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还能活?
    在众人诡异的目光注视下,罗阳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自信的扫视四周。

    然后,

    然后就一脸懵逼的僵在了原地:

    自吟自嗨的翰皇、

    青色大脸的**、

    蹲地掐耳的罗嫣儿、

    响鼻刨地的白龙马和地府来的……

    “孟孟孟孟~~婆!!?”罗阳使劲儿揉了揉眼睛,话都说的结结巴巴。

    “咯咯~罗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哦!”

    孟婆冲他抛了个媚眼儿:“婆婆追你可是追的好辛苦呢,特地从阴曹地府~爬出来找你的哟~”

    罗阳讪讪干笑几声,没接这茬,反是一步凑到塔灵身边,用肩膀蹭了蹭衪。

    一副地下党接头的样子偷摸问了句:“波大,这个,啥情况?”

    “本大人也是刚到不久。”塔灵白了他一眼,懒得纠正这家伙对自己的称谓。

    随后青气幻出只手指点了点翰皇:“只是因为小嫣儿被你这位同族给欺负了,我才会出现。”

    “至于这位美丽的女士~”塔灵大脸突然有些扭捏。

    在偷瞄了孟婆一眼后,认真冲罗阳问道:“你相信,跨越种族的一见钟情吗?”

    “和她??”罗阳声音有些走调。

    随后猛得反应过来,转头冲神色玩味的孟婆干巴巴笑了笑。

    接着神色诡异的看着塔灵,一个精球投了过去:“你知道她是干嘛的吗,你就一见钟情了?”

    塔灵眨眨眼,不解的说道:“管她做什么的,这和我喜欢她有关吗?”

    “到也是唉。”罗阳释然的点点头。

    这塔灵可算不上是个生物,抗药性估计不低,他拍拍衪的大脸:“你应该能多顶几次的~”

    话音刚落,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下意识往塔灵下面瞅了瞅。

    可惜,塔灵来的不是真身。

    没看到自己想看的,罗阳索性抬头给了衪个男人都懂的眼神:“你有那东西没?”

    塔灵:“啥?”

    “那东西啊!”

    罗阳冲衪挤了挤眼,指着下面猥琐一笑:“没那玩意,她就不会性福!这一没了性福,就会给你戴帽子,懂不?”

    塔灵面露疑惑。

    那眼中透出的纯洁目光,让罗阳突然生出了一种淡淡的负罪感,一种教坏孩子的错觉。

    他脸上笑意顿时化做了有些尴尬的讪笑。

    塔灵却在此时猛得拍了下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说的,是繁衍后代……”

    “嗯。”罗阳已经不知该如何继续这个话题,只能木然的点了点头。

    “……的过程吗?”塔灵这后半句此时方才跟上,顿时让整个话风为之一变。

    “其实呢?”衪举起刚刚幻出的青色人手,神色严肃无比:

    “我觉得只要你活好,就没什么女人会征服不了!”

    衪手指灵活的动了动,好似打桩机般化出无数残影。

    罗阳张着大嘴,心里瞬间呼啸着闪过了一万头羊驼,大骂塔灵无耻的同时,一抺淡淡的羡慕开始萦绕心头:

    这要是当初早早学了这个技能,何至35都没个女友?

    “啥活好?能跟婆婆聊聊不?”两贱男正聊的起劲,孟婆那特有的嗓音,突然插进了本来只是双向的精神通道。

    场面顿时一静,罗阳看了眼**,咽了口唾沫,没敢吱声。

    **却是一脸坦然,仍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只是看向孟婆时,露出了一个绅士的笑脸:

    “我适才与罗小子正在讨论为人夫,所应做到的事情。

    譬如夫妻生活,为夫者定要先于妻子抢到活干,还必须要保质保量的多干快干,如此方能算做活好。”

    孟婆意味深长的看了衪一眼,嘿嘿哼了一声:“道友果然深谙为夫之道,定要好好指导一下我们的小罗阳哦~”

    “那是自然!”塔灵潇洒的点头应下。

    那放荡不羁的忧郁眼神,说慌时的面不改色,撩妹时的淡定从容,让罗阳这个初哥,从头到脚佩服的五体投地。

    同时,在心里写了个大大的服字。

    怪不得人家敢于一见钟情,而自己万见也都发情不了。

    这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甚至是每一句话,都是满满的学问,间接印证了当初学过的那句李白的诗:学无止境,吾当三日而自省。

    嗯~应该、好像,是李白……也许吧。。。

    这时,孟婆也终于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罗阳身上。

    她身子轻轻一飘,自马上来到罗阳面前,啧啧有声的上下打量着:

    “这才几年没见,我发现你混的不错吗,不光找了个白富美,这修为进展的也忒快了些吧!”

    罗阳闻言,神色一正,跟着人立而起,一躬到地:“此间一切,皆是拜婆婆所赐,罗阳在此先行谢过婆婆大恩!”

    “我赐的?怎么回事?”孟婆眼睛一亮,催促道:“是不是纯阳气的缘故?速速道来!”

    “好!”罗阳点点头,将自己有了意识以来的大事小情,事无具细陈述了一遍。

    期间,因为天色的原因,众人生了堆篝火,又将翰皇用隔音困阵锁了住,省得叫来叫去的惹人心烦。

    “……最后,我顺着脉足返回了体内,将正在与纯阳气抗衡的黑雾震出体外,这才清醒过来。”罗阳用了三四个小时,这才将所有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说了个透亮。

    他完全不在乎什么**不**的,再说,自己也没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东西。

    **似乎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只是因着孟婆的原因,才强忍着耗费法力留在这里。不过看样子也快撑不住了。

    罗嫣儿则是一脸泪痕的看着罗阳,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罗阳的背影看起来与爷爷那么的相像。

    从猪妈受伤那段开始,眼泪就跟忘关的自来水似的,流个不停。

    纵是孟婆这样的人物,也是喟然一声长叹,为猪妈,

    更为罗阳,因为她是场上唯一一个知道罗阳前世经历的人,对罗阳的心理和做法,她也最为理解。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伸手捋了捋罗阳并不存在的颈毛,耸了耸肩膀:

    “幸亏你没自寻短见哦,否则你那可怜的猪妈妈,可就一点活过来的机会,都没喽~”

    “活,活过来?”罗阳唰的站起,甚至碰飞了一根带火的篝枝弄得火星四溅,都没有在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