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过往
    方家无疑是个军政大家,他们这个家族盘踞军部已有数百年,根基不可谓雄厚。和城家这类只有个把“主干”新生家族不同,他们家本家旁系中,光是黄色晶石肩章也就是将衔便有六位,实力可见一斑。

    方览期身为上将之子,即使上头有一个被称为天才的哥哥方览钺,但他依旧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荣誉。而不是像欧保迪那样:那是某某某的弟弟,某某某的儿子,从这一点,他的努力便显得可贵。

    从小到现在,方览期在个人的事情上,全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从来没有借助过家族的力量。用城畔生的话来说:这个人硬是将家族背景活成了锦上添花的东西。

    方览期此人除了有英俊的外貌、优异的成绩外,还有一系列作为军校生应有的品格:刻板自律,严谨守纪,无不良嗜好。和众多行为嚣张、态度傲慢的军家子弟有着明显不同,和行事放肆、有着危险爱好的城畔生更是天差地别。

    城畔生曾对斐肖说过:这家伙就是朵白莲花。

    而反过来,方览期对城畔生也有着独特的评价:军校生中的奇葩。除了相貌程度上二人趋向一致,其余全是相反的方向。

    说起二人的相识,那更是一段说不完的孽缘。

    事情还得从开学说起。

    那时,作为高二生,并且入主学生会,方览期的风头可谓一时无二。新生无不亲热地称呼为“方学长”,就连高年级生,也对他尊重不已。但有的人偏偏就不照规则做事,仿佛天生就不适应规矩这种东西,这人就是城畔生。

    学校规定入校就必须穿校服和长靴,结果这家伙直接穿着睡衣长靴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包,逮着身为纪检委员的方览期问:“哥们儿,问一下办事处怎么走?”

    “学校规定入校必须穿校服。”他当时这样说道。称呼他不在乎,只是这人身上那皱巴巴的睡衣一直扎他的眼睛。

    哪知城畔生顶着一头呆毛,愣了下,笑嘻嘻道:“我还没报道,不算学生也就不在规定之内。”

    出于责任所在,方览期带着他去办了手续,然后,衣冠笔挺的他站在城畔生面前,冷冷道:

    “现在你必须要按校规做事。”

    城畔生挠了挠脑袋,撇了撇嘴,“龟毛的家伙。”说完后,他四处瞅了瞅,悄声道:

    “你帮我看着点,要是有女生经过就叫一声。”

    方览期正疑惑,就发现那家伙窜进一旁的树丛中,从背包里掏出校服利索的换了起来!事后,方览期敢肯定他当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那人乱来的性格,从相遇的时候他就领会得无比透彻。

    后来,每次城畔生逃课的时候,总有方览期挡在他面前,然而尽管每次两人都唇枪舌剑,却从不迈出最后一步。学校中的人只知道欧保迪爱找城畔生的麻烦,殊不知在城畔生眼里,他的对头只有一个,那就是方览期!

    城畔生走后,方览期也径自走了,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丢给欧保迪。

    坐着私家车,回到那座恢弘庄严的府邸后,方览期遇到了他那个天才兄长——方览钺,又被惯例似的问到了学校发生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