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前人审判长
    站在讲台上的被忽略的老头,目睹着这戏剧性的发展。看着那些被镇住的学生,以及懒散的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少年,他此刻靠着椅背,双眼漫不经心地往上瞧,发散着一股超然的、独特的气势。

    真不愧是城家的血脉,即使身负重难,依旧不是这些小崽子能压住的。老师将拳头放在嘴上,咳了两声,找回自己的存在感。当所有人都看过来的时候,他严肃的说道:

    “你们身为军校生,应该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人云亦云,枉信新闻的胡说八道。说他是杀人犯?谁说的?从哪里听来的?你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除了联盟法院和裁判所下达的判决书外,其余的都是不可信的!”

    “但都说了那些武器是他做的了。”不知是谁反驳了一句。

    “对!武器是他做的,但这点你们应该报以钦佩的态度!而且,谁说武器是他做的,恐怖事件就是他制造的了?调查局出示的证据也只说了城畔生具有嫌疑!何况......”老头儿用蔑视的眼光看着那个反驳的男生,说:“别的我不知道,但就刚才的课堂表现来看,你们远不如人家。要知道,当所有人都低头的时候,抬着头的人一定会比看地板的人多见识到一道风景!”

    教室里瞬间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最后只好低头闷着。

    “老头子讲得棒极了。”斐肖微微仰着头,笑嘻嘻的对着讲台上的老师伸出大拇指。只是,一时得意忘形,他居然叫出来暗地里的称谓。

    讲台上的历史老师顿时黑了脸,阴测测的看着肥小胖,说:

    “不懂尊重的小胖子,明天把斐岩午给我请到学校来,老子要跟那个老家伙好好谈谈孙子的教育问题。一定要叫来哦~不然你的历史课目期末记零分。”

    小胖子一听,整个人都石化了,豆大的汗珠开始往下滑,一小会儿的时间就湿了脸。

    “喂,喂,肥小胖......”城畔生怕他脱水,拍了拍他的肉脸,顿时糊了一手油。顿时恶心了一把,赶紧在小胖子的校服上擦了擦。

    摇了半天头也不见斐肖回神,最后耐心告罄,直接用精神力震了他一下,肥小胖才幽幽回气。这货回神的第一句话,就是呻吟:

    “兄弟,我完了......”

    他那生无可恋的表情,映衬着老头子讲课的声音背景,倍显凄凉。只是,这怎么看,怎么有一种让人想幸灾乐祸就是了。

    “咳~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找他求情。”

    “有用吗?那老头子可是号称铁板子。”这历史老师不是别人,正是和城亘寰、斐岩午同时代,二十年前在任的赤城裁判所的裁判长——延戒。被称为铁板子不是他有多强大,而是,这家伙就是个认死理的存在!

    据说,他在任时甚至审判过赤城的指挥官,当时的三大上将之一。而原因是那个上将无意间随手丢了块垃圾,碍于身份,城市管理署无权处理罚款事宜,于是他以审判长的职权,将指挥官传到审判庭上,处以两百元罚金。

    “这......就看我们怎么发挥了......”。

    但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成功让这位前审判长“收回成命”,因为,他们没有去成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