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起因(下)
    听到少年这么问,斐南驷眼神定格在某一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所以,我才说你爸固执的可怕。”对上少年疑惑的眼神,他沉声说道:“你的父亲,作为十位中将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居然保持着中立的意见!”

    大选在即,城浩霖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倾向,反而有意和三位上将保持了距离,就连自己所在的驻城的长官都没有支持的意向。

    看出少年依旧有疑惑,斐南驷索性不保留噼里啪啦的给他解释起来,就像是城浩霖请求的那样毫无保留。

    “本来你父亲本身保持中立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即使是那三个家伙也不能做什么。而且其余的中将或多或少与这些人有些联系,比方说我嫂子母族就是司家的一支;欧任孜也和方家有点姻亲关系,排除掉中立的城中将,因此三个参选者的支持力道都差不多。”

    “但最大的问题也在这里,要知道你父亲在军部的影响甚至是可以媲美一个上将!你大概不知道,你父亲自领军起,他的亲率军里至今走出过三位少将、七位准将,更不要提那些如今在任的校级军官,然后再加上这些军官手下拥有选举权的士兵......这个概念你能算清楚吗?”

    城畔生越听双眼里的亮光越盛,虽然说到的人是自己的老爸,但从别人口中听来别有一番激动,大概是自豪。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脸色复转阴沉。

    “这么说的话,我爸无论是中立还是表现出倾向,影响都会很大吧。”毕竟具有这么强大的号召力,那些从他手下走出去的军官虽然不可能全部都会跟着跟着城中将行事,但总有人会受影响。

    听他这样问,斐南驷也不由得烦躁起来,无奈地说道:“但这也没办法,你父亲这样做就是为了让那帮人能自己站好队。然而即使是你爸也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如今军中已经出现了不少中立的家伙,这对接下来的选举将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听到这里,城畔生沉默了起来,没想到不过几件武器引起来的事件背后居然有如此幽深的水!

    震惊吗?当然,但程度也没有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了解真相后,不仅没有歇斯底里反而觉得恍然大悟。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自嘲的一笑,这也是他“长大”的表现之一吧,因为不再对世界的污秽感觉难以接受。

    “所以为了施压,在我爸离开地面后,方卓能够用这么拙劣的计谋来陷害我,还成功了,也是因为各方妥协的结果?”这样一来,他父亲会因为形象受损在军部的号召力就会降低,对于那些保持中立的人来说相当于失去了最大的一面旗帜,选举时也不得不抱住上将的大腿了。

    本以为这就是全貌,但谁知道,斐南驷又给他抛了个惊雷。

    “以上说的不是全部,本来要处理这件事有很多方法,但方卓却采用了最拙劣的一种,最主要的原因在你身上。”

    少年显然吃了一惊,记起刚刚说到的话,他不确定的问道:

    “是因为空气压缩和反引力系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