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本质
    当回到家里的时候,夜色已经浓厚了。

    城畔生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地下室,心里一直有一股无法发泄的抑郁,流凰的话,沙霏雪的话交替在耳边出现,扣扣的瞧在心口上。

    “除了力量还有什么?”

    “不配做机械师。”

    “对不起,拜托你.....”

    他几乎是反射性的抬手摸了摸脖子,那里眼泪的余温似乎还残留着。实在是没有办法化解的情绪环绕着他,压抑着,压抑着,那么的沉重!

    走进格斗室,对着沙包发泄着。臂膀上青筋暴起,挥汗如雨,全力挥拳,少年的双眼赤红布满血丝,牙关紧咬。最后颓然的倒在了地上,根本没办法发泄......

    沙霏雪回到店里的时候,发现她的师叔正等在门口,俊美的青年倚在破烂的石柱上丝毫不损半分傲气。

    “哭过了?”少女的眼圈微红,眼睫上还挂着几滴水珠,“那小鬼果然不是好东西。”

    “师叔......”

    “嗯?”

    “你说他会不会一蹶不振?”想到自己曾经对少年做过的事,沙霏雪感觉自己的愧疚快要溢出来。

    流凰奇怪地看了少女一眼,捋了把额发,不屑地说道:“那小子经历了这么多事,如果还是如此不堪一击就根本不配做机械师!”皱了皱眉,说道:

    “何况,我一向不会看走眼!”这才是最重要的。

    少女被他最后一句和那副傲娇的神态给逗笑了,转过身看着某个方向,握紧了手中没有还回去的眼睛,说得也是,他是那么的独特的一个人。

    他城畔生无神的双眼前,一夜恍然而过。

    动了动僵了一夜的身躯,从冰凉的地板上爬了起来。出门时刚好看见结智静静地挂在墙壁上,还在充电。小东西看见他出来后,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从充电器上脱离来到他面前,叫到:

    “主人,你出来啦~”

    “嗯。”

    “主人,主人,我有件事想跟你说!”结智飞在他身边,绕来绕去。

    “什么?”

    “就是,就是......”它的语气有点不好意思,“你可不可以给我装一个太阳能充电装置?”每次充电都好麻烦,它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个要求城畔生顿了一下,耳边陡然又想起了流凰的话,看来果然还是没办法忽视,自嘲一笑,看来这扇新的大门开的有点大。

    “暂时做不到。”感受到机器人的失落,他解释道:“你的外壳里混合了艾梅隆-u3,那是为了保证你在发射空气弹的时候不被高温灼蚀,但是也因此做不到吸收太阳能。”

    “这样啊~”失落了一阵后,它又跟上少年的步伐,期待的问道:“那主人下次给我升级的时候可不可以改变一下,在我的外壳上开一个自动窗口,这样就可以了吧!”

    “可以,不过得过一段时间,一来最近麻烦事太多,二来我要好好想一个改良方案,保证升级的完美。”

    说到这里,他陡然定住了身体。

    的确,他以前一直在追求机械的力量,而忽略了机械的本质。机械是由机械是打造的工艺品,凝聚了创造者的智慧和愿望,绝不是简单的体现力量的工具。

    这是他一直都明白的事实,然而却是一直被他忽视的本质。仔细想想,其实就是很简单的道理,机械师在热爱着发明的时候,机械本身同样也在反馈着感情,这一点在流凰的作品上体现的最明显。

    那几乎完美的机械,一点一丝都投射出了制造者的心意,坚毅的、苛求的心。

    这并不是说他自己缺少对机械的感情,只是这份感情表现得太过片面,仅仅体现在了力量上。说起来,在废弃工厂事件里损毁的穿风三号正是他沉迷于力量时创造的残次品。然而残次品又如何?这是他的智慧的结晶,他有权利赋予其新的意义!

    现在看来流凰的话给予他的不只是打击,同时,打开的门里是一个新的领域。

    虽然想通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在意流凰的评价了,相信他的话会在他的心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并作为动力鞭策着他。

    七点正是初阳高升的时候,今天的早上尤其闷热,太阳被云层遮住,光辉显得有点打折,温度却是依旧高得吓人。

    城畔生先去看了没有苏醒的母亲,和留守的秋茗交谈了两句便去了饭厅,随便找了点面包牛奶当早饭。

    才啃了没两口,光脑就震动了起来,点开一看,原来是斐肖发来的简讯。

    “我叔叔叫你看今天军部发布的新闻。”

    新闻?

    他用光脑搜出今天的新闻,那标题使他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