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落妖谷
    “还请前辈明述!”范清暗地松了口气,找人嘛,小事。

    “具体情况你问他吧。”孟婆用下巴点了点罗虎,眼睛半眯着:

    “人家要的只是结果哦!若是人打你这儿过去而我们却不知道的话~”

    她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婆婆也会很高兴的!”

    宋仁打了个冷颤,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范清闻言却是一愣,有些不大明白人没找着和高兴是个怎么样的逻辑关系。

    但还是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人从他赤羽城过,那就肯定没跑。

    说完,当着几人的面叫来了城中的主管武将和几位副城主。

    又与罗虎沟通半晌,这才将找人之事井井有条的嘱咐了下去。

    万事搞定,孟婆满意的冲范清点了点头,便要离去。

    “前辈。”范清虚拦了拦,热情的说道:

    “您远道而来,想必应该有些乏累。不若在府上盘桓数日,也好让范某一尽地主之谊如何?”

    孟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眨了眨眼:“就这?”

    范清一脸正色的重重点头:“请前辈赏脸!”

    说完,脸上神色一转,竟露出副生硬的讨好嘴脸:

    “当然了,还是有件小事欲求大人帮忙,还望看在小~小的办事用心的份上,能够应允!”

    众人纷纷看向范清。

    除了孟婆一脸的果然如此外,皆是有着一种违和感。

    八级武圣,您的气节呢?

    就连旁边站了半天的银甲少年,都是满面的不可思议:今天这位是转了性儿了?

    可惜,他注定了将会继续糊涂下去,因为范清说完那话就撇了他一眼。

    这意思很明确。

    少年毫无表情的低下头,向着众人拱手告退。

    ……

    直等到门从外面推上,范清方才一脸殷切的转头望向孟婆。

    孟婆意味深长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一挑:“说吧,是让我指点你~”

    话说一半,又瞄了瞄他两鬓隐现的斑白,玩味道:“还是指点你那勉强算得上争气的儿子?”

    “这~”范清惊骇莫名,一副见到鬼的模样。

    藏在心底20多年的秘密,竟被人一朝道破。

    他深吸口气,最后却尽数化做一声长叹:“前辈慧眼,此子正是范某亲生,但他本身却是不知的。”

    说着伸手一引。

    待众人重新落座后,这才娓娓道来:

    “当年,范某大哥成亲多年,却无一子半女承欢膝下,最后竟导致日思成疾。

    范某心有戚戚,便不顾自家婆娘反对,将刚刚诞下的二子成龙过继给了哥哥。

    直到五年后,范某听闻西南三百里的落妖谷有异,居然连续陷进了三位长老,遂与哥哥一同前往探查,而这一去……”

    ……

    ……

    “落妖谷?”

    罗阳注视着面前刻在石头上的血色大字,皱了皱眉。

    自他穿过沙漠后已经又过了七日。

    虽说一直向东而行,但由于开始为了躲避罗嫣儿,偏南走了不少的路。

    这就导致他并未进入赤羽城的范围,反是来到了这么一处诡异所在。

    他望了望四周只能看到十米的遮天迷雾,并未鲁莽行事,反是仔细的观察下树轮以确认方向,这才继续迈步前行。

    “谁?”罗阳猛的回过身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又走了百多米,他突然四面转起圈子,嘴中大喝一声:“谁在那,给我出来!”

    四周鸦雀无声,连风都没得一丝。

    罗阳这才停下,点了点头:这么诈都没诈出来,看来是真没人。

    放心之后,他加快了行进速度,几乎一步十米,往往刚看清前路便已经到了。

    就这样,他连续奔驰了足足两个小时,却始终没有走出迷雾范围,要不是偶尔出现的树木颜色一直在变化,他都以为遇上了鬼打墙。

    等等!颜色?

    罗阳脚下微动,来到一株高大的漆黑巨树前。

    接着便是噌噌几步窜上了茂密的树冠,随手取下一片同样漆黑无比的树叶后,开始细细打量。

    样子与普通树叶并无区别,但撕开后,那断口处竟流出了墨汁般的液体。

    什么鬼东西?

    罗阳两指夹起一点,捻了捻,感觉稍稍有些粘手。

    正要拿到鼻间嗅嗅的时候,那黑液居然腾的燃起一簇白色火焰,随后消失不见。

    罗阳若有所思的看着干净的蹄指,随手扔掉了手中的叶子。

    ……

    ……

    “魔树?”罗虎好奇的问道。

    范清额首,神色凝重中带着一缕悲伤:

    “没错,那树整体色呈墨黑,体内蕴有魔液,奇毒无比,却又是延时发作。

    当时的大哥便是不小心沾上了一丝,见并没什么影响,我们也就并未在意。

    直到~”

    他眼中悲意更浓,

    “直到探查无果,我们即将进城的时候,大哥毒伤方才发作,发狂般的向我攻击。

    别无选择,我只能竭力抵挡的同时,试图唤醒他的神智。

    而早早得到我们归来消息的大嫂,却在此时带着成龙出现。

    她见我们兄弟打做一团,急急将成龙往仆人身上一扔,便上前欲要劝开我们。

    可她哪里知道大哥已然神智不清?

    我刚要张嘴,大嫂却已经被大哥一掌劈在了胸前,瞬间殒命。

    成龙那孩子见他娘被打,也不知哪儿来的劲,瞬间挣脱了仆人向着战场跑来。

    他还那么小~他~”

    范清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他双手死死拽着自己的头发,却是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儿子,便杀了自己的大哥,对吧。”

    孟婆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替他回道。

    身为司掌消除人类记忆职能的神灵,她对各种人心的把握简直另人发指。

    “所以,你在你儿子眼里就是他的杀父仇人,甚至可能由于记忆的模糊,杀母仇人兴许也是你的。”

    孟婆仿佛不知道什么叫揭伤疤,还一个劲的撒着盐:

    “再加上,你一个百岁不到的圣人居然就会白了头。

    由此可知~”

    她端起茶盏,轻轻啜了口香茗,舒服的呻吟一声,这才说道:

    “你儿子,一直在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掉你,我,说的对吗?”

    范清不知何时起,已是满面浊泪,他呆滞的望着自己的双手,不知在想些什么,根本没有回话。

    一时间,屋内安静的只剩下孟婆喝茶的声音。

    许久,范清的情绪终于不再那么激动,他闭目深吸口气。

    再次睁眼时已然恢复正常,自嘲的笑了笑:

    “前辈说的没错,我这个当父亲的就是儿子的杀父仇人。

    这二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刺杀我、给我找麻烦。

    我都没有在乎,甚至满足他的一切愿望来试图感化他,可这都被他当做了理所应当,认为这是杀他父母应该给他的补偿。”

    “直到看到前辈,”他眼睛望向孟婆,深施一礼:

    “不求将他教育成材,只望能给前辈端茶送水伺候个几年磨磨性子。

    待到范某处理了一应事务,便会将他接回,再将城主之位传位于他。还请前辈应允!”

    说完一躬到地。

    孟婆眼睛一亮:“让他做什么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