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幸运
    联盟全天都在为胜利庆祝欢呼着,公司发奖金,学校开庆祝会放假,论功行赏之后,擎天楼也开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如此多的高层共聚一堂,毫不掩饰喜悦之情欢声笑语。

    戎装和西服混在一起,各位太太夫人们也穿着得体的礼服出席,这种时候,城畔生想跑也跑不了。

    轮番敬酒之后,他拎着一瓶来到了擎天楼房顶上,“哟,来得正好,不喝两杯庆祝一下?”

    “切,谁特么要跟你庆祝?”执渊白了他一眼,说完就被哥哥拍了一下。

    “好啊。”囚天笑了,伸手接过悬浮在空中的酒杯,递过一杯给一言不发的涂尚旅,看他不动便笑道:“暂时忘记一下立场也没什么不好。”

    后者皱了皱眉,接了过去。

    “说得好,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哎哎,多搬点酒上来,老子酒量可好了!”

    这时,一群白衣家伙浩浩荡荡的出现在房顶,围坐成一圈,斐北翔父子甚至还顺手拿了点心来。

    “艹,为什么要我搬酒?”格兰特·克文森低咒了一声。

    结果被他家老爷子狠狠敲了一下头,“因为你最弱!看看人凡塔斯和斐家小子。”

    只见斐肖乐此不疲地从下面把下酒菜端上来,而蔚·凡塔斯则是默默地给一众长辈还有元帅倒酒。

    不多时,雷克多、流凰等一众机械师也跑了过来,“呵呵,这里比较有趣。”

    “月你看,他们果然在这里开酒会!”空未决拖着空之月跑了过来,抄起一瓶红酒就干,结果没喝几口就被抢走了,“月?”

    “伤未痊愈,不准喝酒。”空之月说完就着手中的酒喝了一口。

    “你……”

    “嗯?原来我们的训练者还是有克星的嘛~”葳夕带着伊兹·瓦修也赶来凑热闹。

    夜空之下,仅仅只是为了庆祝胜利,大家一起笑着,闹着,将自己的喜悦同身边的人分享,只是,城畔生有些头疼。

    啊啊,这已经不仅仅是热闹了,这是吵闹。

    想着跑到角落里去,发现那里已经有人先占了位置。

    “我说,你不想和我们喝酒跑来干什么?”

    方览钺是在战场上壮烈牺牲,米莉·安为外星人所杀,这就是现在方览期的记忆,实际上并不比真实的要来的轻松。

    “我想喝。”只是,他参与不了那欢声笑语。

    青年并不对着瓶子喝,而是一杯接一杯的倒,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遇上睡得旅者,却又非常珍惜而不舍得一饮而尽。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方览期!

    城畔生有些纠结的皱起了眉头,看了看颓废的好友最终还是说道:“本来已经答应过别人了,但是人心都是偏的,也没办法。”

    说着用光脑发了一幅地图坐标给他,对上他不解的眼神后笑道:“去看看吧,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方览期看着他的笑意顿时一惊,随后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丢下酒瓶便消失不见。

    “哎哎!他去哪儿啦?”斐肖有点着急,“不会殉情去了吧?!”

    “你想多了……”

    此时方览期已经来到了空间传送站,选择了银城的方向。

    银城,雷提斯塔一脉所在的镇子里,此时这里正是大雪纷飞的冬季,天上地下白茫茫一片,只是这些鹅毛大雪之中暖黄的灯光和庆祝用的彩灯却异常明亮,又令人心中熨帖。

    一间两层下楼中,女人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二楼的房间中,里面木质地板,一张单人床,一个小书桌,还有窗边轮椅上坐着的红发女人。

    “丫头,感觉怎么样了?”

    “腿还没有反应。”

    中年女人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带着温柔的笑意走过去,给年轻女人顺着及肩的红发。

    “很快就能站起来了。”

    “嗯,阿姨,这段时间麻烦您了。”女人脸上未施粉黛,不过却掩不住风华容貌。

    “瞧你这丫头说的,先吃饭。”白芍将托盘端过来,笑着说道:“你和我们家空青丫头的未婚夫似乎关系很好,当时他来拜托我的时候说,如果不能把你救回来,会还联盟损失一个精英人才,那……”

    哐当~

    碗掉在了地上,只见红发女人忽的浑身颤抖起来,捂着嘴眼泪啪啪直掉,不只是痛苦还是喜悦。

    “安?你怎么了?”

