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教官
    从回家到开学,城畔生在某个意义上也算是过了一个暑假,但前提是研发部不要来找他的麻烦就好了。

    干净透风的军事塔内,城畔生一副标准的正规机械师打扮,聚精会神的操作着手里的微型焊接,热得额头冒出了汗珠。

    克雷德·索雷尔则是拿着一张图稿在仔细地核对材料,良久,听到少年那边松了一口气。

    “辛苦了。”

    “研发部难道穷得制冷系统都没不起了吗?”少年拿着帕子擦着汗水挖苦。

    “你应该也知道,今天的实验材料是混合态,对温度要求比较高。”金发青年扶了下因为汗水下滑的眼镜,一本正经,“再说冷气这种东西你要和我们部长反应。”

    城畔生看着这个装腔作势的男人,不屑,“现在跟你说不是一样的?”汉尼斯那老家伙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勘察新材料,现在赤城研发部主事人早就易主了。

    说着收拾工具,将属于他的各种仪器收进一个箱子。一个机械师专业不专业就看工具,好的机械师是不会使用店铺里卖的商品。

    索雷尔看着少年的工具箱,笑了。

    “我说,你这套装备能不能卖给研发部。”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特制工具用起来真的很顺手,虽然技术不过关的估计用不来。

    “不是说你不能做主吗?我这个要价很高的。”城畔生明显是在揶揄他刚刚说的话,看了看时间,准备离开。

    “你是不是快开学了?”

    “所以别老是烦我,不然我会觉得研发部里快没人了。”一个微型操作也要叫他来。

    克雷德·索雷尔只是笑笑便不再说话,这个人对研发部、军部的不满已经到达了极点,还是不要刺激他比较好。

    走出工作室的城畔生顿时收到了不少目光,各种窃窃私语都朝他飞来。

    “这家伙又回来了。”“哼,一个臭小子凭什么参与索雷尔的战舰中控端实验!”“还用着一套奇怪拗手的工具。”......

    以他现在的神经这些话真的很难溜进耳朵,拐角处,突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和蔼的笑着。

    “城公子,好久不见。”

    “威廉少校,您安好。”这个人是赤城研发部中和索雷尔并立的荣誉少校,亦是名扬国际的机械师。曾参与研发过第一代悬浮系统、散雨弹、游龙号等机械项目,不过,都是过去式了,从城畔生来之后。

    “参与索雷尔的中控端实验辛苦您了。”他以长辈的口吻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他,现在战舰的反引力系统还没有成功,又贸贸然实验中控端太激进了,他就是要一意孤行。”

    城畔生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勾起了嘴角,“是吗?我觉得还好啊,我也参与他的项目了。”

    这家伙是来阻止自己的,为了阻止索雷尔以个人名义提出来的机械项目。

    “你还小不懂。”这个男人的眼中闪过不屑,“明明反引力还在开发,他又成立一个项目,这根本就是在和大家过不去。”

    这虚伪的家伙,城畔生不想再和他周旋下去,“是吗?我怎么听说是你非要和他过不去呢,而且,比起和你们工作我还是比较喜欢索雷尔的项目。”

    说完留下一脸铁青的男人离开,赤城研发部的内部纷争他两年前就知道,如今更是愈演愈烈。

    维特·威廉来找他简直就是脑子浆糊了,他没给这趟浑水再搅上几下就算是天大的幸运,居然还试图拉他蹚水!

    走下军事塔,穿过废料区、训练区,每一道关卡都需要检测身份。每个检测身份的士兵看着他的工作证都会忍不住多看这个少年几眼,原来军部独一份儿的未成年工作证的主人长这个样子。

    因此惹得城畔生每过一道检测点脸色就越黑一份,在一个路口时,不期然对上一个男人,火药味就燃了。

    “从一个到废料区偷材料的小偷变成一个人人敬仰的机械师,看来你的运气很好。”

    来人脸上带着轻蔑,让想装作没看见的城畔生想忽视都不行。

    “还好,看着你依然挣扎在这么个破地方,看我还这么不爽,我就开心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敌人的仇视逐渐成了他开心的源泉,看着仇人光鲜亮丽他就充满了动力。当初囚天和执渊那种极度扭曲的心理,他居然深感理解!

    这种心理于方览钺来说何尝不是这样,看着城畔生愉悦的神色他就会想起自己被父亲关在地下室的日子。

    “是吗?你可得好好惜命,毕竟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顺便说一句,你们指挥系今年的军训教官可是很值得期待的。”

    城畔生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带着傲气和自负,耳边仿佛诅咒的声音还在回响。飞的越高摔得越惨吗?提着工具箱的少年嘲讽的笑了起来,空无余人的街道传来令人发寒的回响。

    正准备飞的人怎么可能会摔下来,这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

    晚饭的时候,城浩霖带着一脸阴郁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子有预感一定有什么麻烦事,至少对他们城家来说。

    城浩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端菜的少年身上,“你知道今年第一军校指挥系的军训教官是谁吗?”

    城畔生闻言想起了今天方览钺说过的话,心里有了麻烦的感觉,“仇人?”

    他这直白倒是让他父亲稍稍松了脸,“是涂尚旅。”

    这下子就连城老爷子都不淡定了,这明显是有人针对他孙子!晴惟云更是坐立不安,看样子几乎要找安排的人拼命。

    相比之下,城畔生倒是淡定多了,“那家伙的右手好了吗?”

    当年欧任孜遵守约定,作为重要证人指认涂尚旅行军不力,最后使他定罪。被牵神锁限制后在押送到裁判所的途中被结智控制的导弹炸毁了右臂,那也是城畔生离开赤城前最后一次出手。

    “不是在沙蒙工作室接好了吗?”就算是城畔生名下的工作室,一个少将级的伤患依旧没有拒收的实力。

    “唉?我怎么没听过接好了?”

    听出他画外音的城家人顿时沉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