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起因
    伊兹·瓦修急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行,城老将军这不在我等的任务范围内。”

    “哼,未成年人不能进裁判所,这样的律法都能打破;我要走法律程序怎么反倒不行了?”

    “这......”小队队长还想要说几句,但在城亘寰睥睨的神色中禁了声。

    “你不如打电话问问指派你来的人,看他怎么说。”老爷子的语气很笃定,似乎早已看到了结果。

    最后,如他所料,上面的指令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批准!

    站在边上的少年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结果,一时间忘了反应。

    当看到有人拿着牵神锁靠近自家爷爷时,他迅速抬起了右手,两片渺小精致的飞翼,闪着银光冷冷地对准敌人。

    气氛随着他的动作迅速变得紧绷,只有城亘寰,笑了一下,走近少年,伸手按下了他的右臂。

    “畔生,我这一走,你就是城家的当家男人了,可不能再乱来了。”

    少年双目赤红,身体微颤,嗫嚅着双唇,“......”可他实在是没办法能正常开口。

    “呵呵~没事的,没事的,你只需要按时上学回家就好了,相信我,明天早上就会天晴的。”

    说完这句话,城亘寰便被带走了。

    从背影看来,除了那条牵神锁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看不出有任何不妥,比起平时甚至更加气势凛然。但在少年的眼中,爷爷被带走是事实,受到了屈辱也是事实。

    炎夏的夜里,城畔生在雨中站了很久,久到雨水几乎渗透到心底,久到寒意遍布全身,久到他所有的知觉都消散殆尽,只余下眼前的一团白雾。

    直到一把伞遮在他头上。

    他低下头看着已经比自己稍矮的母亲,声音沙哑。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一切都发生得这么突然,突如其来的罪名,突如其来的逮捕,突如其来的迷茫,以及愤怒。

    晴惟云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

    “不是你的错,而且,不会有事的。”

    那天晚上,城畔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是走回去的?还是爬回去的?但都无所谓了。

    早上发生的事根本不需要搜索,光脑里、电视上漫天都是新闻和现场视频。

    就在两位上将的新闻发布会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武力袭击事件。而且袭击者使用的武器威力极其强大,在加上出其不意,使得上将司景历受到创伤。令人发指的是,因为广场上人群集中,即使两位上将及众士兵立刻做出了反应,迅速保护精神力低下者,但最后造成的伤害依旧惨不忍睹。

    其中一人当场死亡!要知道,在如今这个精神力普及,医疗发达的时代,除了战场外,非正常死亡是可以说是困难的事。

    更不提那些重伤伤员,及众多的不危及生命的伤患。

    看到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城畔生的心在颤抖着,尤其是看到后面的时候——

    经查证袭击的武器均来自中心区边缘废弃工厂中的非正规机械工作室,其建立者系联盟军校附属高中赤城分部高一三班学员城畔生。通过现场取证及走访调查,认定其具有因报复同学而造成过失恐怖事件的嫌疑。

    接下来调查组列举一系列的证据,除了那几件武器外,一个绿豆大小的定位仪使城畔生的眼睛陡然瞪大。

    那是他装在欧保迪身上的机械,结果却成了指证他的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