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守护
    不是人类还能是妖兽哩?

    罗嫣儿眨眨眼,没说话。

    翰皇却是回过味来,哈哈自嘲一笑:“老糊涂了,你这么个小姑娘知道些什么?”

    说着转头看向罗阳:“那么,身为朱湮一族的后辈,你是否了解历史的真相呢?”

    罗阳点点头:“大概知道一点,但具体本族是如何消失的就不大清楚了,只知道似乎和当初的诛妖教有关。”

    “诛妖教?呵呵~”翰皇嘴角勾出一抺不屑:“不过是群只会吆喝的小人罢了,当年大大小小数万场战争,就没见他们冲前面过。”

    “那又是谁?”罗阳疑惑的问道。

    “是——神!”翰皇语气中透着一股不服之色。

    “神?”罗阳意外的看着它:“神能随意来往两界?”

    “正常情况下的确不行。”

    翰皇缓缓说道:“但若有了媒介的帮助自是不同。

    依据媒介的坚固程度,神便可以降下不同等量的神力,用以击杀强敌。

    而媒介即可以是能量石,可以是圣晶,也可以是,妖丹!”

    “如此说来,”罗阳若有所思:“真正欲要灭绝我族的另有其人?”

    翰皇额首:“没错,他们被统称为神眷者,算是神在圣神大陆的代言。”

    罗阳追问:“那其它朱湮呢,都被他们给干掉了?”

    “哈哈,怎么可能。”翰皇揶揄的冲他笑了笑:“你不就好好站在这儿吗?”

    笑着笑着,他头微微仰起看向远方,神色有些迷离:

    “当年的大战,我妖族本已将人类打得只能据城而守。

    却在三百年前,突然出现了一位自称宋仁的教皇。

    他成立天主教,信奉一位名为上帝的神灵,并大肆宣扬通神之术。

    这直接导致了整个战局被强势扭转,甚至就连当时身为大陆最强者的我,也被他与几个枢机主教布下的祈神阵给毁掉了肉身,仅剩灵魂困顿于此。

    我见人类已经无可阻挡,只得发出讯息,命余下族人前往了离此最近的一个小世界,以图未来东山再起。

    直到20余年前,这祈神阵即将彻底灭杀我的时候~”

    翰皇嘴角突然露出一抺嘲讽:

    “三个无知的人类,居然无意间破坏了此地阵势,甚至为了争夺我的妖晶而大打出手。

    终于,妖晶破、灵魂迷雾出,我也借此用灵魂法则聚出了现在这副灵体。”

    罗嫣儿本是一直安静的听着,此时突然一脸恍然的高声叫道:“我知道了,那三人是赤羽城的三个长老唉~”

    可惜另外两人都没理她。

    罗阳是压根不知道什么赤羽城。

    翰皇则是根本不在乎那三个人类是谁。

    他收回远眺的视线,望向罗阳,突然问道:“你可知我族数量并不出众,为何却是百妖之首吗?”

    罗阳眉尖一扬:“因为实力?”。

    “对!”翰皇语气铿锵有力:“就是实力,我朱湮所有成长起来的族众,无一例外的皆是九品大圣!”

    “你在逗我?”罗阳眉头皱起。

    不说别人,就说自己那几个弟妹,要不是自己给他们提升资质,恐怕连个七品都不会有吧?

    “所以我才说,那是成长起来的啊。”

    翰皇哈哈大笑。

    可眼中却并无半点笑意,反倒充斥着无尽的深邃和一股淡淡的哀伤,灼得罗阳身体有些发冷。

    “你是说,那些先天印记不足九枚的,就会被你们干掉!”罗阳突然低下头,踢飞了一颗脚边的石子,声音低沉的说了声:“对吗?”

    翰皇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愈发深邃,哀伤却已不见,语气淡然偏又带着一丝冷酷:

    “为了妖族,一切牺牲都有其价值,废物自是没资格享用有限的资源。”

    “呵~”罗阳低垂的猪脸,因着光线的问题看不大清,但发出的声音,却能轻易听出一股子说不出的疲惫:

    “那你们,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他缓缓抬头,眼中似乎闪过一道宽厚的背影:

    “我明白,守护妖族是吗?

    可对不起,我真的体会不到这种伟大。

    因为给我生命和眷恋的,不是妖族,那是我的母亲。

    而给我快乐和责任感的,不是妖族,那是我的弟妹。”

    罗阳咧了咧嘴,直视着这位末代妖皇:

    “我只知道不管为人还是做妖,都不可以忘却初心,而我的初心……”

    他转头望向东方,一字一顿:“就是守护我的家人。”

    场面一时落针可闻,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良久,翰皇轻轻一笑:“知道吗?我妻子当年也和我说过这话。”

    他的笑容突然变得灿烂:“就在我亲手杀死我儿子的时候。”

    罗阳猛的转头,神色说不出的恶心:“这让你很高兴?”

    翰皇点点头:“不只如此,他那冥顽不灵的母亲阻拦我杀那废物,也被我一并击毙。”

    “呵~”罗阳连多说一句的**都没有。

    他深深看了眼对方,接着招呼了罗嫣儿一声,转身便走。

    “我亲爱的族人,你这是要去哪?”

    翰皇却在此时突然在罗阳前方凝聚成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罗阳深吸口气:“志不同道不合,我想我们应该没什么可说的了。”

    翰皇诡异一笑:“你不会以为,我和你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只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认可吧?”

    危险!

    罗阳心中警兆突显,猛的后蹄一撅将罗嫣儿踹了出去。

    接着一声大吼,御力组合天赋转瞬成形,红着眼扑向了翰皇。

    翰皇却是不闪不躲,嘴角反倒蓄出一抺冷笑,手上突然出现一道黑色幽光,闪电般射向罗阳。

    罗阳嘿嘿一笑,身子一扭便避了开去,紧接着独角金光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此时,已经背起罗嫣儿,朱奔加身绝尘而去。

    翰皇却是不慌不忙,只是站在原地冷眼看着罗阳的背影。

    啪~,已经跑出近一里地的罗阳身前,突兀出现一道光墙,将他给顶了回去。

    他皱了皱眉,换个方向继续飞行。

    啪~,又是一面光墙。

    罗阳没再做无用功,他回身望向翰皇:“你做的手脚?”

    翰皇水墨般消失,接着直接跨过一里距离出现在他面前,晃了晃脑袋呲出一对獠牙道:

    “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罗阳往后退了一步,不解的问道:“可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才可以重现朱湮的往日荣光!”翰皇脸上满是认真:“只有在我的带领下,朱湮一族才是真正的朱湮!”

    说着,他浑身突然冒出了无数道幽光,铺天盖地的涌向两人。

    罗阳眼睛一眯,身子一抖便将罗嫣儿再次甩了出去,接着开启了刚刚获得却一直没有机会用过的——朱爆!

    轰~,好像当初明月城内燃掉一切的感觉,他感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充斥进他的肉身、内丹和神庭。

    而且这一切,都在他罗阳的掌握之中。

    吼~,他痛苦的嚎了一声,身形好似充了气般开始膨胀。

    十米,二十米……足足胀到了百米长方才停止。

    虽说与翰皇相比还是老鼠与老虎的区别,但至少气势已是不虚了。

    他瞬间将所有天赋全部开启,如同一辆被阻击枪射出的坦克,眨眼扑进了翰皇体内。

    可这一扑却好似扑进了一团空气,根本没有碰到实物的感觉。

    反倒是那漫天的幽光竟噗噗调了个头,直接穿透了加强版朱御,纷纷穿进罗阳体内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