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往事
    骤然被母亲问道这个问题,城畔生一时间有些无措。他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母亲一直避免了解治疗的进展,宁愿一直欺骗自己还有希望,也不想听到任何的令人绝望的消息。

    但这种压抑迟早有崩溃的一天,这个时刻却是朝着儿子发泄了出来。

    “有希望的,您忘了我是谁吗?”少年笑得非常的坚定,以至于晴惟云顿时泪流满面。

    “我已经有了一套初步的方案,现在正在实验完善,您和霏雪聊了这么久应该知道沙老先生的职业的。”

    城畔生继续说着,必须要给母亲一个坚持下去的希望。

    捂着唇哭泣的女人靠在儿子的肩头看着那个昏迷的男人,一时间室内除了仪器滴滴运行的声音变剩下哽咽。

    半晌,似乎是恢复一些了,城畔生听到母亲低低的说起了话。

    “你知道我刚遇见你父亲的时候吗?”

    “嗯?”少年接续到,据爷爷说母亲以前可是个豪爽英气的女将军。

    “是在一次竞选中将的大会上,那时候有我、南驷、甚至还有涂尚旅都参选了。但那么多优秀的参选者中你父亲硬是以百分之九十五的投票率过关了,最气人的是,他本人居然一点高兴的模样都没有,冷着一张脸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那时候,年轻气盛的晴天燕便开始留意这个男人,一有机会就一定要上前挑衅。直到她从荒城调到了赤城,两人的缘分便开始结果。

    “每次找他打架他都不会避让,但每次我却不会受伤。后来有一次我们俩一起剿灭恐怖分子,结果一时不察中了陷阱,他舍身为我挡了一枪。”

    说到这里,晴惟云脸上稍稍有几丝幸福的样子,“他的尊势就是在那个时候觉醒的。”

    城畔生讶然,这段既有趣在此刻却有几分心酸的往事来得有些意外。小时候洗澡的时候他就发现他父亲的肩上确实有一个枪疤,那是他从军几十年来唯一的一道疤。

    “后来我就开始更猛烈的朝他发难,跟他过不去......”温柔的女人再度低泣,“我曾问他为何不接受我,你猜这木头当时说什么?他居然说喜欢温柔恬静的女子,最好是能够在月光下等他回家的人。”

    奶奶去世的比较早,父亲大概就是因为家庭中缺少了一份温柔才会有这样的愿望。身为儿子的少年笑了,他几乎能两人当时的场景。

    “母亲是怎样将父亲扭过弯的?”凭母亲当时的性格肯定不是立即就妥协了。

    “我也喜欢驰骋沙场的感觉,不愿放弃从军,于是我俩就这样不断纠缠数年却得不到任何结果,当时追我的人很多,可笑当时军部还戏称我们是金童玉女来着。”

    晴惟云破涕为笑,显然是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了,突然她抬起头来,看着少年说道: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我和你爸的结婚照其实是全家福?”

    城畔生先是一愣,随后理解过来,也就是奉子成婚的意思吧,这的确像是他们家的风格。

    “那母亲你最后......”

    “当我告诉他怀孕了后,他哭了。”晴惟云再度笑开来,眼角却溢出泪水,“你父亲说他此生最不愿看着在意的人身涉险地,一想到将来的妻子要冲锋陷阵就没日没夜的担忧。后来他做的一件事让我毅然决然的退了职。”

    “什么事?”他那个整天虎着脸的父亲究竟是怎么追老婆的?太让人好奇了。

    “那笨蛋竟然无视军令,堂堂中将跑到我身边,美其名曰给我当副将。整天身前身后端茶递水,发展到后来连路都不让我走,而他的办公桌上处分警告都堆了快一尺高。”

    听完后城畔生只得啧舌,然后哭笑不得,这是个大招儿。事实是,城浩霖和晴天燕的的事一度成为军部的奇闻。

    晴惟云说完趴在冷冻仓上,隔着舱门摩挲着,肩膀微抽,“儿子,妈求你,一定要把你爸就回来......”

    “嗯。”

    回到隔壁的工作室后,结智率先叫道:

    “主人,你找的两个医生到了。”

    “我知道了。”说着将视线转向童颜穿的严严实实的两个男人。

    两人见到城畔生的反应不一,其中少高瘦的姓普雷顿,显得极其兴奋,矮壮的姓奥斯曼显得有点紧张。

    这两人都是享誉全球的人体工程师,在短肢续接、内脏缝合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造诣。

    “我将两位叫来的目的两位想必都听沙老先生说过了吧,话不多说,要走我不拦,要留自不会亏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