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祸害转移
    阿拉特山脉的混乱很快就引起了总教官涂尚旅和学校的注意,虽然贺世书等教官已经阻止了,但是阿拉特山脉上遗留下来的痕迹即使是肉眼都能看见。

    “你们都在干什么!”涂尚旅将一众教官喊到指挥室来,一通骂。

    贺世书自觉心虚,轻咳一声道:“按理他们都是在抢夺积分,虽然方法略显粗暴,但并未违反规则。”发现那人的神色愈加阴沉,画风一转,“是下官监视不力,我等自愿受罚。”

    罚?怎么罚?涂尚旅已经快要被这群不服管教的家伙给气死了!每年的规则都是总教官和学校订的,这家伙已经说过没有违反规则了,难道要他背一个欺压下属的黑锅?

    “立刻传令下去,我要修改规则!另外通知学校,做好公关准备。”

    阿拉特山脉的上的变故恐怕已经经过卫星传开了,破坏生态,军训乱来,这对第一军校声誉的影响不可谓不小。

    事实正如涂尚旅所料,阿拉特山脉上那一段宛如天灾的降临的视频早已在网络上疯传。

    看着那一串儿在半空中飞奔的少年们,一方面众人为他们的卓绝的天赋所惊叹,一方面又为他们肆无忌惮的放荡而批判。

    尤其是当看到明显是处于领头的两人组的时候,军部某些知情人更是纷纷摇头,这家伙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引起混乱。

    而真正令这场闹剧走向**的是一个通知——修改军训规则的通知。

    这是第一军校第一次在军训中为某个现象修改规则,在军校,这就是修改军规!

    这时,第一军校的也开始运作公关,声明这是制定规则时出现纰漏的原因,发言人甚至还自豪地夸赞少年们的实力,提到他们需要更广阔的飞翔空间......

    第一军校指挥系学生会办公室内,高简白看着这段发言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他们要惨了~”更广阔的空间当然也就意味着更高的挑战。

    方览期只是微微一瞟,便不再说话。

    “唉,你怎么就这么淡定?”今年的新生完全是要逆天的节奏,像他眼前这位地怪物级别一来就是三个。

    “只要有那个家伙在,没有一块地方会是安静的。”冷漠的少年似是叹息一般,更宽阔的地方于他而言才是最自由的空间。

    “啊?你说什么。”

    ......

    “在比赛过程中禁止破坏生态,禁止因为私人恩怨扰乱赛场......”

    当涂尚旅在说明新规则的时候,各班正被勒令原地修整,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回到了第一圈层,纷纷被修改规则的消息给震惊了。

    随后,兴奋激动的嚎叫声穿破了阿拉特山脉广袤的山林。

    “嗷嗷~这才是军训!太他妈刺激了~”刚才那些满天飞的家伙无疑带起了众人的热情。

    九班也明显进入激动模式,斐肖嘿嘿直笑。

    “这才是军训的正常打开模式嘛!”

    但城畔生却相当淡定,独自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电子地图,眉头微皱。

    “干什么呢?刚刚可算是替我出了口恶气!”一想到刚刚凡塔斯那家伙几乎要扭曲的脸,他就忍不住嘚瑟。

    “看样子在训练营的时候你完全是被打压的地步?”

    他语气里极为嫌弃,但凭斐肖的脸皮厚度,完全无法构成伤害。

    “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不是~话说你怎么一脸凝重?”

    城畔生将他拖过来,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这下子斐肖也笑不出来了。

    “千真万确?”

    “这是结智传来的,学校的公关发言人的原话。”

    “完了,军训半途中增加难度,这他妈还是第一次听说哟~涂尚旅那家伙不会要整死我们吧?”

    “应该不会的,毕竟要是你都死了,指挥系就活不了几个了。”

    城畔生将众人召集过来,将学校发言的内容说了一下,敏感一点的立刻就发现了问题,愁眉苦脸起来。

    这时候,第一波数据公布了出来,看数据就能发现晶片的分布有点畸形,几乎全部都集中在了前三名的队伍手中。从第四名以后开始,全是二十几,十几。

    更让人头疼的是经过一番扫荡后,晶片的集中分布点几乎变得七零八落,就像是被啃得只剩点肉末残渣的骨架,有肉,但是养不活人。

    “我们现在怎么办?去雪域吗?”越铭秋提问,现在整个阿拉特山脉地图上看来看去也只有顶上还未曾被染指。

    这是当时追逐时各方都没有敢动的地方。

    城畔生惊讶,“你确定我们九班现在去雪域不会被围攻?”

    现在这种混乱的局面至少有一半的原因在他们身上,各班甚至因此出现了战斗力损伤的惨况,对这帮乱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而且,其他班目前不知道军训难度可能会提升,要是知道了的话......

    这一刻众人的心中是惆怅的,却夹杂着几丝激动,这说明在九三队的带领下,抖s风越吹越盛!

    “可是如果不去我们今天的积分就算不被抢也会被一一队他们超越的。”现在蔷薇·兰特斯也总算能加入讨论了。

    对此,城畔生笑笑不说话,斐肖却开始摩拳擦掌,说道:

    “你们忘了?全校的积分都是共算的。”

    待反应过来后,众人顿时睁大了眼睛,然后露出了狼一样垂涎的目光,他们,已经不能满足于祸害自己系了!

    “你们看这里。”城畔生在整个阿拉特山脉西南边界旁画了一个圈,“机械工程系最边缘的分布点不是离我们很近?”

    “可是这根本没在边界点上,规则不是说不能越界吗?”杰斯·维利冷哼一声,言语间还是显得有些不服气。

    “这就需要我们九三队的美好传统了。”

    传统?一二队面面相觑。

    “我知道我知道~”佑天兴冲冲的叫嚷着,“就是把鱼饵放在那里,队长他们就躲在一边等鱼上钩,然后就开始打架,特别刺激。我们那边钓鱼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人不可以......”

    “行了柚子,他们懂了就行。”

    越铭秋和蔷薇·兰特斯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叹,换做以前遇到这种方法估计会各种顾及,但是当真正处于这个环境中时,有的只是佩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