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眼镜的秘密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黑狼佣兵团众人突然遭受到了攻击,连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

    一股从城畔生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让这些人登时糊了眼,翻涌的疼痛席卷了大脑。更让人绝望的是一股寒意笼罩了他们,心悸、惊恐、绝望这样的情绪在看见半空中的身影时瞬间充斥了心神。

    尊势!

    方览期等没受影响的人看着这些人的状态明白过来,这是城畔生第二次在人前使用这股力量,依旧没有达到五千级。

    一边感叹着,一边完成城畔生交代的任务,咔咔几声炸裂声响起,黑狼佣兵团终于被拔了牙。

    “好了,我们也开始吧。”

    城畔生收回尊势,诡异一笑,然后缓缓抬手摘下眼睛,这时,他的身上又爆发出一股令人战栗的寒意。

    “主人!?”结智突然大叫一声。

    他慌张的叫声让熟悉的人纷纷冒出了不妙的感觉,这小东西可是从来都不会有慌乱的情绪的。

    众人同时将目光转向城畔生,骇然的同时却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形容。

    只能说,现在的城畔生完全不像他自己,浑身充满了阴狠的戾气,在拥有着凌然的气势的同时又像是嗜血的野兽。

    尤其是他的眼睛,里面几乎没有一丝情绪,死寂的空洞。斐肖等人看着他手里的眼镜,突然想起他说过的话。

    “太压抑了。”

    “没有灵感。”

    “没有眼镜就看不清东西。”

    ......

    “肖肖,期期,你们快阻止主人!”结智大喊道。

    于现在的形势来说,小东西的话完全就是喊错了对象,但斐肖和方览期等却觉得他说的很有必要。

    因为,城畔生原本只有四千六的精神力居然在节节暴涨!四千七、四千八、四千九......还在上升!而他的双眼也逐渐有空洞变得兴奋,变得嗜血。

    整条巷子,因为他的变化逐渐升起一股压抑躁动的气息,随着城畔生的移动,风雨终于来临!

    “混蛋!”“靠!”“不好!”

    意识到问题的几人猛然出手,结果全扑了空。而因为一行人的失手,声声惨叫响彻了天际,不过眨眼的时间,黑狼佣兵团便已血花四溅。

    “射击!射击!”

    老a和那个猴儿一样的男子快要急疯了,四千级就能发动尊势,精神力能瞬间暴增,怪物!怪物!看着就像是刽子手一样的少年他们的心里不住地喊着。

    “电磁炮坏了!”稍年轻一点的雇佣兵都要哭了,才报告完,就见城畔生瞬间出现在自己眼前,速度之快甚至来不及运起精神力就被一脚踢在了墙上。

    怎么会?!两个领头人还没惊讶完,就见那个身上带着鲜血的少年已经来到了面前。他俩的的实力自然比普通成员强,但结果却丝毫没改变。

    “你说,一条大鱼咬上诱饵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说到底还是贪念作祟,你瞧,你们现在跟当初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老a的手臂被扯断、扔开,温热的血液还滴了两滴在他的眼睛里时,怎么都没想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才是要杀人的一方才对......

    这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暴行!

    方览期一行人完全就只能站在半空中不忍直视,鲜红的血液洒满地砖缝隙,又像是朵朵鲜花开满了墙壁。

    雇佣兵们的惨叫因为失血而弱了很多,但这并不能阻止城畔生的行为,二十几号人只要有谁稍有动作或是声音,他的精神力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似乎还考虑着自己的身份,每一个雇佣兵都还活着,残缺的活着。

    即使是见惯血腥死亡的米莉·安和二十一都难以忍受的皱起了眉头,更别说方览期和斐肖两个学生。

    见满身血腥的城畔生还没有停手的意思,结智迅速冲了上去,从手里伸出几条链子困住了他。

    “主人,你别打了。”

    斐肖也悍然冲了上去,提着城畔生的衣领将他抵在墙上,直视着那双冰冷的眼睛。

    “你,是谁?!”

    脚下踩着黏糊糊的血液,城畔生伸出还滴着血液的手指挥了挥,漂浮在高处的干净的黑色眼睛回到了他的鼻梁上。

    “我?是你兄弟呀。”少年的声音带着温和的笑意,隔着镜片的双眼带着一贯的冷静和睿智,整个人变得隐忍内敛。

    目睹这一切变化的斐肖心里发寒,一拳揍在那张带着血迹的脸上,眼镜也飞了出去,方览期见此抢在城畔生之前将眼镜捏在手里。

    斐肖再度将人提起来,低吼道:“现在告诉我,你他妈是谁?!”

    城畔生低着头,喃喃着,“把眼镜给我......”

    此刻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明白、不理解这个人是怎么做到前后判若两人,只是因为眼镜?谁也不相信会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说啊!你到底怎么了?”

    斐肖推搡着他,却不期然对上那双没有眼镜遮挡的眼睛,一下子仿佛烫手般松开了手,久久无语。

    “你......”

    这时巷子外巡逻警的汽笛声响了起来,天空中监视器也来到了正上方,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二十一和米莉·安两个不方便露面,找了个死角躲着。

    死定了!来不及纠结太多,方览期和斐肖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冷汗涔涔。不仅是他俩要完,他们的家族、母族更是会因此而被打击。

    一队手持武器的士兵走了进来,看见小巷子里的场景的时候登时严肃起来,胆小的甚至脸色已经发白。

    凄惨的呻吟,遍地的鲜血,断肢白骨,屠宰场一样的空间让人恍若进入了地狱。

    最要命的是当认清在场的几个少年组合时,这支小队的队长更是大呼流年不利,神呐,方上将的儿子,斐中将的儿子,还有城畔生!嗯?还有个小娃娃......

    地上躺着的虽然是雇佣兵,但这些人也是拥有公民身份的人啊,小队长要哭了,这下子要怎么处理?

    双方就这样你看我我等你的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中。终于在各种目光的聚焦中,城畔生开口了:

    “我是城畔生,候选少校,我要求和你们长官通电话。”

    看着一身鲜血的少年,现场先是死寂,随后又爆发出刺耳的尖叫,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