生物。

    他打小便开始接触斗兽,不敢说所有妖兽全都识得,可也差不太多。

    但这白皮妖确是闻所未闻,许是个炼金兽?

    他暗地点了点头,应该没错,偶蹄、獠牙、独角、鳞甲,怎么看也不像个正常的进化生物。

    唯有那妖液和圣韵好生奇怪,是炼金失败的产物吗?

    正当他浮想联翩的时候,那只奇怪的炼金兽竟是怒吼一声,独角一挺直直向他顶了过来。

    呵呵,脾气还不小。

    方泽根本没放在心上,不是说有了圣韵就是七品,更不是有了妖液就是八品。

    那些不过是进阶时的附赠品罢了。

    他随手一挥,一道圣力组成的枷锁瞬间缠到了罗炼金兽的身上,想要将他绑住,好仔细研究一番。

    罗阳却根本毫不在乎,他蛮横的四肢一展,迸发出的巨力便直接震散了附身的枷锁。

    同时上身人立而起,右蹄直突,如长枪一般直捅方泽面门。

    左后蹄却是阴险的一脚踢向了小方泽。

    额,不得不说,罗阳失去理智后,这打架的套路都是潜意识中的残留。

    他小时候便是用这招声东击西,不知阴过了多少的男同学、女同学。。。

    方泽大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