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后果
    是谁?在哭......他的额头上,好温暖的感觉,这股温暖一直在蔓延,直到自己的心底。城畔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他能感受到慢慢流进自己脑中的精神力,熟悉的,就像是还在母亲怀里的感觉。

    黑暗的房间里,少年睁开了双眼,将一只手盖在眼上。

    晚饭过后的事情他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但脑中暴走的精神力,那种就像是一个瓶子里不断往外流走的水一样,逐渐干涸、枯竭的感觉,却仍旧让他心有余悸。无法控制、无法挽回的无力感一直盘绕着他,还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要毁灭一切,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底住了一个恶魔一般,操控着他。

    直到一股温柔的精神力走进脑中,就像是一滴滴凉水浇在了烧红的烙铁上一般,为他梳理着暴走的精神力。这是很危险的,他懵懵懂懂的意识到,可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的手上,似乎有温热的水滴;他的耳边,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叫他。过了好久,那股温柔的精神力已经开始不稳了,他的心底有一个焦急地声音在叫他,停下来!停下来......

    就如同开始了一场异常凶险的暴走一样,城畔生的结束也不如城母想的那样顺利。他凭借着自己的意志阻止并驱逐了晴惟云继续耗损的精神力,然后独自强行冷静了下来,压制住了在脑中乱窜的精神力。

    整个过程进行的极其艰难,一步不稳满盘皆输的局面,愣是让他给做到了。小心的稳定脑中的波动,他不敢用精神力修复出现了错乱的神经,干脆直接就用精神力将这些原本是错乱的秩序固定下来,成为新的精神力运行道路。

    至于这样做的后果,谁管它?只要不死,就还有以后!

    全人类中估计也只有城畔生敢这样做——重新排列自己的大脑生物构造。可是这也没办法,比起冒着生命危险找回原本的顺序,还不如直接就用现在的秩序。毕竟已经乱成这样了他却还没死,就说明现在的错乱的神经顺序并不致命,一次他又何必还要冒更大的风险去遵循以往的秩序呢?

    虽然有的地方受到了伤害,但也不致命,在精神力的运行下下,会逐渐恢复。就这样,在运气与帮助之下,城畔生侥幸捡回了一条小命。随后,他将精神力耗损过度的母亲送回了房间,便倒在自己的床上人事不省了。

    他不知道的是,客厅中发生的一切都落在了葳夕的眼中。这个男人倚在城家院子里的大树上,收回了自己准备出手的想法,带着笑意,静静地看完了这整个过程。他的心里无疑是惊讶的,从城畔生的状态来看,他几乎都已经认定这人的灭亡了。

    虽然有人为的梳理,但事后错乱受损的神经也无疑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伤,届时,即使不死也无法在如同正常人一般思考了。

    结果呢?似乎除了一点精神力使用过度外几乎看不出损伤,这几乎要让人怀疑精神力暴走的“威严”了。

    看着少年的房间亮起有暗下来,葳夕感慨的看了眼军区廷深色的夜空,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笑了一下。

    不知道,那群家伙这次还能不能如愿的套着这匹小狼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