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对不起
    抱着崇拜和敬仰的心情,城畔生来到了机械的初始之地,在女机械师玫瑰的指点下找到了最后一间店铺。

    一间没有店名的破烂店铺,店主人流凰一如推荐者说的,为他打开了另一扇新的大门。

    当少年离开后,店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沙霏雪踌躇的看着闭目养神的师叔,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动了动小嘴,良久才说出来;

    “师叔,刚刚那个人是......”虽然少年遮掩了面容,但那身形、那声音几乎和记忆中的一样,更别说到最后连身周的气势都忘了收敛,将自己的身份展露无遗。

    流凰睁开流光溢彩的双眼,换了只撑头的手,冷冷一笑:

    “是那个小鬼没错,自以为聪明的家伙。”

    哼,从那小鬼进入玫瑰的店后,身份就已经被他们猜到了。手里抱着的东西虽然改变了形态,但材质是没办法这样的,在他们这群人眼里根本没有辨别难度可言。

    何况那小鬼年纪不大,却拥有极为扎实、甚至可与他们大多数人比肩的机械知识,整个赤城除了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小鬼外不可能还有第二个!

    听到肯定的答案后,少女浑身一震,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略带疑惑的问道:

    “您之前不是对他很感兴趣吗?这么轻易地放他走的话......”以后要是再想交流就难了,何况刚刚还把人狠狠贬低了一顿,这样真的好吗?

    少女的脸上带着疑惑,以及一点惋惜,流凰收起笑意,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低头问道:

    “雪丫头还恨他吗?”

    突然被问到,沙霏雪先是一愣,随后脸上略带着悲伤,摇了摇头,看着门外的红霞低声说道:

    “我当时真的找不到发泄的办法了所以才会恨他,但冷静下来后就不恨了,何况他也是被陷害的人。”

    听着少女轻灵的声音,流凰摸着她的头,同她一起看着门外的夕阳,说道:

    “那小子在机械的这条路上确实有点偏颇,但他对于机械的创新确实毋庸置疑的,这一点在这个时代有着莫大的意义。”

    第一次听到自家师叔如此评价一个人,还放在了这么高的地位,沙霏雪非常的诧异,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神色凝重的青年。

    感觉好正经啊,和平时的师叔比起来有点不正常,但她不敢说,只好随意瞟着脏乱的店铺,突然发现了反光的一点,眼镜?

    在叔侄两人议论的时候,城畔生正走在机械黑市的小巷子里。

    结智围着自家主人转着圈,观察着对方的神色。刚刚从出了门,他就被解禁了,反应力系统、空气压缩系统、以及后来被关闭的语音系统全部都恢复了。

    依它的性格少不得一顿抱怨,结果还没开口就被主人沉重而低落的情绪吓了一跳。主人的身边环绕着浓重的沉重氛围,仅仅是看着就能让人意志消沉,更别说上前搭话。

    它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城畔生已经度过了最迷惘的阶段,因此结智也就不知道少年此刻的神色就跟时代广场事件发生后那段时间一样,消沉、自我怀疑、矛盾......

    走了一段后,葳夕突然在他旁边现身,看着少年身后的某个地方,说道:

    “美丽的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叮叮当当的铃声响起,城畔生应声回过头去,只见夕阳下的少女略显的局促,小脸微红。

    看清来人后,他有一瞬间的僵硬,“是你?还是被你发现了。”

    心里在猜测对方的来追自己的原因,无神的双眼看着少女,说道:

    “还需要我说抱歉吗?”那种无力苍白的语句,说得再多又怎么样?“还是需要再打我一顿发泄?”

    “对不起!”

    陡然出口的道歉让城畔生一怔,反应过来少女在说什么的时候表情变得奇怪。看向对方的时候发现少女留下了两行清泪,水光盈盈的眸子里盛着他看不懂的情绪。

    城畔生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你在说什么......”居然向他道歉?

    沙霏雪看着对面的少年,仿佛和那夜在时代广场的时候重合,特别是对方那双暗沉的双眼,像是悲伤又像是被扼杀的黯然。她眨了眨眼睛,又是一股眼泪落下,划过嘴角。

    “对不起,上次打了你;对不起,错怪了你;还有......”她走上前来,递出握在手里的眼镜,“不该诋毁你的梦想。”

    城畔生怔愣间被少女柔软的身体扑了个满怀,对方的眼泪滑进了他的脖子。

    “所以,拜托你不要因为我任性的责怪而无法释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