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眼熟老头儿
    基础训练已经过去四天,这天晚上,城畔生被佑天和斐肖拖到操场跑步。

    “靠!你们以为老子很闲吗?”

    被两个白痴夹在中间撞来撞去,城畔生极其鄙夷这两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

    斐肖笑得很不正经,佑天笑得傻不愣登灿烂非常,凑到他身边,神神秘秘的问道:

    “城翼,小胖说你收集了很多好玩儿的机械,借我玩一下呗~我还没接触过多少机械,你就借我几件嘛~”

    城畔生一听顿时将目光转向边上装傻的斐肖,颇为嫌弃,“可耻啊可耻,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货前两天带着结智看不正经小片儿被发现了,然后被他禁止接近小东西,交给他改良升级的穿梭号也被顺便扣下。现在居然怂恿佑天一起来剥削他,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就是‘教育片’吗?结智已经很大了。”肥小胖梗着脖子,拒不承认错误。

    边上柚子听出来了,‘教育片’的大名他还是听过的,顿时鄙视起来。

    “小胖,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带城之之看小呢?人家才多大点儿,六岁都没有,你这是猥琐大叔才会做的事!”

    佑天同学一直都不懂掩饰音量,军校的操场上晚间最不缺的就是锻炼的爷们儿,此刻全都用一副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两人。

    至于城畔生早就在柚子说话时就跑远了,独善其身做得非常明智,唉,远离二缺珍惜脸皮。正想着,突然迎面跑来一个人,可不正是洛轲,目不斜视地跑过去。

    “有事?”

    洛轲小跑着跟在这个人身边,对方语气很温和平静,他听不出是否生气。那天在越铭秋那里得到一个比较浅显的解答后,他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父亲和城翼都说自己不适合军校,为什么自己和会这个大环境格格不入

    最后得出了答案。

    “我想了很久,对不起。”

    “嗯?看来想明白了。”城畔生偏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不需要道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世原则,你会质问我也只是因为个人的看法不同而已。”

    看他还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便说道:“我觉得你去跟柚子解释一下比较好,他比较容易转牛角尖,你不说清楚他就会一直想不明白。”

    说完就加快了速度,他实在是缺乏应对这种人的经验,心思敏感、死脑筋又缺乏强硬。

    后面跟上来的斐肖看见洛轲失魂落魄的站着,笑道:

    “哟,洛轲也来跑步?”

    柚子根本不跟他眼中的“胆小鬼”搭话,直接闷着头跑步。洛轲见此非常无奈,到底是自己的错,于是耐心地跟人解释了一下。

    佑天挠挠头,笑道:“其实就是你爸爸教错了嘛!”

    “算算是吧”

    这家伙,斐肖偷笑,眼看洛轲红着脸又要跟自己说,他连忙摆手。

    “别说了,我都知道的。”从一开始听说这人的家世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了问题,毕竟在当前这个时代,军权当天,军部更需要用于前进开拓的人,而不是政治家。

    “可是,城翼他什么也没说,会不会还在生气?”

    “啊?”肥小胖哈哈一笑,“不会的,那家伙和我们不一样,心宽的要命哪有时间生气!而且你没看过他真正生气的样子,比我们教官还要抖s!”

    “那个,教官好”

    斐肖:“”

    贺世书啪一声将手搭在肥小胖的肩上,按住他要跑的脚步,“你们好,也来跑步吗?”

    独自跑了一阵后,城畔生倍感无趣,四处看了看人群中没发现那两个神烦的家伙后便决定回去了。现在正好八点,恰逢学生锻炼的高峰段,各大操场空地全是挥洒汗水的人,味道实在不太好。

    突然,移动的人群中一道精神力锁定了他,好强!城畔生心里一惊,在他的印象中仅次于囚天和歌灼月这两个怪物。

    这道精神力波动温和,却带着他的鞋子不由自主地朝某个方向移动,是谁要见他?

    城畔生跟着那道精神力在学校里拐来拐去,终于走到一片看着很空旷的小山脚下。一棵非常大的树,虬结的树根,宽广的看不到尽头的树冠,远看只以为是树林,走近才知是独木成林。

    而这么一颗巨木竟然会存在于第一军校内,正在惊叹时,一道笑呵呵的声音响了起来。

    “很震撼吧,在如今这时代还能看见如此古老的东西。”

    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老头儿站在树根下,看起来非常渺小,这么近居然没发现他!

    城畔生朝他微微弓腰,“您好。”这老人看着有点眼熟,但他可以确定自己确实不曾见过他。

    “我看你小子比传说中的要要礼貌嘛~”

    看他认识自己城畔生倒也没意外,这么强大实力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不知道您从哪里听来的传说?”

    “斐岩午那里,他说你他家小胖带坏了。”老人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又带点不正经,这简直就是他爷爷那群老家伙坐在一起聊天时的经典表情。

    “那肯定是假的,那帮老头儿从来都不懂谦虚,只会损别人家的孩子。”

    这话成功地引起了老人的大笑。

    真的有点眼熟,既然是认识斐老爷子,那么和他家老爷子肯定也认识,难道是小时候见过的?

    看少年一副疑惑的样子,老人问道:“你不认识我?”

    城畔生老实摇头。

    “那我还是不告诉你名字好了。”

    城畔生:“”

    “我叫你来主要是有事跟你商量。”老头儿钩钩手指,城畔生立刻朝他飞过去,带不起一点反抗。

    “啧,你不能就搁那儿说吗?这破学校很坑的,把我鞋子磨坏了你给我买啊?”

    “屁!才五百盟币一双,哪里坑了?”将这少年狠狠摔在了地上,“城家小子听着,你在学校给我悠着点,别整天搞这儿搞那儿的,涂尚旅那种人我自会整治,你别跟我乱来!哼!没眼力劲儿的小兔崽子!”

    “把我骗这儿来就是要说这个啊,我这人很低调的,只要没谁害我,一般不会乱来的。”少年扶了把眼镜,笑嘻嘻的,看着非常纯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