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不是这样的
    一个一个的人在失去战斗能力,落在地面被捡回来治疗,本来说好不参战的流凰等人不得不加入其中。

    砰!

    连囚天都不慎挨了一刀,手臂耷拉着只剩下一块肉连着,不能再参战了,“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啧,不用你说。”

    从空间传送站跑出来的男人让气氛有一瞬间的僵硬,涂尚旅,他的身份和城浩霖等人站在一起甚至比方卓还要尴尬。

    在灭亡的危机面前,以前的骨气,以前的仇恨都化作云烟,本来已经决裂的双方竟然会有再度一起战斗的时候,该说是讽刺还是说伟大?

    “继续。”

    歌灼月的银发上沾染着不知是谁的鲜血,以致不能再从容的飞舞,他手握两把长刀,用力向前一挥,一道交叉的十字风刃便朝着面前的机甲飞了过去。

    “元帅!”

    众人眼睁睁看着一道极光共振炮朝他的背心飞去,快得难以阻挡。

    歌灼月冰蓝色的双眼一闪,登时扭身躲开,下一秒,眼前出现一堵‘黑色高墙’,俯视着他的机甲双眼中莫名出现了狠厉的光芒,然后扬起了手中的刀。

    “月——”

    歌响非看着母亲冲向落在地上的父亲,一时间被吓傻了,连眼泪都忘了流。

    “月……”沙霏雪将不断吐血的男人抱住,声音都在颤抖,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结智,结智!”

    “霏霏,快躲开!”

    有人在惊骇的大吼着,但是沙霏雪已经不能放开失去行动能力的丈夫。

    歌灼月感受着内脏在不断地渗血,冰蓝色的双眼中倒映着天空中发射激光的机甲,平静的脸庞狰狞起来,而后一翻身将女人护在身下。

    这台机甲是抱着一击必杀的心思,红色的激光在地上猛地炸开!

    尘土飞扬的瞬间,红光映照在每个人脸上,所有人的心都凉了……

    噗嗤,几道风刃飞来,将这些尘土击散,这是众人才发现有一道精神力领域护住了他们元帅。

    “元帅,霏雪!”

    空青从传送站中飞了出来,治疗的天赋瞬间落下,稳住了两人的伤势。

    没有死!

    众人呼的松了口气。

    “孙媳妇儿,你怎么来了?”城亘寰擦了擦脸上的血有些担心,不过转念一想,这丫头也是六千级,战斗力可不会比他们弱。

    “逃到赤城的人们已经被安顿好,我过来帮忙。”

    她手握两把长剑,看起来气势凌然,稍稍弥补了一些元帅不在的战力,冷眼看着两台高达的机甲,眉头轻轻皱起,这绝对不是那个人发明的机械。

    现在哪里还讲究战术,直接打就是了。

    空青握紧长剑,蓄力的时候精神力带起长发不断飞舞,令人心惊的风刃噗噗非常两台机甲,发出金属撞击的清脆响声。

    虽然不能留下痕迹,但是却能让敌人偏偏倒到,就是现在。

    正准备攻击的时候,一道狂暴的力量让众人不由自主地撤开——方览期精神力暴走了!

    “靠靠靠!方览期你特么在做什么?!”

    斐肖看着已然疯魔的好友眼眶都红了,明明已经在军部浸淫十数年,但还是难以承受这种接踵而来的打击。

    斐北翔拦住他的蠢儿子,“已经完全暴走了。”

    说话时,他看向了不远处的方卓,看他怒睁的双眼泛红,看他颤抖着嘴唇,原来也不是铁石心肠。

    五千级精神力的暴走在玄城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大量的精神力将两台机甲包围住。

    “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最不喜形于色的人一旦爆发的时候才是最狰狞的,方览期现在已经变成了只会复仇的野兽,眼前全是米莉·安的心跳停止的那个瞬间,不断地折磨着,折磨着……

    轰!

    那风暴强到令人窒息,即使是城浩霖等六千级依然觉得头晕脑胀,更别说斐肖等同等级的,感觉呼吸和灵魂都要被夺走了。

    “先离开!”

    现在谁也救不了那孩子。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人影朝着与众人相反的方向飞了过去。

    “方卓!”“哥!”

    中年男人根本没有去管众人的呼唤,一头冲进那个看不见的精神力漩涡中。

    “臭小子!你们一个个的是要气死我吗?!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也不要这样折磨我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斐北翔和城浩霖同时闭上了眼睛,他们大概知道现在方卓的心情,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

    其实方览期的精神力暴走对两台机甲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他的攻击再密集也只是五千级的力量,敌人反而感到高兴了。

    精神力暴走,对人类来说可是最致命的攻击之一。

    两台机甲不约而同地全力加速,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有好几人被抓住,拴在了那黑色的链子上。

    空青、斐北翔、司景历、城浩霖还有失去战斗力的歌灼月……

    如果是之前,这两台机甲怎么也不敢将这些强大的人集中起来,但是这些最强战力一旦被放置在这个精神力漩涡中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完了!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经过刚才的战斗,精神力本就消耗太多,现在一下子被方览期那五千八的精神力暴走一冲击,实力大减。

    更别说还有两台机甲在不断地攻击,很快,个个都是鲜血淋漓。

    此时他们都像是在狂风暴雨中艰难飞行的蜻蜓一般,还被套住了脖子……

    而斐肖等人则是对方览期的精神力暴走束手无策,别说救人,连自己都会赔进去。

    老头子,城叔叔,元帅……斐肖浑身都在发抖,现在要怎么办?天上地下,这么无力,他无助的哭了。

    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了下去,忽然,看见了手腕上那黑色的光脑,对啊,还有一条路。

    “城畔生!你特么给我滚回来——”

    他太过用力,嗓子都被震破了,血花飞了出来。

    歌响非觉得脸上有些温热,一擦,小手被血染得通红,微风吹来,血腥气令他不断颤抖,天空上的两台机甲如此强悍,人们那么渺小……

    “呜哇——干爹,你快回来啊!”

    “呜呜~机械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要和机械打架?”

    宽广的天地间,猩红紫黑的废墟上,小孩儿仰头哭得撕心裂肺,穿破了防护罩,穿破了云霄,唤醒了宇宙某处的眼睛。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大气层出现了一个大洞,灼眼的蓝色的光芒坠落在大地上,笼罩住玄城,防护罩碎成了粉末,在淡蓝色的光芒下闪烁着点点星光。

    一切都是无声的。

    大脑中干涸焦躁的精神力得到安抚,伤口恢复了……

    一切,都像是在废墟上长出了一个新的世界。

    (本章完)我——机械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