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被禁锢的人
    第二天傍晚时,城畔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虽然他热爱机械,但这样整天被安排一些不是自己想要的任务还是让他不由得产生几分厌烦。

    回到休息室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门外就传来了争执声。

    “欧中将,副首领有令,要单独见城公子的话请允许我们报告一声。”

    但欧任孜显然是急出了火,直接破门而入,身后两个ind-zap成员沉着脸跟了进来。对上少年诧异的眼神,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

    “两位先出去吧,我想常默中将不会阻拦我和欧中将叙旧的。”城畔生笑着赶人。

    另外两人直接无语,城畔生和赤城军部之间的恩怨怎么可能用“叙旧”来形容?但他们俩的身份总不能直接赶走欧任孜,无奈只得出去报告。

    不大却配置齐全的休息室内只剩下两个人,对上欧任孜愤怒阴沉的目光,城畔生笑道:

    “不知道欧中将亲自找我有什么事?”说着坐在椅子上,伸手指了指另一张椅子。

    欧任孜不为所动,“如果你看了新闻,就把程序给我。”

    少年了然,“看来涂尚旅已经被抓起来了,不好意思,我太忙了没来得及看新闻。”他说的是实话,毕竟研发部找他来又不只是随便看看的。

    “别给我装傻,程序给我!”自己儿子的脑子里装着一颗炸弹,这种事任谁也不能淡定。

    城畔生露出歉意的神色,“我现在禁止将一切发明外传,所以抱歉了,程序给不了你。”

    欧任孜顿时暴怒,一把抓着少年的衣领将他提起来,恶狠狠道:“你耍我!嗯?”

    城畔生不惧反笑,挑衅地看着他,“你敢动我?真可怜,从我父亲醒来后,方卓估计正在疏远对付你吧?一个能为了儿子违背上司意志的人那种人一定不会重用的。”

    中年男人怒极,却无法反驳,因为这个少年说的都是事实,他现在处境要么是申请外调脱离方卓的打压,要么就是和城浩霖联手共同对抗。

    想他在赤城驻扎数年,脚下深厚的根基却面临这种即将被打垮的抉择,其中的艰难又怎么能用三言两语说明白。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最后还是松开了手,现在的城畔生已经不能由他能随意动了。

    “我要涂尚旅受审当天的押送路线。”城畔生直言不讳。

    “你......”欧任孜顿时瞪大了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这个十几岁的少年野心实在是令他胆寒!

    最后他妥协了,当这个少年笑着将几张写满程序的纸递给他时,这名中将居然感觉自己不是不甘愤怒,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离开时,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城畔生真的已经在朝无法控制的方向迅速成长着......

    欧任孜离开不久,门外两个监视他的人拿了一台全息影像仪进来,一言不发的打开,常默坐在办公桌前的身影投射出来。

    这个男人面前放着一叠文件,手里拿着笔,明显是正在处理公务的样子。

    “常中将看来您很忙啊。”少年舒适的坐在沙发上,伸展四肢。

    常默放下笔,看着他说道:“我认为你应该朝我行军礼。”

    城畔生嗤笑,“如果你现在能给我封衔,我当然向你低头。别废话了,找我什么事?”

    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常默看着全息影像里的少年,因为城浩霖的原因所以变得更自信了吗?但这并不能改变城畔生在他心目中的印象。

    “听说你想知道涂尚旅明天押送的路线?奥斯曼的死我只当不知道,但你最好安分一点,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对外界来说,城畔生是被邀请进研发部的,但事实上却是军部为了控制这个危险的少年而做出的退让,禁锢一说并不全然是因嫉妒而来。

    “你们ind-zap天天派人盯着我,人在这儿你还想怎么样?”少年显得不耐烦,直接爆发精神力将投影仪粉碎,对旁边的监视者说道:

    “下次进我房间前请先敲门,否则被怪我乱来。”

    边上的两个面无表情的人顿时僵了一下,随后只是朝他一弯腰便退了出去。出去后,两个训练有素的人竟同时苦笑,这个家伙真的只是一个高中生吗?连副首领的通讯都敢掐断!

    远在几千公里外的玄城,常默听完属下报告通讯中断的原因后,气得狠狠将笔摔了。当初从葳夕手里接手上升为s级的城畔生的时候,他还得意了许久,这下看来,交接时葳夕的笑容根本就是幸灾乐祸!

    不安,通讯前就不安,敲打一番后那小子的态度更让他不安。但以他的身份,他更愿意相信自己属下的实力,那小子就是一个笼中鸟能做什么?这样一想就放心了。

    然而第二天,这位中将的不安变成了现实,涂尚旅在押送途中竟然被袭击了!

    “在抵达裁判所时,涂少将在入口广场被导弹击中,右臂当场被粉碎,目前正在医院抢救。”

    听着属下的报告,常默的神色忽青忽白,最后直接吩咐了专机要飞往赤城。马不停歇的他却在登机前被一通电话阻断了脚步。

    “您说什么?”

    “不准去找城畔生,这是命令。”歌灼月冷静的声音传来,让前者一阵不忿。

    “为什么?明明就是城畔生......”

    “证据,就凭他问了欧任孜路线?还是你有资格找欧中将进行审问?”

    依旧是空灵平静的声音,却让常默阵阵发寒,每次都是这样,在这个人面前所有的反驳质疑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歌灼月也告诉了他另一层意思:就算真的是城畔生做的,但在这个人的价值面前,他的罪行将被联盟的未来所掩盖!

    这场**裸的报复城畔生进行得很低调,就算是调查人员怀疑到他,但他和他的智能机器人结智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整个研发部都是证人。

    但他又很坦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掩饰自己的行为,不管是和欧任孜的约定或是路线的取得,都有第三人在场。

    他城畔生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他想做的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拦,触及他的底线的人,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挽救!

    欧任孜是这样,奥斯曼、涂尚旅都是这样。

    这件事之后,在众多观望的眼睛中,城畔生安静了下来,逐渐从世界的视野中淡出。

    但天才机械师城畔生之名从旧时代跨入新时代早就成为一个时代的烙印,最后以歌灼月任元帅为分界线的新时代被命名为——宇战!

    手速终于上去了,现在我也是能爆手速的人啦~

    第二卷结束了,求推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