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罗阳自爆
    噼啪声连成一片。

    白色光焰聚成的熊熊烈火,将紫袍死死困在了金色光晕里。

    这已经是罗阳第二次将纯阳气点燃。

    可效果却与在方家时有所不同,阴界的环境更加适合纯阳气的发挥。

    这一点,从四周正在不断向外扩张融化的建材,便可看出一二。

    就连那火焰中心的伪神力光晕,似乎也有些顶不住这暴烈的光热,开始向内收缩。

    幸好,此间刑训室位于地下至少百米深处,若是地表的话,估计全阴司的人早就跑来干掉罗阳这个入侵者了。

    紫袍并未关注这些。

    或者说,已经神力附体的神眷者,是不会有所谓害怕、畏缩这些情绪的。

    他们被神力侵蚀的大脑,只有忠于神主这一个概念,理智虽存,却没了身为人类的七情六欲。

    “诸天述说你的荣耀,穹苍传扬你的手段,唯有……”

    紫袍祈祷的声音越来越大,虽说金晕已被挤压的快要贴上他的身体。

    可也正是如此,竟使其厚度达到了至少成人巴掌大小。

    就连紫袍的整个人,都被这浓郁的金色神光,给遮的彻底看不到了影子。

    此时,距离最后期限还有3秒。

    就,这样,结束了吗?

    罗阳的意识体,死死盯着火焰炙烤中的金蛋。

    内心深处的不甘,犹如万蚁噬魂一般让他难受的想要发疯。

    一点,或许只差那么一点点,伪神力就会被纯阳焰给烤爆掉。可,可这一点点的力量……在哪儿……

    此时,距离最后期限还有2秒。

    罗阳感受着,被燃的只剩下不到一半的魂体。

    意识,缓缓向上望去。

    被烧的通红滚落的岩浆,恢宏雄伟的阴司建筑,黑色无光的深邃阴月。

    他的视线,好像直直透过这一切,完全贯穿了整个阴界。

    直到最后,他望见了一片星空。

    “宝儿,来觉觉。”

    黄天,蓝日,熟悉的声音,一切如在昨天,

    只是,没了那个熟悉的人。

    罗阳意识收回远眺的目光,微笑着,轻轻在心中唤了一个字。

    此时,距离最后期限还有:

    最后1秒。

    原来,一直寻找的那一点,始终呆在自己的心中。

    还有什么比发自内心的亲情力量,更加强大呢?

    罗阳看向金色光蛋。

    轰~咚~咚……

    连续的震天巨响中,白色光焰突然爆发出了无比狂烈的能量浪潮。

    刑训室上方的土地,瞬间就被掀到了一旁,股股的白色火焰,自露出的大洞中,火山般向上喷射到了几十米的空中。

    “发生了什么?”无数阴司生灵转头望向白焰,却只是远远的观望着,没人敢在这个时候靠近。

    无它,从那森冷的火光中,他们都感受到了一种威胁,一种可以随时要了他们小命的心悸恐慌。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焰边缘,红衣主教莱特双眉紧锁的望着刚刚收回的半截手指,喃喃自语:“湮魂吗?”

    必须找到源头!

    他神色一正,就要召唤神力一探究竟。

    可还未等他有所动作,那冲天的白焰像是回光返照般,突然在最后一股猛烈的喷发后,再也不见冒出。

    唰~

    莱特第一时间跳了下去,不管天灾还是**,他都绝不允许有超出自己掌控的事物存在。

    如果有,那就干掉好了。

    没多久,莱特便来到洞底,并未落到地上,因为整个地面已经是一片沸腾的岩浆池。

    他浮在空中,双目炯炯有神的打量着下方,不时挥出一道淡金色的能量柱,打散某块可疑的岩浆区域。

    突然,他眉头一挑,双手连续舞动不休。

    而伴着呯呯的炸响声,一块人形岩石真的出现在了被暂时清空岩浆露出的空地上。

    莱特招了招手,那人形岩石就像绳子提着般被他给拉了上来。

    “亚伯罕?”莱特诧异的看着石头上凸显出的人面,心中满是不解。

    哦对了,他突然想起那几个失职的守卫,算是明白自己的得力手下出现在此的原因。

    可白焰呢?

    怀着疑问,他带着石头返回了地面,可刚一上来,便看到了几个不长眼来看热闹的家伙。

    随口将人斥退后,莱特正了正衣襟,面色肃穆的将双手平置在亚伯罕的头部。

    同时,嘴里吟唱起一段拗口的咒语:“liangzhilaohu,paodekuai~”

    呼,莱特的红袍无风自动,两道耀眼的金光也随着他的吟唱,自其双手缓缓射向四周。

    接着,又如烟似雾般钻进了亚伯罕的鼻子。

    没过多久,也就盏茶功夫不到,一直没什么反应的亚伯罕,突然自己用力吸了口神力。

    随后,睁开了一对稍显空洞的眼睛。

    ……

    阴司某书房。

    “你是说,那家伙已经自爆死掉了?”

    尽管听的很仔细,可莱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问了一遍。

    “我确定!”亚伯罕神色认真,完全没了与罗阳单独相处时的病态表现。

    也许,这个才是他的真面目?嗯,或许吧。

    “那么~”莱特想要继续追问,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顿。

    最后,他眉毛一扬:“算了,此事到此为止,你先去和管家支笔钱,然后将刑房重修之事抓一抓吧。”

    “遵令,主教大人!”亚伯罕双手握在一起举在胸前,微微躬身行了个教礼,转身退了出去。

    莱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望向亚伯罕刚刚站立的地方,神色平静无波。

    虽说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手下在说慌,但他身为主教级别的神眷者,还是直觉对方有事隐瞒。

    “希望,你不要背叛我!”莱特闭眼,一道幽幽的自语散落于地。

    ……

    “满意吗?”

    亚伯特面无表情的走在府衙宽敞的廊桥上,不知在和谁说话。

    片刻后,他唰的停下脚步,脸上一阵红白交替,狠狠的望着前方:“我警告你,不要太过份了!”

    不知听到什么,他眯了眯眼,重重的冷哼一声,这才迈步重新启程。

    ……

    ……

    落妖谷,塔灵**早就无力支撑高额的长途话费,意识回归多时。

    现场只剩下了孟婆、罗魔女、白龙马和——

    一只项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