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硬塞包袱
    野外拉练第二天,九班的营地中弥漫着一种压低的气氛,不知谁将昨天晚上越铭秋找来的事说了出去,昨天的了冠军的心情早已被九三队高傲的姿态冲淡。

    斐肖有点不安,跟在队伍后方准备出发,经过某个人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废物。他顿时抬起了头,看到一张张恶意的脸,脸色涨红。

    这么多人,刚刚出口骂人的家伙根本不知道是谁。

    突然,一阵狂风加落叶刮过,刚才传来声音的人群中个个成了“白条儿”,继佑天之后,九班有出现多个裸奔狂人。

    好在里面没有女生,但是不远处的尖叫也足以让所有青春少年无地自容了。

    刚刚还散发着鄙夷的人站在一地的烂布条儿中,惊叫着捂住重点部位。

    “艹,谁他妈干的!”杰斯·维利居然也是其中一员,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他立刻从自己背包中掏出一件衣服来。

    “我。”斐肖瞥他一眼,“小爷大方地承认了,你想怎么样?那谁,骂我们的队员的人,你也站出来呗,躲在人群里都还别人一起遭殃了。”

    尴尬瞬间来临,对上斐肖,所有人的底气都去了一半儿,有的时候实力就是这么可靠。

    但有的时候,自负的人完全会忽视自身的缺点,杰斯·维利就属于这一种。

    “我骂的废物!怎么,想打吗?”

    有了一个实力稍强的人带头,其他被扒衣服的人纷纷有了主心骨,昂首挺胸。

    洛轲很生气,但是却无法反驳。以前身边都是夸赞,十八岁就达到了三千九的高度确实算得上天才,他一度以此为骄傲。但是来到第一军校的指挥系后,遇到的几乎个个都要比自己强大,他在队伍中甚至成了短板。

    “好奇怪哦~我从来都没见过你们这种人,自己被别的班抢了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欺负自己班的人!小轲轲比你们强多了,我们排第三,你们还不知道跑到那个尾巴页面上呢,就像是海里的滑鱼一样,只知道捡别人吃剩的。”

    佑天这个人的价值观完全就是一面倒,反正自己亲近的人就是对的,一串长篇大论送了过去。

    “混蛋!”

    “想打架吗?来呀,我”说着既要撩袖子,却突然被自家队长拦了下来。

    城畔生扶了下眼镜,笑了一下,“不要浪费时间,马上就要出发了。”然后看向站在另一边的越铭秋,说道:

    “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想不到他这么直接,越铭秋皱了眉头,“大家有话好说,你们也”报复过了,但还没说完,九三队队长便打断了话。

    “既然你不打算做,那我就只好代你教训一下你的队员。”

    话一说完斐肖就已经消失在原地,瞬间出现到杰斯·维利面前,抬腿就是一脚。

    城畔生神色淡然,语言冰冷。

    “出言不逊,找打。”

    斐肖又是一拳。

    “不识高低,愚蠢。”

    最后一脚,直接将人踢飞数米。

    “有眼无珠,活该。”

    杰斯·维利有还手的时间,却根本没有这个实力,斐肖不过三次伤害,他就不得不躺在地上喘气,突然,一双长靴出现在他面前。一抬眼,便对上一双冷漠的眼睛。

    “所以我说,你跟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级别,和我们九三队之间的实力更是没有可比性。”

    “说得好!”

    城畔生一句话落音,另一句赞赏就响了起来,众人望过去纷纷目瞪口呆。

    夸赞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教官!

    “教官你”

    包括杰斯·维利在内的所有“受害者”都露出不解的表情,委屈丛生。

    贺世书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才穿上衣服的人,说道:

    “怎么?要跟我诉苦不成?这是一堂很好的教育课,明白地说明了一道理:你们是军校生,现在正处于竞赛时期,讲道理什么的都是废话!”

    “在这里,实力才是王道!洛轲实力是比你们差,可是他的依傍比你们强大多了,所以挑衅的人到最后才会成为倒霉蛋。尤其是你!”他看着杰斯·维利神色淡漠,继续开炮:

    “城翼说得一点都没错,自以为是,你那点骄傲除了让你和队友受伤没有任何用处。”

    最后他将蔷薇·兰特斯和越铭秋叫到面前来,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命令道:

    “今天开始,一二队由三队领导。”

    将两人吓得瞬间失了颜色!

    贺世书看出两人想要反驳,说道:“刚刚混乱的时候你们都在干嘛?反思不了是不是,那就跟着城翼和斐肖两人学学怎么带队!”

    看着两人瞬间就屈服的表现,贺世书只得无奈,这时候最让他头疼的家伙来了。

    “你不是吧?一下子就丢这么大个包袱给我?”

    众人一惊,这是在干嘛?居然在反抗教官!

    “我是你们教官!”贺世书低吼。

    斐肖切一声,“报告,我支持队长的意见,拒绝接受。”

    “而且你也只是个教官。”城畔生补充道。

    贺世书淡定一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老子的班导申请书已经批准了,现在就是你们在第一军校的长官,我现在命令你们领导一二队。”

    “哦,怎么办?”斐肖看着他们队长。

    城畔生也很头疼,看一二队一张张不服气的脸,眼睛都扎得疼。

    “队长,别收这帮混蛋,太浪费食物了,小轲轲你快说句话啊~”柚子举手发言,顺便推了推旁边的少年。

    “我我也拒绝!”洛轲依旧很生气,虽然队长和斐肖已经教训过那些家伙了。

    这种局面克劳德也很无奈,说道:“我听队长的。”

    城畔生得意的笑了,两手一摊,“你看我的队员都不同意。”

    “你不是队长吗,爽快就一句话!”想要咬人说的就是贺世书现在的心情。

    “哦,那我拒绝。”

    真是爽快的一句话!一二队的人包括两个队长都傻眼了,你帮人根本就是在耍教官、哦不,班导吧?

    “那你他妈要怎么样才答应?”贺世书已经失去了耐心,“现在的局面都是你们这帮混蛋搞出来的,老子跟那群家伙还有赌约呢!要是输了我要你们几个大学五年跪着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