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疯子
    执渊本身更是狼狈,衣衫破烂,露出的地方血迹斑斑;此刻双眼保持着怒睁的模样,里面包含着六分愤怒、三分震惊、一份哀伤,看着尤为凄惨。

    更不要说他身后仅存的几个自由军成员,包括越科在内都是衣衫成了褴褛,一副饱受打击的模样,血与泪糊了一脸,仿佛身在梦中。

    “啧啧,真是可怜~”葳夕用手遮着额头,仿佛怜悯似的垂下了眼睛。

    即使身为联盟百强,在机械的面前、大规模的空气压缩的面前也只是无能为力。执渊想要保全队员的性命,但无论是从天上或是从后面将稍弱的人推出去,只要没有压倒那场爆炸的实力,结果都只是被刀刃一般的气流一点一点绞碎,最后甚至是血液都会被搅散在空气中。

    而实力稍强的,虽然在执渊的庇护下侥幸保住了性命,但他们的身体内部却因为强大的气流的撕扯,造成了诸多无法挽回的损伤,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被震散的空气终于在夜风的催动下终于慢慢恢复了自然的流动......

    本来已经全掌局势的自由军突然遭受了灭顶的危机,点点的微风吹散了执渊面前的那堵坚壁,随着轰然到他的声音响起,他才从怔愣的状态中醒来。

    四周都是队员的鲜血,以及些许残留的衣料,这究竟是怎么样?!在刚刚的惊天爆炸中,他甚至连死去的人的哀嚎都听不到。

    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和当年一样的触目惊心!不过十几年前他只是等待着几寻不到的希望,而如今希望就在眼前!

    “很好!太美妙了!”执渊低吼道,“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完美的力量!”

    站在洒满了队友的鲜血的大地上,他的右眼睁得更大,整个眼球仿佛要整个脱落,眼珠不自然的转动着,最后定格在城畔生身上。

    此刻的执渊浑身洒满了鲜血,有他的也有队员的;短短的头发被血凝结成块状,脸上也糊了一条条深浅不一的鲜血;双手打开在身侧,神经质的颤抖着,整个人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城畔生!”他嘿嘿的笑着,“我这就带你走......”说着消失在了原地。

    葳夕嗤笑了一声,“疯子。”随后挡在少年面前,挡开执渊的攻击,对身后的监视对象说道:“这家伙已经失去理智了,我要挡住他就无法分神保护你,虽然有点危险,但我相信你能保护自己。”

    即使不能使用精神力,但这少年背包里的好东西可不少,摆平五千级以下不成问题。

    城畔生依旧不说话,只是微微垂着头,任由手上的鲜血低落,拒绝着外面的世界。

    “别来妨碍我!”执渊满面狰狞,盯着和他交手的人。

    葳夕挥动着长剑抵住他的腿击,长发飘动,身姿潇洒,眼中带着笑意,“上天早已注定,我被命运安排成为你面前的高墙!”

    “嘿嘿......呸!我看你们也一样觊觎着那小子的东西吧!”青年咧着白森森的牙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