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放学一起
    因为一支笔的脱手,高一三班的喧闹顿时暂停。

    欧保迪一动不动,惊骇的看着量尺之远的人,脸上开始冒着冷汗。围观的人只知道城畔生四千点的实力的厉害,却没有人有他那样直接的受到震撼。

    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精神力的带起的风劲已经割断他右耳边上的几根头发,脖子只是一阵酥麻,一缕黑发都没有颤抖一下就掉落在了肩膀上。要是稍稍增大一丝力道,就能划破没有防御的人体组织,在加深一丝力量,就能切到他的动脉,而这整个过程,只是城畔生的一念之间!

    会被杀的!之前他就想杀自己了!这个念头逐渐笼罩在了他头上。欧保迪在自我的恐吓中无法自拔,越想越觉得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人无疑是个恶魔。突然,这个“恶魔”开口说话了。

    “你能帮我把笔拿回来吗?”城畔生的请求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的语气很有礼貌,对于对手,就要毫不犹豫地给予最后的倒地一击。“嗯,不过你是伤患可以叫你的跟班去拿,免得到时候,旧伤复发进了医院。”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欧保迪,该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呢?还是说偷鸡不成蚀把米好?本来是找茬的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结果成了最后的一个笑话。

    “没、没!我自己去。”

    听完他的话,欧保迪战战兢兢的颠了过去,费力的拔下那支冰凉的一如他自己手的温度的铅笔。他看了眼拔下来的刀削的木质铅笔,表皮上有几丝擦痕,关键是那笔直的鼻尖上:一只已经死透的苍蝇静静的被串着......

    欧保迪慢慢地颠回去,颤抖着右手将笔递到城畔生面前。一来一回间,不知道是他自己抖得太厉害了还是动作步子太大了,他左手的绷带上渗出了血,头上的绷带也被血和汗糊了一拳,看起来格外凄惨。

    看到城畔生接过了笔,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他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正想说先走了,但张张嘴话还没出口就又听到城畔生发话了。

    “谢谢了,作为感谢今天放学一起走吧。”

    众人认真地看着城畔生,最后发现:他真的没有在开玩笑。几乎是同时的,围观的人都转头看向了被邀请的人。风水轮流转,这时众人嘲笑的对象顿时变成了欧保迪。

    在所有人看来,城畔生这次要破罐子破摔决心要报复欧保迪了。联想到今早上他放出的关于决斗的言论,在看看桌子上的那支插着苍蝇的铅笔,看热闹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这蠢货,来找别人麻烦结果给自己惹了一身腥。”

    “活该!你看他那怂样儿,脸都吓白了,真是丢脸!”

    这样的话语传入欧保迪的耳朵里,他身后原本嚣张的跟班们此刻乖得跟个孙子似的,还有城畔生淡漠的表情,这一切都使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怒火和羞耻使原本消失无踪的胆量回来了一些,他看着对面的人,故作凶狠:

    “今天是我给你面子,你别得寸进尺......”

    城畔生听了只是勾了下嘴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哦?你,搞反了吧?”

    欧保迪并没有听完整这句话,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似乎突然叮的响了一下,随后是一阵伴随着闷痛的强烈压迫,让他瞬间被钉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