    白芍急了,连忙扶着她,突然,一股不属于这个小镇的强悍精神力来到了窗边——只穿着单薄戎装的男人一身风雪,脸上肌肉一直在抽动,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阿姨,能……让我和她单独待一会儿吗?”

    女人的视线在两个年轻人身上来回巡视了一圈,而后了然地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方览期带着一身寒意来到了她身边,用冷到刺骨的怀抱搂住她,“我来接你了。”

    “明明……说过不要告诉你的。”米莉·安感受着他身边夹着雪水的酒气,“就这样摆脱我不好吗?”

    才说完肩膀就被钳制住,对上男人通红而且结了冰花的眼睛。

    “然后呢?你要去哪里?”

    “我……”抬眼的一瞬间,米莉·安便说不出话,这个人的脸上有两行清水,是冰花溶解的原因吗?

    “乖,除了我身边哪里都别想去!”

    感受着温热的液体流进脖子,米莉·安忽的笑开了。

    “好。”实际上,从未想过要去没有你的地方。

    在空间钮中找到干净衣服换了,便装的方览期少了点冷漠,走到正在吃饭的米莉·安身边,执起她的一缕头发,开始怀念以前那种长长的、一直捋不到尽头的感觉。

    “头发变短了有点不习惯。”

    她擦着嘴是真的惋惜,那一头火红的长发可是她红妖精的标志。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以后还有很多时间。”

    “是啊,连这个身体都是新的。”

    米莉·安飞身来到床上,慢慢挪动双腿。

    方览期见此走过去帮助,抚上的一瞬间,确实感觉到她僵硬了一下,双眼竟然带上了笑意。

    “就对我有反应?”想了想,突然凑近她低声问了一句:“那里也是新的?”

    反应过来后女人小脸顿时变得比头发还红,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这个方览期了,不过,如果就这样任他调戏下去她就不是妖精!

    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道:

    “当然,要不要试试?”

    方览期失笑,而后突然抱住她,“你还活着,太好了。”

    “我也觉得自己幸运得像是做梦。”

    当初从培育舱中醒来的时候几乎以为已经到了天国,还记得当初那位老爷子对她说的话:

    “呵呵,姑娘运气不错,城小子用精神力保住了你的意识和大脑,借由我雷提斯塔一族的基因技术,你很快就能新生了。”

    “跟我回去?”

    “嗯,去跟阿姨告个别。”

    结果白芍已经将她需要的东西打包好了放在客厅的小几上,看着缩在男人怀中的女人笑道:“可别说阿姨赶人啊,丫头笑起来比闷闷不乐要好看多了。”

    “这段时间麻烦您了,届时再来感谢。”方览期认真地说道。

    “呵,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太客气了。”白芍摆了摆手,靠在淡笑不语的丈夫身上,“到时候记得给我们一张请柬就行,快走吧,要是等我们家老爷子回来又该闹了。”

    米莉·安以为男人口中的回去只是回军区廷的家中,结果出了空间传送站后才发现方向有点不对。

    “去哪儿?”

    “他们应该还在喝。”

    他们就这样径自来到了擎天楼的房顶上,迎上一双双呆滞的眼睛。

    “靠靠靠!见鬼了,见鬼了!”斐肖炸着嗓子跳了起来,冲过去,醉眼朦胧地戳了戳米莉·安,认真地向身后其他人报告道:“是真人。”

    短暂沉默之后,突然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惊呼。

    米莉·安看着这些‘位高权重’的家伙,突然明白了爱人的意思,便将缘由说了。

    城畔生无视众人的眼神,看着方览期鄙夷道:“你特么就来炫耀吧,这儿这么多单身狗呢,到时候被抢了就哭去吧。”

    “想都别想。”

    ……

    不好意思,这一章这就是么粗长,狗粮就是撒的这么高调……

    (本章完)我——机械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