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决斗
    城畔生一击之后便退回了原位,不过两秒的时间,风还在吹,蝉也还一无所知的叫唤着。如果不是方览期自己嘴角的印子,他也不会相信:原来这个一直为他所不耻的家伙居然这么强!

    两人静静地对峙着,风停了下来,城畔生先说道:

    “方览期,你知道吗?你是我除了机械外,第一个真正动脑子对待的人。”

    “哦?这还真是我的荣幸。”

    为了让他自己找上门,所以这个人发出了所谓的决斗的话,引得欧保迪去挑衅,然后又借欧保迪他拖下水。而他身为纪检小队的队长,不得不跟着欧保迪来解决“威胁”的问题。可实际上,欧保迪安全的回到了家,从头至尾城畔生都没有说过要找欧保迪麻烦的事情,所以处分什么的完全没有理由。

    说到底“一起回家”就是个烟雾弹,一个让方览期不得不上上钩的鱼饵!

    “当然,不过你应该不只是感到荣幸,还应该感到恐惧才对。”城畔生眼中带着危险的光芒,说完这句话后又再度消失了身影。

    方览期喃喃了一句“就怕你没这本事”后,倏然后撤一步,抬起手当着踢来的一脚。并且迅速地做出反击,同样,他的攻击也被一双手臂挡住。

    城畔生冷漠的看着他,问道:

    “你跟谁说过?”

    “无可奉告!”方览期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前者,吐出冰冷的回答。

    “我就打到你说为止!”

    两个少年在一片空地上打得不可开交,你来我往只见,散溢的精神力裹着拳脚飞射开来,将整个草地削掉一块又一快。两人身上的校服凌乱,发丝飞舞间沾上了不少草屑,但他们看起来没有一丝狼狈。

    坚定的眼神,凌厉的动作,就像是两只正在争抢地盘的野兽一般,互不相让,绝无退缩。

    这场战斗有着非战不可的原因,以前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先不说,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件事。那时候城畔生为了反控欧保迪而在那家伙身上装了微型定位仪,那定位仪能够自主进入人体的皮肤表层,并且不会被检测到,所以知道的这件事的人只有方览期!

    当方览期看到调查局出示的关于所谓的由报复引起的恐怖事件的证据的时候,他先是不解,这是出于对城畔生这个人的信任。当他细细思索一遍后,余下的只有强烈的不满和愤怒。

    那是一种无法名状的心情,被利用、被背叛、被欺骗,各种情绪充斥在方览期的心里,导致他感觉连回家都成为一种负担。因此,当他知道城畔生的目的后,他近乎本能心虚,以及想要逃避。但他不能,原因不必多说;但他更不能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他们的离场是从根本上的对立。

    原本各自坚守着底线的两个人突然冲破了束缚,两人都有着超过四千点的精神力,强大的威压让除了风以外的一切事物都保持着沉默。

    一击得手后,城畔生后退一步,看着方览期说道:

    “你不会是因为愧疚而不动用全力吧?”

    “你不也是没用全力?”

    城畔生听完一笑,抬头看了看夕阳,说道:

    “那差不多该结束了,认真地来最后一局,毕竟,这是决斗。”

    “说得也是。”

    一个人的怒火,两个人的发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