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昨朝
    城浩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强大,理性,严肃,雷厉风行......这是斐南驷正式见到这个人之前从别人口中概括出来的性格。当第一次直面这个男人时,他对这些评价深以为然。然而随着接触的加深,即使他和城浩霖的性格南辕北辙,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敬佩。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像城浩霖这样“固执”的人已经不多见了:毫无动摇的信奉着自己的原则,拥有能够抵御各种污秽诱惑的眼睛,坚定不移的走着自己的道路,这样的人,真的很少了。

    昨天早上这个时候,斐南驷身上还缠满了绷带,倚在太空军事基地的窗口边看着万千星河。

    这是只有计时的钟表,看不到太阳升落,听不到晨鸟朝鸣,闻不到花露草雾,除了空寂的宇宙,就是各种电子机械的运转,再美好壮阔的景象也刺激不了审美的感官。

    由于得到了基地最高指挥官的批准,这个相对平和的早晨每个士兵都允许在五分钟内和地面进行通讯。这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极令人兴奋的事情,广播一播放完,到处都响起了或愉悦或压抑的交谈声。

    当然,总有那么几个例外,比如站在窗边无所事事的斐南驷,比如不远处擦着手枪的中年男人,两人肩上都是一颗熠熠生辉的黄色肩章。

    又在擦?斐南驷嘀咕了一句,颇为嫌弃。那中年男人站在角落里的阴影里,一双狭长的眼睛闪着阴沉的光芒,宛如躲在阴沟里的毒蛇一般;颧骨尖锐的凸起,和下巴连成一条笔直的线条;两片薄唇紧紧抿着,隐藏在高鼻子的阴影里。

    不管看几次,斐南驷都觉得打心底里厌恶这个总是阴测测的男人。

    就在这时,打完电话的城浩霖找到了他。对于城家发生的大事,他也已经知道了大概,在表达对幕后人的愤怒的时候,却又不得不为小胖子的好兄弟叫一声赞。

    “南驷,我有件事想请求你的帮忙。”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斐南驷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表情一定很呆傻,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城浩霖用“请求”这个词!

    听完那个男人的请求,斐南驷惊讶完便陷入了担忧,没想到情况已经如此严重。城老爷子进了裁判所,小侄子又被冠以嫌疑,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令人担忧的是在这之后接踵而来的事情——全社会的压力。

    “你这是什么话?”他看着面有难色的城浩霖,笑嘻嘻地说道:“虽然畔生那小子总是和小胖子合起伙来整我,但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总不能让别的不相干的欺负了去。你就安心交给我吧。”

    而且以他的伤势也只有留下来躲在基地里观战或是回地面疗伤两种选择,如今看来不是很好决定?

    “谢谢!”

    斐南驷还记得那个男人当时脸上由衷的感激和稍微的放松。

    “如果,那小子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就全告诉他,不用保留。”说完城浩霖轻微的叹了一口气。

    “经历了这么多,那小子已经能好好听进去了吧。”

    “他也该长大了,作为我城家的后人。”

    当时城浩霖的神情以及语气,斐南驷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感慨与欣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