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串通
    虽然洛轲的理论基础要比佑天好一点,但手上的操作却完全不过关,不管是反应意识还是操作速度都不及后者。

    “我是不是很笨?”

    这家伙,城畔生肯定他要是点一下头铁定会哭出来,只好说道:

    “听我说,你理论很好,但是实际操作有点跟不上脑子里的理论,所以你需要冷静下来,完成一个指令后再想下一个理论,首先要让手熟悉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洛克发现城翼说话有一种让人很信服的感觉,这个人的气场很容易让他跟着走。

    紧赶慢赶的练习、熟悉指令,九班在六点前终于全员掌握了基本指令和飞行技巧。学生都很开心,但教官却在皱眉,只是基本指令而已,根本达不到所谓的熟练要求。

    白鸽二号可是高精型战机,攻击指令、在无氧环境下的飞行指令、信息处理等各方面的功能操作他们班可是完全都没有接触过!

    这些技巧不是凭借他一个普通上尉能教好的,方队中即使有人能胜任这个任务,但时间也不允许。

    之前不知道涂尚旅为什么老是为难他们,但通过斐肖的口误后就完全理解了,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家伙居然就在自己带的方队中!

    这时,化名为城翼的少年又跑到了他身边来,一本正经地说道:

    “报告,我有个建议。”说着还扶了下眼镜。

    贺世书恨不得吐一口老血,想到今天中午这家伙也是这副模样来说了同样的话,那时候不知情的他还感激这家伙来着!

    “有屁快放!”

    “我建议教官向总教官反应各班轮流交换机械训练项目,因为我们班的同学都学会了高精战机的基本操作,别的班如果不练习的话差距可能会变大。除上述外,还有一个建议,若不想扩大差距就降低要求标准。”

    经过下午的理论讲解后,城翼在班上现在也算是高人气帅哥,听完他的话后明白过来的众人纷纷觉得这人简直不要太聪明。

    贺世书亦然,不由得想到有一个这样的仇人,涂尚旅也是够呛,不过活该!

    然而当他以为这是极限的时候,少年又开口了,叽叽咕咕说了几句。

    听完后,这位年轻的教官果断无语,对涂尚旅最后一点恨意很快就被同情取代了。

    轮到九班检验时,一溜儿战机飞得非常优美整齐,声势之宏伟远不是那些枪枪子弹能比的,但结果不出所料地不及格。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熟练?就算没有实弹,但攻击指令呢?雷达系统呢?”

    九班众人面无表情地听总教官训斥完,然后他们教官开口了。

    “报告!我认为有必要交换各班的机械训练项目......”

    等贺世书将某个家伙的话完整的复述了一遍后,其余人都变了脸色。而各班学生却是深以为然,同为指挥系学生,今天看九班练习的如此顺利他们早就心动了,自觉如此低难度的东西自己也能练成。

    然而教官可不是无知的家伙,那可是高精型战机白鸽二号,他们也只会简单的操作驾驶而已,怎么可能教学生们达到总教官口中的熟练程度?

    此刻所有同行都是开始吐槽贺世书的奸诈!

    军训手册规定了,没有完成的任务不眠不休都必须达到要求。所以按照涂尚旅总教官的要求,整个军训期间,九班就只能练习白鸽二号,但即使如此他们军训的实际收获绝对要比其他班高。

    这就是在逼涂尚旅做选择题,如果不选第二个建议,那么九班就会继续练习下去,其余指挥系学生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选第一个建议,那军训还有什么意义,直接找人来把第一军校指挥系全训练成白鸽二号专业部队好了。

    况且,第一个建议学校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第一军校指挥系都是各大将领家的后人,好好的顶尖人才要是全成了被他整成了专业部队士兵,那还不得把大半个军部给得罪了!

    好在一众教官都不是傻瓜,个个给这位少将递了台阶。

    “报告!下官希望您考虑一下贺教官的意见。”这些人精也没说贺世书是对的,将主动权完全送到了总教官手里。

    涂尚旅这一趟算计完全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顺带伤到了脸,看着九班方队中又在用中指副眼镜的家伙,他真的恨不得立刻冲上去。

    “我决定采纳贺教官降低标准的建议,将要求改为熟练飞行操作。但刚刚的检验不能达到熟练的要求,我要求重新展示。”

    既然不能踩死,给个低分打击一下还是可以的。此人之厚脸皮,让一众学生士兵顿觉牙酸。

    “报告!时间有限,我请求允许三位队员进行展示。”仿佛像是事先准备好的说辞一般,贺世书平静地回答。

    最后城翼、佑天和洛轲站了出来,一个淡然,一个傻笑,一个战战兢兢。

    涂尚旅看着某个人微笑着站了出来,对上他的视线后居然又用中指扶眼镜!一口郁气立刻哽在了嗓子眼儿。

    三架战机已经准备就绪,突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报告~我请求总教官亲自指导我们的飞行技巧。”

    众人就像是见鬼一样看这某个傻笑的家伙,九班人倒是不算很意外,毕竟柚子同学的天然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斐肖在人群中看着戴眼镜的某人笑得一脸高深,忍不住扶额,默默地为涂尚旅感到不幸。

    贺世书连忙出声训斥,“放肆!佑天,你这算什么?”

    其他军官看着这个有前车之鉴的同行,怎么瞧都有一种装模作样的感觉,暗想道:难道不是你教的吗?

    佑天白瞎一张俊美的脸,忍不住露出灿烂的微笑,噼里啪啦说了一句,“可是总教官说我们的技巧达不到熟练要求,我就是想看看如果是他的莱菲的话,能熟练到什么地步?”

    这家伙!众人只觉凉意嗖嗖,都忍不住偷看涂尚旅的神色,顿时被吓一大跳。

    贺世书心里一跳,怎么跟串好的剧本不一样?说着看向某个装傻的家伙。

    城畔生也是眉头直跳,明明教他说的是“请总教官指教”,怎么到他嘴里就变味儿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