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原来你从未信过我
    圣神阴界,阴司府衙,门前。

    亚伯罕表情阴冷,眯眼环视身周密密麻麻的巡卫,抿了抿唇。

    脑中不由想起罗阳最后说的那句——等你一天。

    原来,是应在了这里!

    那家伙控制我身体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是强上了司主夫人,还是被司主夫人强上了?

    亚伯罕舔了舔胡子,似乎是在品味什么,可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的观察着周围可行的退路。

    已经无需证实!

    就现在这阵势,那小子用自己身体做的事儿绝对小不了。

    即如此,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另起炉灶一走了之。

    反正他信仰的是神主,又不是这个小小的阴司,以他和老莱特的交情更是不会对他如何。

    然并卵,他这个flag似乎立的有点早。。。

    还未等他有所动作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轰然炸响:

    “神主在上,真是想不到啊,你居然还敢回来?我亲爱的亚伯罕主事,你是来向我忏悔的吗?”

    余音犹在耳,亚伯罕面前的虚空忽而水波般模糊了下,一身红袍的莱特主教施施然从中挤了出来。

    亚伯罕神色自然,并无意外表情,双手一合道:“见过主教。”

    他没叫名字,未称大人,这是只认身份不认人了。

    莱特自然明白这当中的含义,神色由冷转阴:“果然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妄我对你信任有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亚伯罕眼帘低垂:“主教所言,恕我不大明白。”

    “呵呵~不明白!”莱特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暗晦涩:“你不是到特使那里去揭发我了吗?怎么?人没截到?”

    “揭发?”亚伯罕眼角肌肉不自觉的抽了抽。

    怪不得这么个大阵仗。

    他在莱特身边就他吗是个干脏活的角色,要是他真的去当个那什么污点证人,莱特还不死定了?

    狗屎!

    那小子要真把司主夫人睡了,自已还能有条活路,毕竟莱特肯定得保自己。

    可,揭发他……

    老子他吗有病才去揭发好吧?

    亚伯罕咽了口唾沫,心里一个劲的叫苦,嘴上却不得不尝试着挽回一下:

    “莱特,那个,我要是说,其实,其实这都是另一个我干的,你,信不?”

    “哈~当然信了!”莱特面无表情的抽出法杖。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亚伯罕耸耸肩,脸色逐渐变得狰狞狠厉:“便让我来试试你这个老家伙神术,是否一如当年好了!”

    ……

    轰~轰~

    随着两个高阶神眷者间的战斗打响,教会正副职神父干成一片的劲爆消息,也飞一般传遍了整个阴司。

    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前往观看。

    其中自然包括了猪龙莫七。

    但他不是去瞧热闹,而是去找罗阳的,因为他有种直觉,这场战斗一定和那个家伙有关。

    可是待得莫七赶到的时候,前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各种生物,不时还有阵阵惊呼从内圈传来。

    “唉,看个热闹而已,怎么和假期出去旅游差不多了。。”莫七无语的摇摇头,转身打算回去。

    突然间,一堵墙自天而降,把他拦住,随后眼前一暗,强烈的失重感便将他整个淹没。

    啊~

    杀猪般的尖叫回荡在半空。

    “我说~你叫够没?”耳边传来的轰鸣把他吓了一跳。

    莫七小心翼翼的将眼睁开条细缝,只见两只水缸大小的瞳孔正盯着他眨也不眨。

    巨灵?

    莫七心中反倒一松,这巨灵乃是阴界体型最大的魂体,性格却是相当温和,甚至有些傻傻的,经常被用来搬运笨重的货物。

    “你要干嘛?”发现没危险的莫七眼睛一瞪,趾高气昂的问道。

    “嘿~”巨灵玩味的笑了笑:“很好,看来你是不想要回你的缚魂索了是吗?”

    “啊~你你~你”莫七一屁股坐在巨灵,嗯,也就是罗阳手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居然连巨灵都能变!”

    人类的智慧+巨灵的体魄=?

    他已经不敢想了,他现在只想远远的离开这里。

    至于那什么缚魂索?就让它见鬼去吧!

    “我也没想到啊~”罗阳神色间满是感慨,孟婆这法术,啧啧~还真是说不出的好用。

    不光是能潜伏,居然还能够增强自己的战力,譬如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妥妥的法天象地吗?

    要不是那非人的疼痛……

    “大,大~”正当他陷入自淫不可自拨的时候,莫七哭丧个脸打断了他的思路。

    “大什么大?”罗阳瞪眼。

    莫七缩了缩脖子:“我,我叫大人。”

    罗阳歪着脑袋:“人什么人?”

    莫七张了张嘴,半晌也没蹦出个字儿来。

    ……

    正当罗阳二人打屁的的时候,场上战局终于有了变化。

    准确的说,是亚伯罕快要撑不住了。

    他本身就是负伤而来,又与比他高一级的主教对磕,不输,那才叫怪事。

    也就是他抱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想法,这才拖到了现在。

    呯~

    亚伯罕重重摔到了地上,侧头哇的吐出两口魂液。

    他脸上露出一抹惨笑,仰望着天上的老男人:“百多年的忠心耿耿,原来你从未信过我,好好好!”

    他缓缓自地上坐了起来,正了正自己的胸口衣襟。

    又自怀中掏出一把梳子,轻轻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语调悲凉:“请容我最后体面的离开,可否?”

    莱特立在空中,怔怔看着下方那个追随了自己百年的老伙计,最后还是忍不住一声叹息:

    “你一定是忘记了吧,你手中的千里梳,其实是我送给弟妹,她飞升前又转送给你的。”

    亚伯罕梳头的动作一僵,脸上讪讪的将梳子收了起来。

    莱特则是表情瞬间转成玩味:“所以说,你老老实实的死掉多好,非要搞什么小动作,徒惹人笑罢了!”

    话音未落,他手中法杖一挥,一道金色流星唰的燃起金色火焰,砸向了已经无力反抗的亚伯罕。

    “完蛋了!”亚伯罕脸上露出深深的一抹绝望。

    ——————————

    ps:昨天有朋友和亦山说,最近几章似乎有些平淡,是不是给来点**?

    哇,当时亦山心里就是一惊:最近?难道前面几章就不平淡吗?

    咳咳,好吧,话说已经百章了,**,也就是爽点真心没有多少,把好好一个崛起文快写成了日常文。

    这肯定不行啊!那怎么办?

    没说的,开始酝酿憋大招呗!大概可能应该就在不远的几章后!

    嘀,前方**,请自备纸巾,额,是做好准备。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