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来者不善
    九点钟,斐肖回到他和城畔生的帐篷时,发现那家伙正闭着眼睛,感觉有点奇怪。

    “睡了?”

    “这么早怎么睡得着?”一道无形的波动随着睁开眼睛的动作传散开来,遇到帐篷后又消失不见。

    “这是”

    刚刚那股精神力是怎么回事?明明很强大,但却没有一点攻击力!要知道,精神力就和人的力气一样,在用的时候可以控制轻重,用力小就没有攻击力,用力大就具有破坏性。

    就像是歌灼月不能睁眼是一样的,即使他本身没打算攻击谁,但谁叫他太强了,只是散溢一点点那股压迫感就足以令人难受。

    “这个待会儿再说,有人来了。”

    “谁?”斐肖放出精神力感应了一会儿,二十几秒后嘀咕道:“那两个家伙,难道是被我们班踩了来打架不成?”

    “把你的笑容收一收,太明显了。”城畔生鄙夷。

    “没办法,那些二三队打起了太没挑战性了。”

    “才第十一天,时间还长。”他站起来往外走去,“去会会他们吧,哦对了,少年训练营的时候,他们排第几?”

    “就在我前面,毕竟那时候只有十六岁,前三都是十七八的家伙。”

    正说着,那两个家伙就已经能看见影子了,这时候九班其他人也纷纷跑到了空地上,神色凝重。

    “哈哈!你们怎么整个这么隆重的迎接仪式?”人还没到,格兰特·克文森声音隔老远就传来了。

    等人落到地上,斐肖才轻蔑地掏了掏耳朵,说道:

    “你看动物园的猴子游街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围观嘛~”

    低笑声响起,魁梧的少年顿时黑了脸。

    “笑个屁!”说着顿时将精神力往外爆发起来,四千七的压迫感瞬间弥漫在九班营地上。

    斐肖嘿嘿一笑,“你们果然是来打架的,不怕被群殴吗?”说着毫不犹豫的张开操纵领域将九班笼罩进去,压迫感顿时消散。

    有人凑在班长身边小声问着要不要把教官叫来,各班营地分开本就是为了隐秘性,现在这两人居然都跑到他们这里来挑衅了。

    越铭秋摇了摇头,“规则上又没说不许寻找他人的营地。”而且既然这两个人来到了这里,那一班和五班的教官肯定是默许了的。

    城畔生将他们班长的做法看在眼里,心里对他的评价再度上了个档次。

    这是一场应该由他们自己独立解决的对抗!

    面对两个突然跑进大本营的家伙,九班众人纷纷严阵以待。

    斐肖张开操纵领域抵抗着格兰特·克文森的精神力,脚下的草木摇晃,碎石颤动,一时间看起来倒是不分伯仲。但城畔生知道经过一天的消耗,再加上级别本就稍低,肥小胖落入下风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想着便悄悄拉了下越铭秋,后者了然的点头,随即打开了操纵领域朝来意不善的人攻击。

    克文森就算实力稍高,但也架不住两人联手瞬间收了攻击。

    “靠!以多欺少?真他妈猥琐!”

    “其实我还想群殴来着。”斐肖无所谓笑着,双手有点颤抖。

    一直没说话的蔚·凡塔斯向前一步,喊住欲要继续的克文森。

    “别他妈拦我!老子今晚非要和这胖子打一架。”

    “哼,再过一个半小时就是我的睡眠时间,等问完了随你打。”然后便看向了城畔生,“你就是九三队的队长?”

    城畔生眉头一跳,“有事?”随即将精神力往下压了压。

    蔚·凡塔斯细细打量着他,确定这个人只有四千三的实力,“可以让我见一见你们队里的空青同学吗?”

    他和克文森在路上讨论了半天,最后将隐藏实力的人的身份锁定在九三队存在感最薄弱的女生身上。想要验证对不对,只要试探一下就可以了。

    这样想着,便看见九班人群中走出一个冰冷的女生,明明如此美丽冷艳,存在感却非常低。

    蔚·凡塔斯二话不说就朝空青攻击过去,比之另一个家伙丝毫不弱的精神力让众人瞬间变了脸色。

    “你干什么!”杰斯·维利厉喝道,双目骤缩。

    这么近绝对躲不了就只能还击,长发少年露出一丝得逞的微笑。只是往往有时候太过专注也不是好事,当眼前突然飞来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的家伙的时候他几乎是反射性的收回了精神力。

    精神力后续不足导致的结果就是空青毫不费力的躲开了。

    一切都只发生在瞬间,等九班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他们的天然呆一脸傻乎乎的坐在凡塔斯的脚下,清洁溜溜

    好在,把他丢出来的人还算有良心,丢了片叶子遮住重点部分,总算没让女生冲上来把他打死。

    “唉?我怎么来这里了?”

    佑天挠头,耳边是女生喧天的尖叫,他明明刚刚还和班长的人站在一起来着。

    “咳~柚子先穿衣服。”斐肖把衣服丢过去,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使劲拍着某人的肩膀大笑起来。能瞬间把人扒干净又丢出,亏的是这家伙想得到!

    最后反应过来的人全笑了,除了三个当事人。

    城畔生汗涔涔的走过去将柚子带回己方阵营,那时候只想到这个方法,谁叫精神力就拿没有办法。后者直到穿好衣服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表情,还悄悄咪咪的对洛轲说道:

    “总觉得好神奇,一眨眼我就飞出去了。”

    洛轲只好垫着脚摸摸他的脑袋,憋着笑对这家伙表示默哀。

    “混、蛋!”蔚·凡塔斯咬牙切齿,深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斐肖哑然,居然爆粗口了?

    “你才禽兽!”城畔生扶了下眼睛,“你要对我们班妹子做什么呢?就别自作多情了就你那张脸哪个女人见了不得讨厌,同性相斥听说过不?”

    这话完全就是在踩着对方的痛脚说,尤其是最后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奇异的是,蔚·凡塔斯居然平静的问他的名字。

    克文森见此顿时双眼一亮,这家伙一向只记两种人的名字——佩服的,以及被他视为敌人的。

    即使不了解这个人,但他周身一触即发的压抑感却也让其他人纷纷警戒。

    “啧,凭什么你问我就要说?”

    克劳德等简直不要太佩服城翼!

    “你很好!”蔚·凡塔斯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