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军校生
    洛轲当初不顾家人的劝说,执意选择了第一军校,成为了梦寐以求的军校生,然而军校生涯才开始第一天就出现了问题。

    他记起了当初父亲对他说的话,“你的出身不适合从军。”

    从来没深究过这句话的意思,他现在还是很不理解,急需找一个人来认同他的想法,但偏偏佑天又是难以沟通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还有啊,城翼他好厉害的,带我们一起反抗真是太酷了!”佑天兴奋的比划着,说着。

    “他可是我们惹不起的人!”他就不明白了,这些人难道真的不了解后果,“柚子你有没有想过,他要是再对付我们怎么办?”

    看佑天被这个问题难住,洛轲以为他明白过来了,却听到这家伙说道:

    “怎么办?我又没有城翼聪明,想不出这么好的点子,果然还是和他打一架比较好。”

    洛克仰倒,已经说不出话来,无力地坐在沙发上。

    佑天同学见他神色郁闷,走上前去用力的摇晃他,嚷嚷道:

    “喂,小轲轲,你是不是被吓到了?还是生气今天输给我了?可是为什么呀,唉,你说话呀~”

    “我就是被吓到了!”他崩溃地大喊,“我一个学生怎么能逃过少将的魔掌?”

    佑天更纳闷儿了,不解地挠着头,撇撇嘴说道:

    “奇怪啊,我们来读军校不就是为了能好好打架吗?和很多人打架,为什么要逃?我好鄙视你哦,被一个大叔吓成这样,还一直哭哭哭~我还是不和你一起跑步了。”

    说完后摇着头往外走,一拉开门便看见门外的两个室友,“城翼、肖肖你们回来了,我想去跑步,你们要去吗?”

    洛轲心里一咯噔,对上城翼那双平静无波的双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都听见了吗?

    “柚子,我和你一起。”斐肖勾着柚子的肩膀,一同往宿舍楼下走去。

    看着那个人走近自己,洛轲显得非常不安,甚至又升起逃跑的念头。

    “又想逃避?”城畔生无语,“说实话,你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当军校生,或者说根本不适合从军,真要说的话更适合当一个政客。”

    他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道不同不相为谋从来都没说错过,之前的一点愧疚因为摆平了涂尚旅的问题已经消失,一个只认识了不到两天的人不需要费心。

    结智无聊地在寝室看电视剧,小小的正太翘着二郎腿也是别有趣味。

    “主人,你回来啦~”

    “嗯,今天充电了吗?”

    小东西苦了脸,“你不知道一到上课时间寝室就停电,我好不容易才想到办法。”

    “什么办法?”

    “我偷偷找到了地下线缆,接了个专用插座。”结智笑嘻嘻地说出了自己的伟大创举,第一军校可是有他结智大人的专用插座。

    对此城畔生倒是没说什么,其实结智也有太阳能充电装置,不过太显眼了。想了想,这样每天都要充电也不是方法,到时候再想个方案把能源体统升下级。

    “那开始吧。”

    说着拿出一个十寸的光滑的电子板,结智从指间伸出两条链子接入电子板的侧面插孔。见连接成功城畔生用手指在电子板上划拉了几下,电子板却什么也没有,问道:

    “怎么样?”

    “收录成功。”

    少年勾起了嘴角,房间里有摄像头、天空中有监视卫星、课堂上有二十一,光脑、物资全被监视了,但真以为就能困住他城畔生吗?

    他要画图谁也拦不住!

    第二天早上继续跑步,因为第一天发生的事,九班的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行注目礼,并且会听到“那个有种的班级”之类的称赞。

    今天涂尚旅没有在闹什么幺蛾子,该跑跑,该练练,搞得九班唯一的一点特殊性都没了。

    早上跑步时,洛轲有意疏远寝室里的人,独自落后很远也没开口求助。倒是好心的越铭秋,处于班长的义务一直在指导他。

    斐肖看了眼和他们一起的二十一,对城畔生说道:“你昨天跟洛轲怎么说的?”一男的就跟个小姑娘似的闹别扭。

    “从小接受的思想都不一样,白搭。”

    一边听着的佑天喘喘气,说道:“昨天洛轲好奇怪,一直问我怕不怕,一个中年大叔有什么好怕的?真是的,你们说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他真这么问的?”见城畔生点点头,肥小胖啧啧两声,“这就是家学渊源造成的,一个政治出生的文官子弟怎么可能了解军部这种彪悍的风气,何况他本来就是个文弱的性格。”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懂。”已经跑到了半程,佑天的体力已经明显跟不上了。

    城畔生老生在在,用直白的话解释道:“你可以理解为一只只会逃跑的狐狸跑到了狮子狼的族群中学习冲锋陷阵。”

    佑天立即明白过来,张口就是一句,“那怎么行?”

    洛轲不知道寝室里的那帮人在说什么,心里却升起了一种名为被排除的失落感,和队伍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时候班长小跑到了他身边。

    越铭秋精神力高达四千五,身世出众,为人既稳重又有担当,在班上极有人气。但在此刻洛轲的眼里,包括他在内整个九班都是不正常的......

    “洛轲同学,你还好吗?”

    想到昨天柚子说他险些垫底拖累全队,洛轲就有点气恼,不咸不淡的回答:

    “没关系,我会尽量跟上大家,不会成为累赘的。”

    在落后这么多的情况下,这明显是赌气的话,越铭秋立刻就听出不对劲来。

    “你和室友闹矛盾了?”按理这不该他管,但是这种情绪会影响队员的成绩,他不能忽视。

    “没有!”他不服气,“明明我没错!”

    越铭秋只是笑笑,没错你心虚个啥?两人沉默着跑了一段,被班长的好脾气地指点几次后,洛轲慢慢平静下来,问道:

    “班长,身为军校生,你认为昨天我们挑衅总教官的事做的对吗?”

    “以下违上,当然不对。”

    “那......”

    “可是更不应该逆来顺受,容忍别人对自己无故冒犯,身为军校生,首先具有的不是素质,而是敢于反抗的精神!”

    洛轲陡然一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