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悲伤的人
    离开了审讯室后,方卓身后跟着两个小兵,安静地走在过道上。他身后的那两个通讯兵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正在上楼梯的方卓,总觉得,上将走路的姿势有点怪?

    从外表上看,方卓此刻没有丝毫一样,依旧是令人敬畏的上将。可他身上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城亘寰的一棍子打下来,他腰侧上的那条痕迹晚上就会变成深紫色,面积不大,淤血却几乎深到了内脏!如果不是他反应的及时,此刻他恐怕已经爬不起来的。

    他原本以为能让那老家伙好好看清楚自己的强大,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吃了暗亏。这一来,不仅让他认识到了和前一代的差距,也更加剧了他心中的那个渴望,对军部最高全力的渴望!

    “被别人当了枪使还自以为绝顶聪明,你做到这份儿上也不容易。不过,我告诉你,你的这些手段是无法摧毁我城家的。至少,到最后笑的人绝对不是你!”想到离开前城亘寰对他说的话,方卓的脸顿时很沉如水。

    他的双眼似乎被什么东西蒙蔽,心里下了一个他许久以来都摇摆不定的决定。

    笑到最后吗?从现在起,我要让你永远笑不出来!

    另一边,联盟公立医院

    住院部b区二楼,这层楼住的全是在时代广场恐怖事件中受伤的人,有老人和小孩儿,有男人女人,有重伤的,也有受伤较轻的。

    他们都知道自己受伤的原因,大多数人对于城畔生的态度自然说不上好,甚至还有不少憎恨的情绪。

    走廊上逐渐有奔跑的声音,一个中年女人挨个通知每一个病房,“那个女人又来了。”

    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播,每个病房中,原本还算轻松的氛围突然变得莫名沉重起来。一个女人带着两个保镖,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大包东西,来到了第一个病房中。

    这个女人,应该说是一个少妇,身材窈窕,穿着一袭素淡的裙子,长发披散;姣好的面容带着温暖的笑容,显得真诚而治愈。但她却很不受这些人的欢迎,对于她的到来,这些伤患不是嗤之以鼻,就是熟若无睹。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城畔生的母亲,晴惟云。

    “各位,早上好,今天我给大家带了点心,来尝一尝吧!”她笑得温和而谦逊,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但却不太有人领受这份善意。

    “如果你真的有心,就把你儿子送进监狱里!”一个中年男人叫嚣道,他这话,换做任何一个母亲都无法接受,可是,晴惟云却无法责怪他。

    这个男人的被子下,只有一条腿尚存,另一条腿因为爆炸直接化为了肉渣。

    “可恶!就是因为你儿子,害得我们伤的伤,残的残,看着我们这样你还好意思开口求原谅吗?”一位中年女性怒火冲天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晴惟云,伸出手指着他大骂。

    “我.....我的孩子绝对是无辜的!畔生他......”还不待她说完,一个瓶子倏地砸在了她的肩上。伴随着一句小女孩儿的尖叫:

    “你赔我哥哥的右手!明明我哥哥今年就可以考入联盟军校了!你们赔我哥哥的梦想.....”六七岁的小姑娘哭得撕心裂肺,就像是传染一般,病房内瞬间哭声四起,连带晴惟云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您还是走吧,看见你,我想再大度的人也没办法笑出来的。”靠窗的病床上,一个少年面带悲伤,他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惨白的透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