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坦然
    方览期在一众士兵错愕的眼神中走出了边缘区,坐在方家的悬浮车上沉默不语。

    “小少爷,还是去医院吧。”司机担忧的说道,才不过半个小时,脸上就开始乌青了,而且显然是遭受过精神力打击了,双眼黯淡无光。

    “直接回去。”即使受了伤,他依然做得端正笔直。

    “可是......”

    司机欲要再劝,一阵光脑震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二叔。”

    “我要去城家探病,你要去吗?”

    方览期错愕,探病?现在城浩霖的伤众人都已经不抱希望了,说是探病,就是一种讽刺。

    “今天早上,城夫人和城老爷子都受了伤,即使没脸,但我仍然要去。”方廻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疲惫。

    “等我一起。”少年认真地回答道,关掉光脑吩咐道:“去城家。”

    今天早上城老爷子受伤的事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他和方廻两人以这个名义去拜访却是不合适。但是不去的话良心难安,至少他做不到。

    当方览期来到城家的时候,方廻已经和城老爷子聊上了,气氛居然没有任何僵硬。

    “说起来,览期小子才第二次来我们家吧。”

    即使被自己父亲逼到这个地步,这位老爷子依旧对他这个仇人的儿子和颜悦色,笑眯眯的同他聊天。

    “嗯,第一次是和爷爷来的。”对上那双和蔼的双眼,他觉得自己的双手简直无处安放。

    “好像是的,你爷爷也不知道跑到那个旮旯去了,都快十年了啊。”

    “或许他老人家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无意间被提起老人,方览期亦是感慨。

    城亘寰微微一笑,脸色欠佳,不过双眼倒是依旧明亮,“你是个好孩子,难得的是像极了那个老家伙。”

    “城老将军,我......”

    “叫我城爷爷,或者和小胖子一样叫我老爷子,呵呵,将军已经不敢当了。”

    这是一种认可,对于老人率先伸出了橄榄枝,方览期除了感动就是震惊,对方眼中的凄凉不是骗人的,不自觉地问道:

    “为什么?”才一出口便后悔,这是干什么?然而,城亘寰却没有生气。

    “所以我说你是个好孩子,能够贯彻自己的原则才是不变的成功之道。”他叹了一口气,望了眼楼梯口,“比起你来,我家那小子就要差得多了。”

    见两人聊得差不多了,方廻眼中带着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焦急,问道:

    “惟云她怎么样了?”

    话一出口,便受到了老爷子的幽幽的打量,就在方览期以为对方生气的时候,却听到:

    “叫城夫人!哼,晴丫头嫁进我城家儿子都和你侄子一样大了,你小子早就没戏了!”

    震惊!

    方览期看着面色尴尬的二叔,头一次听到长辈间的恋爱纠葛,真是新奇的感受。

    “咳,城夫人伤势如何了?”

    “正在休养中,有那两个ind-zap的成员照看着,没什么大碍。”老爷子喝口茶,“而且,现在我们家最不缺的就是医生。”

    正说着,就有两个医生从客厅穿过,走向后面。

    看着两个交谈着的长辈,方览期疑惑了。为什么,对着他和二叔,城老爷子居然会毫无恨意?

    但这个疑惑来不及解答,一道清脆的童音便穿破了客厅。

    “主人~结智回来啦!”

    与此同时,“结智你飞慢点,我可是跑的。”

    “肖肖你太胖了~”

    “难道你带不了我?”

    “充电很麻烦的,而且,电视里说男子有力的臂膀是为了女朋友而存在的!”

    “你有性别吗?!”

    “我的系统默认为雄性。”

    “这样也行?!”

    方览期:“......”这对组合真是绝了!

    一转头对上一张胖脸,那胖脸的主人还一脸惊愕,大叫起来,“卧槽!”

    斐肖揉了揉眼睛,努力瞪了一下,确定没看错,“方览期?!你居然翘课了?!”

    “彼此。”为什么不责问他居然有脸来这儿?

    “哟,你就是结智?”城老爷子第一次见到这个蓝色的圆柱体。

    “主人爷爷好~”结智立刻飞过去蹭蹭老人的手掌,虽然没有触感,但电视上说这是很亲密的动作。

    “你几岁了?”

    方览期,方廻:“......”这是个机械来着。

    “智能年纪是十岁,诞生年龄二十天。”

    居然回答了?!

    “呵呵,真聪明。”

    斐肖倒是淡定,这两天他可是领教够了这小东西的真人化,不,应该叫智商,根本与人无异。唉,小胖子叹了口气,没忍住垂下了头,真不知道他兄弟是怎么做出来的。

    而命运,总是天妒英才。

    楼下正交谈着,却突然被楼上一声尖叫打断,“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众人一转头却看到阵阵浓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