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各方猜测
    野外拉练第十天,夜八点,星野低垂,天空中盘旋的厄耳悍鹰尖啼不止。

    蔚·凡塔斯静静地坐在山坡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耳边的鹰啼低咒一声,吵死了。

    “这鹰真他妈让人恶心!”身后传来一声应景的咒骂。

    另一道声音响起,“其实如果排除个人因素的话,这种鸟具有极大的商业潜力。”

    “唉?个人因素?是因为你输了吧!”咋咋呼呼的人逮住机会就呛。

    “哼,我们班好歹还排在前面,不像你们被人联合抢了个精光。”

    后面的争吵愈演愈烈,蔚·凡塔斯忍无可忍:

    “你们组队来忏悔?”

    格兰特·克文森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说道:“这只是原因之一,其二当然是找你有事商量。”

    一说到要点,两个吵起来的人顿时恢复理智,一个正襟危坐,一个懒散躺着。

    宫镜轩率先开口,“我们想了一下,之所以会输给九三队最重要的原因是太轻敌了,对他们队长这个人了解太少。”

    今天下午,当那只巨大的厄耳悍鹰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傻了,谁也不会想到九三队队长居然连这种方法都能用出来。

    让鹰将晶片带着到处移动,在地图上就像是队伍的在行动一样,而且这样九三队也不会遭到被偷过晶片的队伍的怀疑和抱负、

    到最后的时候,再让鹰将晶片带过来完成了会合,所以,城畔生那朵用树叶做的烟花是为了召唤大鹰。

    “最重要的是他究竟是怎么说服其他队伍的,空军系就算了,偷晶片撞在他手里,至于机械系,他们那个木风扬曾经交过手,能认识也有可能,问题是你们机械系六班。”

    就算宫镜轩不来说,蔚·凡塔斯也一直在想,但要是只是这么个疑问,这三个家伙也不会来找他。

    “所以,你们在怀疑那个家伙的身份?”

    “老子刚刚带着梅尔斯那混蛋问了半天,那家伙什么也不说。”克文森气得有点过头。

    基亚幸灾乐祸补了一句,“克文森还被讽刺头脑简单,输给城翼是应该的。”

    宫镜轩鄙夷的看了眼煽风点火的家伙,对凡塔斯问道:“你那边呢?你们二队队长似乎也知道点什么。”

    今天欧保迪似乎最先看出了苗头,否则不会惨叫。

    “没说,一问他就摇头。”凡塔斯冷声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几个少年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严肃,心里都有一个猜测,但是有不敢说不敢说出口。

    “相信你们应该都发现了,首先,他和斐肖的关系。”宫镜轩先说道。

    “其次,欧保迪对他的态度,相信你们都听过那个传闻。”基亚眼神莫名。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混蛋的姓氏!”

    虽然几人说得言之凿凿,但从神色上看还是有点不确定。

    凡塔斯听他们几个的猜测皱起了眉头,说道:

    “但也有几点不确定,首先就是他的实力,两年前就达到了四千四,如今绝不止这点实力。其次是他的身份,没有任何缺陷,就我手里的资料来看完全没问题,甚至他的邻居以及第一军校高中也都证实过这个人的存在。”

    “还有,军部不可能将这个人放出来。”

    最后一句才是最有力的证据,让其余三人深以为然。但怀疑的种子一旦发芽就不会轻易地死去,说来说去也没得出个结果。

    九班营地,赢得野外拉练的胜利让众人高兴万分,大家围着威武的厄耳悍鹰惊叹不已。斐肖等人起哄,将它命名为“三十六”,因为他们班最后一个学号是三十五。

    “三十六,我给你带好吃的了。”柚子捧着一条烤鱼,递到大鹰的喙边,看它吃下去后笑得极为开心。

    “柚子,三十六会自己抓东西吃,你给我留点儿啊!”

    “不要!三十六会抓兔子、松鼠、小老虎……”

    他仔细地数着,全是身上张绒毛的动物,让众人纷纷打趣。

    这边在狂欢,另一边隐秘的林子里气氛却格外严肃。

    “城公子,我认为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关于今天的比赛。”葳夕的全息影像淡淡地注视着他,虽然带着笑意,但是却散发着一股迫人的气势。

    空青单膝跪在他面前,低着头一言不发,城畔生看了少女一眼说道:

    “还能干嘛?当然是比赛。”

    “我们的约定呢?你不觉得违约了吗?”

    “违约?”城畔生斜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我挺低调的呀,如果是暴露实力的问题的话,反正早晚会被发现,你难道要我一直都躲着不打架,那才更奇怪好不好?”

    少年一串长篇大论,合情合理,让葳夕露出了兴味的笑意。

    “如果我是常默的话说不定就被你忽悠过去了,你在转移话题。”葳夕轻笑,“我说的是今天的电击,你别告诉我机械系的一年生做得出这种设计。”

    听他这样说,城畔生笑了,索性也懒得掩饰,“放心,我有好好收尾,不会被发现的。”

    “那位名为木风扬的学生呢?身为机械系的他似乎不好糊弄。”

    这都知道了,城畔生直接给了个白眼,“他总不会因为一点点猜测就知道我是谁了吧?”

    掰扯完了,葳夕也不再多说,便笑道:“按照约定,任性有代价,我今天不得不给你一点惩罚。”

    啥?城畔生一愣,看着那家伙的笑容心里有点不安,突然,他面前再度出现了一道全息影像,少年顿时神色大变。

    “老……老头子?”他凑上去仔细看,“不对,这是雕像吧?”他老爸怎么会和葳夕凑到一起,两人明明八竿子打不着的。

    葳夕听了直笑,偏头对旁边的人说道:“您家的公子好像有点怀疑。”

    这时,被自家儿子以为是雕像的城浩霖说话了,“兔崽子,你皮又痒了?”

    “不是,你俩怎么凑一块儿了?”一个ind-zap暗夜组队长,一个军部上将。

    “偶遇的。”葳夕补充。

    城畔生仔细一看,果然,两人都穿着便装,只是不管是谁看着都非常奇怪。

    “在哪儿偶遇的?”

    葳夕侧身让出后面的布置。

    “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