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翰皇
    四周空气,突然陷入一种诡异的静谧。

    罗阳小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望向对面的“罗啥都敢问”。

    额~,他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慌乱的将双蹄向下一挡:胸肌露就露了,小罗阳可不行啊!

    却压根没想过只要趴下,那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不过,凡事自有其两面性,弊利因人而异。

    至少这个动作,就让罗魔女将注意力成功转移到了另一个方向……

    “咯咯~”她捂嘴笑的好像一只偷鸡成功的小黄鼠狼:

    “你在害羞吗?哈哈~通天山上哪只大妖我没见过呀,不过是个嘘嘘的地方,有什么可挡的哩~”

    “我靠!”罗阳窘迫的脸上羞愤难当:那特么能一样吗?哥可是个披着妖皮的人类,纯种的。这要是现在被你看光了,将来何以雄震夫纲?

    还有那帮子通天大妖,他眼中郁闷之色一闪而过,希望没有那头奔犇,不然兄弟都没得做啊!

    罗嫣儿终于在他发火前笑够了。

    她自地上拾起罗阳的金铠,又用手中抹布一一清理干净后。

    居然开始亲自动手往他身上穿戴,让罗阳一阵受宠若惊:

    这,这还是他所认识的罗魔女吗?那个往他头上扔雷的家伙跑哪里去了?

    罗阳欲拒还迎的推了推。

    最后,却只是抢过战裙先把屁股给武装了起来。

    不大会儿的功夫,罗嫣儿满意的拍拍手,在穿戴整齐的罗阳周围转圈看了几眼。

    接着开始自戒指中取出各种瓶瓶罐罐,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自说自话着:“粉~底,嗯,眉膏,眼影……还有~”

    她手里拿着一个尚存几滴蓝色液体的小空瓶,惊喜交加:“上次给大白用过的痒痒水居然还剩一点唉,哇哇~太棒了~”

    罗阳宠溺的笑着摇摇头。

    这甭管是女孩儿还是女人,其本质果然都是一样的,即便天都快黑了,也忘不了在心上人面前美上一美。

    他呵呵笑了两声,索性趴下去闭目养神。

    心里却不可自抑的甜了起来:坦诚相见也并非一无事处吗,至少……

    正胡思乱想着,罗阳脸上突然感到一凉。

    他疑惑的睁开眼,却发现罗嫣儿正一脸认真的在他脸上抺着什么东西。

    “你在干嘛?”罗阳一头雾水。

    罗嫣儿手上不停,嘴里却是理直气壮的说道:“化妆呀,你这皮肤太糙啦,得补补水,自己看~”

    说着取出块哈哈镜,指着倒映出的巨大毛孔道:“那~看到了吧,这都能塞手指了耶~”

    罗阳翻了个白眼,我用哈哈镜照你也能塞手指。

    随后,他又指着地上几瓶带颜色的透明罐子问道:“这也是润肤的?”

    罗嫣儿轻轻一笑:“你不觉得经常给自己换个肤色,会让心情保持愉悦吗?”

    罗阳脸上一黑:“你确定粉色和绿色会让我心情愉悦?”

    罗嫣儿眨吧眨吧眼睛,无辜的说道:“是我愉悦啊!”

    “我r~”罗阳忍了又忍,才把后面的脏话给咽了回去。

    他深吸口气,正色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把这玩意抺我脸上的,哪怕是……”

    话未说完,他突然发现罗嫣儿手中多出了一张卷轴。

    与刚刚打雷的那张一模一样。。

    唰~他背后猛的渗出几滴冷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色厉内荏的吼道:

    “哪,哪怕是要化,那也得等咱们先出了这鬼地方安全了再化,这要是化到一半来了敌人怎么办?打完架是不是还得重化?嗯?”

    “是哦~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罗嫣儿动作一顿,呆呆望着罗阳,似乎真被他的言辞所打动。

    罗阳心中一喜,果然小女孩什么的,最好骗了。

    冷不防,脸上竟又被抺了一下。

    他不解的看向罗嫣儿:“不是说了出去化吗?”

    “对呀~”罗嫣儿拿起那瓶绿色的颜料,轻轻晃了晃:“所以润肤液就出去抺喽。”

    “我……”罗阳对此竟无言以对。

    他忽然有种想要撬开对方脑壳看一看的冲动。

    “噗~哈哈哈~”

    一阵畅快的大笑突然传入二人耳中。

    罗阳脸上表情一敛,皱眉望向声音所在,怎么这里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呼,光影变幻、云雾缭绕,一只遮天巨兽般的幽灵,悍然破开迷雾,在他们不远处凝聚成形。

    罗阳傻傻看着眼前的巨形幽灵,不可置信的喃出了两个字:

    “朱~湮?”

    独角、鳞片,再加上那标志性的大长嘴,可不正是只幽灵朱湮。

    就是这体型……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不怕阳光?

    罗阳看着它身上透体而过的暗淡光芒,眼中若有所思。

    “不好意思啊,我可爱的族人。”那幽灵的声音好似天雷般滚滚轰来:

    “我只是偶尔路过,却没想到竟碰上了同族之人,这才驻足一观,并非故意看你笑话的,啊哈~你可不要介意。”

    老子非常介意,罗阳郁闷的看着它,嘴上却是问道:

    “不知前辈为何在此?”说着脑海灵光一闪,追问道:“莫不是这落妖谷的妖字,指的就是前辈?”

    “不错,孺子可教啊,你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那幽灵声音中满是赞许,接着神色一正:

    “本座朱明翰,乃是我妖族最后一代妖皇,朋友们一般称呼我为翰皇。”

    末代妖皇,罗阳心中一动,身体却是规规矩矩的低头施礼:“晚辈罗阳,见过翰皇。”

    “你,姓罗?”翰皇明显一愣:“现在大陆上的朱湮已经都改姓罗了吗?”

    罗阳老脸一红。

    他总不能把忽悠五宝的那套说辞拿来对付这只朱湮族的大佬吧?

    见他支支唔唔半天没言语,翰皇笑着摇摇头:

    “罗也好,朱也罢,都是我朱湮一族的族人,不过一称号尔,何来纠结?”

    说着转眼望向罗嫣儿:“这位小姑娘又是哪位?”

    罗嫣儿甜甜一笑,微微福礼道:“小女子天圣殿罗嫣儿,见过翰皇陛下。”

    翰皇神色恍惚了一下,这才感慨的叹了口气:“想必罗弗那小家伙已经不在了吧?”

    罗嫣儿点点头:“前代殿主已于百多年前投入了神主的怀抱。”

    翰皇闻言望天不语。

    良久,方才轻轻一笑,面无表情的问道:“那现在的大陆是人类为尊,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