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父亲
    “你没事了?”颜非惊讶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那遍布全身的恐怖伤口,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愈合成了纵横来去的几条粉色凹痕。

    这让颜非脑中不由想起一种打不死的生物。

    “把你的脏手拿开。”罗阳厌恶的动了动身子,随后疼的呲了呲牙,看向方泽:“你就是方家之主?”

    方泽轻轻一扫衣襟,笑道:“怎么,看着不像?”

    罗阳摇摇头:“没,只是觉得你功法很帅,似乎还可以用来做些别的。”

    接着故作随意的问道:“能大小随意吗?”

    方泽嘿嘿一笑,没接这茬。

    颜单狗则是满脸茫然的看着两个家伙,什么大?什么小?

    ……

    城主府会客厅。

    三人落座的落座,趴地的趴地,倒也协调。

    颜非率先干咳一声:“那个,方家主,刚刚和你说的事罗阳并不知情,所以……”

    听到叫自己名字的罗阳愣了愣:“你们背着我做了什么?”

    方泽会意的点点头,轻啜了一口香茗。

    颜非这才正色道:“我们此来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罗阳的兄弟。”说着顿了下:

    “不知大人最近是否见过方小姐?”

    方泽拿杯的手停在半空:“倩云?和她有关?”

    颜非点头,接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而随着他的讲述,方泽神色慢慢变得严肃。

    最后更是苦笑一声,叹道:“要我说,你们还是放弃吧!”

    颜非脸色一变,先是看了眼罗阳,见他面色渐冷,连忙抢先问道:“大人何出此言?”

    方泽沉吟半晌,这才缓缓说道:“先不说这是倩云送给她师尊的贺礼~”

    “五宝~不是礼物!”罗阳豁然起身打断,眼中蕴着疯狂。

    颜非眼皮子一跳,低声喝道:“罗阳,先听方家主说完!”

    见他完全没有坐下的意思,只得转头歉然对方泽道:“大人,罗阳只是兄弟情深,还请您大人大量不要介怀。”

    方泽摆摆手:“无妨,他的心情我明白。”

    接着面向罗阳肃然说道:“不管你悲也好,怒也罢,你家兄弟成为礼物这已是即成事实。

    而造成这一切的,除了元凶就是——你!

    正是因为你的失职,才导致了他们的被抓,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是吗?不是吗?

    罗阳脑海如同钟鸣般不断质问着自己。

    是我失职?

    对,是我!

    如果不是我出去打什么猎,五宝就不会被抓,

    猪妈,猪妈就不会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是~是我!

    罗阳脸色阴晴不定。

    接着,竟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本就未好的内伤再度加重。

    颜非连忙上前,掏出一粒药丸塞进他嘴里,却被他噗的吐了出去:

    “呵呵~,哈哈~,

    枉我还在找什么凶手,

    凶手?

    我他吗才是最大那个凶手!

    猪妈~

    妈~

    我,我这就去陪你~”

    “愚昧!”眼看着罗阳陷入了魔障而不自知,颜非就是一阵火大。

    他瞪着罗阳那双失神的双眸,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他娘的给我醒醒!”

    啪~,这一巴掌终是起了些作用。

    罗阳举蹄捂住挨揍的地方,委屈的看着颜非,一如6、7岁的孩子。

    颜非仍不解气,恨恨看着他:“你傻的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那我现在说你罗阳是我儿子,你是不是还要叫我一声爸?”

    “他不是罗老哥的……”

    “你也给我闭嘴!”颜非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狮子,回头冲着插嘴的方泽吼道,根本没在意两人身份实力上的差距。

    方泽果断闭嘴,这一家子的关系,太乱了。

    他一外人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颜非回过头,继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数落罗阳:

    “你一天天怼这个惹那个,有考虑过身边人的想法没?

    有吗?

    是,你伟大,你他娘的不怕死,可老子怕!”

    说着,他手指方泽,却依然瞪着罗阳道:

    “睁大你的小眼睛看看,这是个武圣,武圣懂吗?

    人家压根就没惹过你,还一直想着怎么帮你解决问题。

    而你呢?你都做了什么?

    砸人家场子,对人家出手,还呵斥人家。”

    “呵呵,我也没你说的那么……”

    “你给我闭嘴!”颜非这次头都没回的吼道。

    额~方泽无语的看着颜非:这两人看样子都是带病来的。。

    ……

    罗阳其实清醒了有一会儿,此时看着霸气的颜非,虽说是在骂自己,却不知为什么鼻子一酸。

    他有些,想父亲了。

    那个喝酒,但从不忘给他交学费的父亲。

    那个妈妈走后,每晚给自己掖被子的父亲。

    那个自己受了欺负,第一时间找回场子的父亲。

    那个,在也看不到的~父亲。

    罗阳抽抽鼻子,认真的看着犹自生气的颜非,伸蹄抚了抚他皱起的抬头纹:“对不起!”

    颜非躲了躲,惯性的喝道“你还知道对……”随后觉得不对,诧异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罗阳冲他笑了笑,是那种阳光般孩子似的笑:

    “我说的是,你都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娶个老婆啊?”

    颜非脸上一尬,这都什么和什么。

    咳咳~,方泽干咳两声打断了这对疑似父子的亲情对话:

    “那个,五宝的事情还要听吗?”

    颜非正要回话,罗阳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交给我吧!”

    说着,冲方泽如人般嘭的行了个捶胸礼:“还请方家主明言,罗阳洗耳恭听。”

    颜非唰的倒退两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方泽同样半晌没反应过来。

    两人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原来会说人话。。

    罗阳在那摆了半天姿势,却没人搭理他,不由挠了挠秃头:“我行的礼不对吗?”

    呼~,方颜二人这才缓过劲来。

    方泽再次清了清那没痰的嗓子,沉声说道:

    “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这事,真的是无从帮起。

    你们只知道我那宝贝闺女的师傅是诛天圣教的素法真人,却不知那位大人修炼的功法为何,对吗?”

    罗阳看向颜非,颜非摇了摇头。

    方泽神色带着一缕无奈,轻声道:“那功法,名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