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第九天
    方览期和高简白两位部长级别人物为了在新生面前树威才来查寝,两人没再去查四楼,而是一同往寝室走去。

    “刚刚那小子明显是赶回来的,为什么不去查大门打卡记录?”

    大门处有终端机自动扫描器,每个学生每天进出都有记录,像刚刚那个名叫城翼的人匆忙翻窗回来一定没有进入记录。

    “查不到。”那家伙做事从来都不会有漏洞,他回寝室来,结智肯定拿着他的终端机去了大门。

    “这个a级机密人物好像挺神秘的。”

    这种事情只有学生管理层知道,除了熟人,管理层至有他们两个知道。

    “总之,以后有关他的事要多小心。”

    高简白心里惊奇,“总觉得你对他好像太认真了一点。”

    方览期是谁?简直强的变态的人,无论何时他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明明用精神力就能确定的事非要较真,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你以后会知道的。”当这个家伙再度掀起漫天风雨的时候。

    军训照常进行着,已经过去九天时间,离野外拉练只剩下一天。

    现在涂尚旅学乖了,不会再找城畔生的麻烦,他又恢复了一贯的低调作风,如果忽略如影随形的二十一的话。

    军校里,男多女少是定律,九班只有十一个女生,而且总体质量上乘,有两个更是在整个系里都是百分百回头率,其中一个就是二十一。

    “看,空青同学又在城翼身边!”

    不知谁打趣一句,顿时引起各种不正经的口哨。

    “原来你的名字叫空青?”城畔生突然凑过去问了一句,丝毫没发现某些已经要射穿他的目光。

    “与你无关。”

    “咱俩相处的时间还很长呢,一直叫代号多见外。”

    对于这种明显的套近乎空青直接忽略,和他保持一米的距离淡定地跑步。这时,一名帅哥有意落下了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少女,开始搭讪。

    “空青同学,你好我叫杰斯·维利”

    直到跑完全程,杰斯·维利都没有的到他暗恋的人的回答,更让他气恼的是,从始至终美女的目光都一直落在某个眼镜男的身上。

    下午的机械训练九班抽到的项目电磁一号,当前型号最小的电磁炮,对新生来说难度很高。杰斯·维利和空青旁边的人换了位置,孜孜不倦地搭话,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得到了回答:

    “你话好多,影响我训练了。”

    冰冰冷冷的一句嫌弃,动听的让这位少年直接听傻了。

    突然人群响起了阵阵惊呼,两个小时后居然有人先走,谁也没想到近两年才出现的新式武器居然有人能这么快掌握。

    斐肖、城畔生加上佑天共三人。

    杰斯·维利不屑,吊儿郎当的家伙,肯定是刚刚掌握就哗众取宠来了,令他气愤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居然也一把丢下武器跟了上去。

    又是跟着城翼!他也跟了上去,反正现在也能击中靶子。

    结果城翼七环险过关,另外三人居然都是九环、靶心的成绩,而他他则被教官呵斥回去自己练习。

    “不好好练习还跟个癞蛤蟆似的勾搭妹子,你看着人家那靶心的成绩不得羞死!”

    过关失败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让杰斯·维利倍感没脸的是自己搭讪美女,结果人家过了自己却被教官羞辱一番,一颗少男心碎成了渣,都怪那家伙!

    解散前,贺世书发布了一个通知。

    “明天上午将进行内部实力测验,包括精神力、体术、以及野外生存技能,下午是野外拉练的讲座要求全员到场。傍晚时分,我们就将进入阿拉特山脉扎营,后天正式开始野外拉练。”

    看着一张张严肃又激动的年轻脸庞,贺世书多说了几句。

    “大家都知道,第一阶段时我们除了第一天落后一些,后面几天我们都和其他班保持得差不多,但落后就是落后了,后面二十天正是拉开差距的时候。在这里,我要给你们提个醒儿,接下来的竞赛中,有可能会出现零分的。”

    一瞬间,各种激动兴奋完全被严肃和沉重取代。

    “靠!这不是训练是玩儿命吧!”不知谁低咒一声,众所周知,以前第一军校可从没出现过野外零分。

    “看看你们,一听说加重训练就跟要死了一样。”贺世书温润的脸上出现鄙夷,“没有刺激那还叫竞赛,你们不应该想着自己能不能过,而是处心积虑地把别的班往零分上逼,这才有意思嘛!”

    九班全员:“”

    这抖s风一阵阵吹,让人从心里燃起了斗志。

    拜贺世书所赐,九班众人解散后全都挂上了诡异的微笑。

    斐肖和城畔生回到寝室后陡然被一阵低沉的气氛吓了一跳,令人惊悚的是,郁闷的人居然是柚子同学!

    “哎哟,柚子咋啦?怎么还忧郁上了?”斐肖就像是看到世界末日来了的表情。

    有天直接忽略他朝城畔生扑过去,“怎么办?我不会体术!”

    城畔生一挑眉,斐肖直接瞪圆了眼睛,“靠靠靠!你开玩笑吧!”说完将视线转向了某个人,何其相似的场景,当初高中时说要测验体术这货也是一脸懵逼。

    “我问过小轲轲了,但他说的我听都没听过,什么什么术,什么远近战,还有全都没听过!怎么办?怎么办”

    洛轲无奈的安慰他,“别急,你肢体比较灵活,明天测验没问题的”

    佑天根本没听,抓着自己的半长发直嚷嚷。斐肖靠近城畔生,嘀咕道:

    “总觉得这货不像是为了测验烦恼。”

    城畔生深觉有理,这时候突然捕捉到柚子同学的嚷嚷内容。

    “要是体术不过关在野外拉练就不能赢了,不会体术的话就不能虐其他班了,那这个竞赛还有什么意义!!城翼,你教教我吧。”

    看着这家伙狗崽子一样表情,城畔生笑了,扶了扶眼镜说道:

    “就冲你伟大的目标我也得帮你一把,去楼下。”

    这么爽快积极?洛轲诧异,印象中这人不管做什么都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跟柚子在某方面很合得来。”斐肖认真地说着。

    洛轲认真地看着他一眼,黑线,“我觉得你也很合得来。”

    因为笑得跟城翼一样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