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唯有对饮,芳香满腑
    “你猜?”

    “我猜你大爷!”心情不愉快的罗阳从地上一蹦而起,指着四面八方破口大骂:“别他吗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静……没人回话。

    可下一秒,孟婆却是憋不住的扑哧笑出声来,食指冲着罗阳项圈点了点。

    瞪大眼睛的罗阳看着孟婆,一头雾水的拽了拽脖子上的家伙,眉目中满是询问。

    孟婆眨眨眼,挑眉点头,手中的茶杯好似一只灵活的老鼠,在她指缝间钻来钻去。

    “居然,是他!”罗阳脑海猛得划过一道身影,熟悉的声音、婆婆出品、没有**。

    他不可思议的用神识查看着项圈上的纹路:“是,是翰皇那个老家伙!对不对?”

    “宾果!”孟婆打了个响指,看着项圈的表情中带有一丝玩味:“不出来和你未来的小伙伴打个招呼吗?”

    话音刚落,自项圈上的宝石里袅袅飘出一缕黑烟,转瞬化做了一只巴掌大的迷你朱湮,正是翰皇。

    他神色复杂的盯着罗阳,嘴唇嗡了嗡,却终究没有声音发出。

    倒是罗阳,好奇的上前捏了捏,嗯,凉凉的,并没有实物的触感。

    这让他突然想到前世听过的一个名词:“你将他变成了器灵?”

    “器灵?”孟婆愣了愣,显然她在地府是不看网文的。

    果不其然,她先是摇摇头,随后指着项圈上面的黑色宝石,淡淡说道:“我只是给他的寄体换了个地儿,加了个箍罢了。”

    “那他以后都得听我的,是不?”罗阳眼睛锃明瓦亮,只不过泛的是绿光。

    随身老爷爷什么的,简直就是作弊神器,这还是本族的曾任族长,有比这更牛逼的没?

    “咯咯~当然~”孟婆好笑的看着罗阳:“不是了!”

    “我做的法阵只能限制魂体的行动,可没有控制人的功用。再说……”她瞄了眼迷你翰皇:“他可是自愿跟你的哟,用不着婆婆多此一举。”

    “自愿的……”罗阳目光转向翰皇,脸上喜色悄然间换上了一抹思索。

    翰皇明白此时必须说些什么了。

    他苦笑一声,神色萧索,又含着那么一点欣慰:“记得我曾经说过,为了妖族,一切牺牲都有其价值。而废物,是没资格享用有限资源的。”

    “对哦!”罗阳歪了歪脑袋,脸色有些冰冷:“你还讲了一个混蛋亲手杀死妻儿的故事。”

    翰皇默然,好一会才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不管过程如何,至少现在的结果,是我已经没了带领妖族崛起的资格。”

    “可,你不同!”翰皇眼中闪烁着一股子疯狂,认真无比的看向罗阳:

    “九品资质,特殊魂体,变异天赋,再加上我、婆婆女仙、**大人的辅助,这个世界还有谁能阻你?

    没有!一个都没有!

    你注定会是我妖族的中兴之主!甚至……”

    他高举右臂,直指黄天,神色癫狂悲怆:“上去把那帮虚伪的神,给打下神座,踏在脚下!以慰我族无数惨死先烈之英魂!”

    罗阳面无表情,他对妖族可没什么归属感,唯一有所关联的,大概只有猪妈五宝,或许还要算上奔放。

    毕竟,他的本质上还是个人类。。

    “所以呢?你跟在我身边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人类?”

    “不!”翰皇深吸口气摇了摇头:“上千年的战争,已经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智慧种族间却并不适用。”

    嗯?罗阳意外的扫了他一眼:“那你想要如何?”

    翰皇丝毫没有犹豫的答道:“守护!我妖族需要一个强大的守护者!”

    他顿了顿,语气开始变的平缓:

    “妖族,已经不是以前的妖族,人类亦然。除非你可以将整个神界都给踏平,否则的话,即使你灭了此间人类,将来等你不在了,我妖族仍有灭族之危。

    莫不如就此让我们两个智慧种族和平相处。而你,包括你的传承者,就是人类永不敢宣战的保证!”

    “守护!”罗阳喃喃着这两个字,一时陷入了沉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翰皇定定看着罗阳,一动未动。

    孟婆却是悠闲的倒了杯凉茶,自斟自饮,嘴里还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人生沉浮,如茶似苦,唯有对饮,芳香满腑。所以这人呐,还是要多喝茶才行~”

    孟婆的声音并不大,可思考中的罗阳却如梦初醒般,猛得抬起头来。

    他望向神色忐忑的翰皇,突然笑了:“我给你一个太平妖世,你辅我一生鞍前马后,可否?”

    翰皇眼中神光一闪,啪的击节大笑道:“成交!”

    “哈哈~”两只大小朱湮顿时笑做一团,显然都是满意之极。

    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孟婆在那声成交过后,冲罗阳淡然笑了笑,身影已如泡沫一般缓缓融进了空气,几个眨眼功夫便没了踪迹。

    唯有桌上那杯残茶,方能证明这里确实存在过一个人。

    ……

    神界,圣羽族十字分院。

    院长乔伦斯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埃布尔,神色间闪过一丝不忍:“孩子,你……”

    “院长大人!”埃布尔神色坚定的打断道:“请给一个没用的圣羽留下最后的尊严吧!”

    “唉~”乔伦斯长叹一声,终于放弃了劝说。

    他摇摇头,双手快速掐出了几个手势,口中同步默念出一段拗口咒语。

    空气凝固。

    朵朵漂亮的白色花骨朵,自他身周虚无突兀涌现。

    瞬间开花,又瞬间凋零。

    只留下点点白色的荧光飘洒而下,眨眼钻进了埃布尔的身体。

    呃啊~

    埃布尔压抑的痛叫响彻屋内,他身体下意识的向上拱起,裸露在外的手部颈部青筋全数绷的紧紧的。

    可乔伦斯并未停止施法。

    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而他,则是选择尊重选择。

    很快,埃布尔的身体已被荧光占满,随着最后一口长长的气息吐出,他拱起的身子蓦然一僵,随后嘭的落回台上。

    荧光渐渐变得有些黯淡,开始飘离埃布尔的身体,却个个像是吃撑的胖子般,慢悠悠的。

    终于,荧光们尽数浮在了他的上方,整体呈现圣羽族外观,仔细看,还能看出埃布尔的影子。

    乔伦斯神情严肃,控制着荧光开始往着左边飘去。

    那里,赫然还有一座手术台,上面同样躺着一位圣羽——苏珊。

    埃布尔的,母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