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老伙计
    裁判所,隶属于ind-zap下,这座独自矗立赤城的延伸城里的建筑有别于众所周知的联盟法院,不仅集缉拿、审判及关押等权利于一体,甚至获得了更多的一些特权。

    比如地下层里,总能听到一些凄厉的犹如厉鬼的嚎叫。

    一搂深处的一间房间里,城亘寰同他对面斐岩午两人静静地下着军盘棋,神色悠闲。一局结束后,前者开始重新排棋,一颗一颗,慢条斯理。

    “不玩儿了!”斐岩午油光光的脸上满是焦躁,将棋子一抛,便抄起手来,坚决不再下了。

    与这老头较为圆实的身材比起来,城亘寰便显得精瘦一些,只见他毫不客气地笑道:

    “啧,才下这么几局,就不耐烦了?”

    听他一说完,胖胖的老人登时急了,睁着一双不大的眼睛吼道:

    “从八点到现在都已经四个小时了!老子连这些棋子上的刻痕都摸得一清二楚了!”这老家伙看他一来就拉着他下棋,兴致越来越高,都刹不住手了!

    “我这不是找不到人下嘛。”这里的家伙都是各忙各的,去哪儿找人下棋?再说,这帮只知道拿剑打架的家伙会不会下都是个问题。

    斐岩午才不管他,用一副极嫌弃的眉眼看着,说道:

    “你说你在这无聊就不知道回去?”上下一瞄,“在这个破地方窝着长蘑菇不成?”

    城亘寰听他这样一说顿时不耐烦起来,顺手拿过靠在小几旁的手杖,在地上嘟嘟敲了几下,传来空空的回响。

    “那可不行,我的在这儿待到我孙子洗脱嫌疑。”

    “切,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家......”

    “你叫你家小胖子在这来给我待上两天试试~”

    这句话让斐岩午瞬间闭了嘴,余下的只是一口幽幽的低叹,的确,城畔生是绝不能进裁判所的。此时两人坐的地方,正对的地下说不定就是一排排刑架,或者是一地的鲜血污垢。

    此时因为被带来的是城亘寰才会坐在这个灯光明亮的地方,换成是当事人的话说不定就在地下一楼了,使人感觉永无天日的地方。

    “所以呢?你就在这儿什么也不做?”他觑着对方,这老家伙肯定早就知道外面的事情了,自己的儿媳妇,孙子的事。

    “做?我还能做什么?!”显然,城亘寰并不是如表面上的淡定,“就连爱德华那老狐狸都被拉下来了,这会子那群老不死的指不定还在折腾。”

    这才是最让他寒心的事情,又想要平衡各方,还想要他孙子的才华,首脑会那帮人在自己儿子拼死捍卫领土的时候,任由方卓对他家出手!

    斐岩午看着对面喘着粗气的老伙计,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他们都是从上一个时代的炮火中走来,又用双手捧来了新时代前的安定,结果老了却遭受了这种鸟尽弓藏的待遇。

    “我来是想告诉你,南驷回来了。”

    “怎么回事?”城亘寰皱起了眉头,难道外太空有什么变动?

    “因为歌灼月那小变态和他手下的加入,战局暂时稳定下来了。”

    “我看是变成了消耗战了吧。”老人嗤笑了一声,这种局势根本不用猜就知道。

    对面的老人和他对视一眼后,心照不宣的神秘莫测起来。最后,还是斐岩午低声开了口:

    “你说,会不会是咱俩猜的那样?”

    城亘寰嘿嘿一咧嘴,“谁知道那帮老犊子在想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