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尝试
    “来!”薛恨左手负于身后,右臂微微向前探出。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别特么废话,干就是了。

    白衫青年本是有些费解,但很快反应过来哈哈一声长笑:“爽快!那我付子昱便前来领教领教薛兄高招!”

    言罢,他将白衫衣摆随意掖进裤带,双手一错间,圣力汹涌而出化做两个硕大的拳套,直跃而起。

    呼~空间内本就不多的空气,眨眼被他牵至一团,并随着距离的拉伸逐渐形成一条百米长的透明巨龙,带着轰隆隆炸响的音爆砸将下去。

    薛恨面无表情的微微仰头,却又无视那攸忽而至的攻击,仅将身前右臂抬至胸高,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嘭~咚~空气巨龙在他身上轰然炸开,即便神界的土地也在剧烈震荡中碎裂一片,扬起冲天的粉尘。

    随后,就是一**强劲的冲击,将四周各界精英衣襟吹的猎猎作响,甚至有那么一两个弱的,直接趔趄倒地做起了滚地葫芦。

    果然是个银样蜡枪头!

    付子昱微笑落地,可却在下一刻豁然色变,脚下连踢着步步后退。

    呯,呯!

    手脚相击的声音传遍四方。

    一团如墨般舞动的旋风,直直追着他寸步不离。

    是薛恨,他竟毫发无损挡下了付子昱的巨龙攻击,甚至气都不喘口的发起了猛攻。

    有意思!

    空间内抑制神识的外放,所以罗阳将眼睛涨大若手掌,把鼻子嘴巴统统挤到了下巴上,津津有味的观看着战局。

    这两个家伙的一招一式都对他颇有启发,毕竟前世杀猪,今世成猪,哪有机会接触什么高深的武学套路。

    而他唯二会的两招,还是自学成材:一招清风迎面斩(直拳),一招猴子偷桃(那啥)……

    此时,两人的战斗已经完全白热化,招式间的转换简直快到让人无从看起。

    可在罗阳的大动态视力捕捉下,却是纤(xian)毫毕现。

    那个付子昱,如果没什么隐藏大招的话,估计撑不了几招……吧?

    嗖!鼎定乾坤的一记直击。

    薛恨并指如刀,在付子昱根本来不及救援的情况下,狠狠点在他的眉心——那块被灰色束带覆盖的地方。

    嘭!

    被弹开的,是薛恨。

    他微皱着眉,却毫不理会扭曲的手指,瞳孔中的倒影,只有对面那崩裂束带下的一只……灰色竖眼。

    付子昱,此时正缓缓浮于空中,可身上却没有分毫圣力波动。

    这是?

    罗阳眼中若有所思,论场上众人对魂力的熟悉程度,那绝对非他莫属,毕竟纯阳气也算得一种魂力,况且他还曾经在魂界大战数次。

    所以,那灰色竖眼普一出现,就被罗阳给认了出来。

    与魂相关的特殊种族?还是说,这是一种独有魂技呢?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眼睛似乎更大了一分。

    咦?来了!

    归~~归~~呜~归~~归来吧~

    一道道诡异的声音在众人心底突兀出现,强烈的诱惑感,好似猫yi巴挠痒般引得人们争相看向灰眼。

    “母,母亲?你怎么……”

    “天哪,如花,你还活着!”

    ……

    无数惊呼四起,几乎所有人都激动的走向付子昱,可如果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睛,便会从中隐约看到一抹跳动的灰焰在熊熊燃烧。

    整个洛神空间,只有两人例外,罗阳与薛恨。

    不,准确的说是只有罗阳一个,他的纯阳体完美将一切外来魂力转换成了自身养分。

    可薛恨不能,他眼中同样存在着灰焰,却不知为何并未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完全没有亲情友情爱情的羁绊吗?罗阳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依旧站在原地,静待事态的发展。

    薛恨同样没动,他神色平静,目光焦点却透过付子昱直射远方,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噗~

    一声异响将他惊醒,却发现是最接近那个三眼小子的五爪鳄灵倒地的声音。

    晕了还是死了?

    薛恨瞳孔一缩,自戒中取出一根不知名植物,直接塞进嘴里,嚼也不嚼的咽了下去。

    噗~嗵……倒地声开始此起彼伏,不过三两分钟,场上已经只剩下了他们三个活人,嗯,还有匾后的秦三少。

    咳咳~付子昱面色煞白的咳了几声,自鼻孔竟缓缓流下两行散发着灰色热气的鲜血。

    他挣扎着撕下一截衣袖,重新将已经黯淡不少的竖眼遮住绑好。

    这才一脸灰暗的看向薛恨:“你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孤儿!从小被一个混蛋抚养长大。”薛恨缓步走了过去,神情冰冷中隐隐透着一丝寂寥:

    “我的世界,只有黑色、红色,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只有杀不尽的矮子们。”

    “原来,如此~”付子昱自嘲的笑了笑:“原来师傅说的都对,魂眼体质真的不是天下无敌!那么~”

    他突然颤抖着伸出右手,用力将左手上的空间戒指拽了下来,递向已经站在他身边的薛恨:“能,请你帮个忙吗?”

    薛恨没接戒指,只是冷冷俯视着。

    两分钟后。

    “说!”或许是付子昱期待的眼神触动了他的某根神经,最还是决定问上一问。

    付子昱笑了,笑得很是灿烂:“如果有机会前往三眼界,请帮我给师傅带个口信,就说~”

    他眼角笑出一朵透明泪花:“就说子昱错了,若有来生,还给他老人家当弟子!”

    薛恨沉默,他无法体会那种所谓的亲情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或许……

    “走吧,离开这里!”他认真看着地上的三眼,目光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付子昱摇摇头,怎么可能走啊,约定尚未开始,就算是具尸体,他也必须留在这里。

    薛恨被拒绝,却并未生气,反而深深看了眼付子昱后,转身向着最近的宫殿走去。

    匾后的罗阳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开始闭目构想刚刚看到的那些绝招妙式。

    如此一来,除了薛恨敲打殿门的声音,整个空间内便再无其它动静。

    “哟~咋这么多死人哩?简直吓死宝宝了!”

    一道轻盈的娇小身影,恍惚间直接出现在了付子昱身旁。

    她瞪着双漂亮的大眼睛,打量了下四周后,好奇的冲地上躺着的三眼歪了歪头:

    “哇哦~这些,都是你干掉的嘛?大哥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