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被伤害的人
    时代广场事件带来的不仅是伤者的疼痛,遗留下来的还有更多的沉疴。比如这个正在对城畔生拳打脚踢的少女,包覆着精神力的发泄让他浑身上下都在疼。可是,在即将迎来黎明的夜里,少女的泪水一滴又一滴地掉在他的脸上、手上,他却连为她擦拭的资格都没有。

    “还给我!把我父亲还给我。”她的声音已经沙哑,眼睫轻颤,可是,这只是平添了城畔生的沉重罢了。

    “对不起......”真是无力苍白的话语。

    看着这个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少年,伤痕累累,女孩儿面带悲戚,她看着广场某一处,哭喊道:

    “我父亲他也是机械师!一个制造各种机械义肢的机械师。他来赤城就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材料去救治那些失去希望的人!”她还记得父亲出发前的一言一笑,一如他的人一样的爽朗和蔼,“你也是机械师,你应该也了解他心中的愿望吧?可是这次,谁来给他希望?啊?混蛋!就是因为你!”

    城畔生听完直接僵硬了身体。机械师吗?那个沙蒙本来拥有很高的精神力,据说是为了救一对小孩儿才会忽略了自己,

    希望吗?他艰难地转头看向东方,啊,太阳快要升起来了,这个世界就要清晰起来了。虽然他很喜欢黑夜,可是他又好舍不得阳光的温暖......

    “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愿,如果拥有一颗向往的心也是错的话,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前进的必要了,因为历史总是在重演,不是吗?”

    少年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刚好迎上一丝穿过高楼的阳光,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澄澈,里面没有任何的情绪。他不再说什么,也不再看女孩儿,慢悠悠地走远。

    那个站在微光里的少女,穿着朴素的t恤和短裤,手上戴着一串特比的古铜手环。她迅速转过身,手环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看着少年逆光的背影,她叫喊道:

    “既然是错的,你就不要再当......”

    “霏雪!”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绝言,不知何时,一个面有风霜的老人出现在了不远处。他穿着灰扑扑的褐色外套,卷曲的白灰头发没过了耳际,深邃的眼神正看着哭花了脸的少年。

    “爷爷......”

    “乖,已经够了,你不是一个不分是非的孩子,不是吗?”

    老人的声音透着爱怜,即使没有回过头去,城畔生也能想象到他慈祥的眼神。

    沙霏雪停止了疯狂的哭泣,转为静静地流泪。有几丝晨风吹过,吹过她发绳上的铃铛,叮叮的清脆的碰撞声响起。她冲过去,扑到老人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就在这个清新的清晨里,有谁的哭声刻在了城畔生的骨子里,眼泪就像是每一刻即将脆弱的露珠存在每一处,一直一直......

    沙天看着自己的孙女,眼眶亦是微湿,人呐,最悲莫过于生离死别。他又看向那个逐渐走远的少年,本就不强壮的身躯越加瘦削,那个黑色的背影,明明是向着阳光走的,但他迎来的仿佛不是黎明而是暴风雨一般。

    他为孙女擦去眼泪,说道:

    “你不该这样怪他的,从你父亲身上你应该能发现,一个拥有向往未来的心的机械师,他创造的初衷绝不会是破坏。”

    “我......”

    “正是因为这样,他受到的伤害比起你来只多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