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阻挠
    众人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这货利落的躲掉了教官的猛力一击,结果却自己摔在了地上。自己摔在了地上?!

    前一秒围观的人还为城畔生敏捷的身手叹服,下一秒就直接呆滞了。众人不得不为自己的刚才的佩服感到羞愧,这家伙根本没变!

    不远处的欧保迪直接笑出了声,嘲讽道:“果然,蠢货依旧是蠢货!”

    站起身来的少年不管教官吃惊的表情,和众人嘲弄的眼神,直接越下方台,拔腿就跑。他要去找纸和笔,刚才的灵感记录下来。少年忽视了一切,脑中全是各式设想和公式,他面带狂喜,迫不及待地想要实验和求证。

    “城畔生你给我站住!你还有半分钟!”然而,教官的话刚落音,少年的身后早已只剩下一阵烟尘......

    谁都不知道城畔生突发事故背后的原因,即使斐肖也觉得无法理解。拜这次摔得太震撼所赐,城畔生获得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摔神!与“衰”同音。

    只是远去的他暂时不知道而已。

    城畔生不顾一切地在操场上拔腿狂奔,神情就像是一个疯子无疑,只是,他迫不及待的心情却受到了阻挠。看着站在面前的几个男女,他罕有的阴沉了脸。

    “让开!”简洁的两个字表达出了他的不耐。

    “哟,好大的口气。”一个少女一手扶着细腰,吊着语气说道。

    同行的人亦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他们刚刚目睹了少年那狼狈的额一摔,心里的鄙夷快要化为实质了。

    对于这群表现出的盛气凌人的模样的人,城畔生一点也没有要和他们周旋的心情,他直接将视线放在几人身后,冷声道:

    “方览期,你带着这群跟班要干嘛?”

    方览期,高二生,学生会副主席,主纪律监督。这人长相俊朗,成绩优异,天赋出众,总之,他担得起所有的赞美之词。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家族里有一位现役上将——他老爸方卓,哥哥是一位上校,亲叔叔方廻是个中将,在往上追溯,爷爷,曾祖都是战功煊赫的将帅!

    和城家这种稍显单薄的家族相比,方家是个有这事深厚底蕴的庞大家族。

    作为一个逃课成名的高一生,城畔生和方览期早已熟得不能再熟了,只是,这是一种孽缘而已。

    “你测验还未结束,不得擅自离场。”方览期淡定地回答道。

    “我认输还不行。”城畔生咬牙回道,认输就等于不合格,但他不在乎,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说过了,不能擅自离场。”方览期皱眉看着他,这人简直是他学生工作的最大阻碍!

    “你这是要暂代教官继续进行那未完成的三十秒是吧?”城畔生慢慢抬起眼睛,定定的直视着对面的人,浑身出现一种名为肃然的气势。

    看着这样的城畔生,学生会的一群人不由得一愣,这还是那个一直吊儿郎当,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城畔生吗?!怎么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这两人之间发生过不少摩擦,但没有一次触及过动手的界限,最多就是各让一步。

    “我只是履行我的职责,把守正门而已。”方览期这样回答。

    就像是错觉一般,城畔生表情立刻改变,转而咧嘴一笑,道:

    “算你上道!”说完后少年直奔围墙而去......

    这家伙的言外之意就是我只守门,不管翻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