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休息时间
    艾布鲁变异巨型章鱼,大多栖息在百米深的浅海处或珊瑚礁岛旁,体型可达13~20米,性情暴躁,极易被触怒。以大型鱼类为食,体表无毒,口器内的有毒腺,最主要的攻击方式是将猎物抓住后注入毒素。

    注:此类章鱼因为变异而基因突变为十二足。

    “靠!”斐肖低咒一声,试图抓住从口器下方跑出来的巨足。

    这四条软足由于一直缩在表皮下,通体淡红色,比其余八条更加滑腻和柔软,也更加的灵活。

    “不要直线跑,绕圈子移动。”斐肖大吼道。

    克劳德和空青还好,能够躲过的,但是洛轲和佑天就有点麻烦了,一天的消耗已经让两人非常疲累。

    何况半空中悬浮板虽然快但是不如地面灵活,只好哇哇乱叫的躲着。

    “你们两个,快离开那里!”城畔生连忙喊道,事到如今还是先离开攻击范围比较好。

    “是!”

    偏偏两人经验不足,一说跑就变成了直线移动。

    在食肉动物眼中,一旦确定了猎物的移动路线,得手就变得理所当然。

    “啊啊~被抓住了——”“队长,救命——”

    但很快,他们就被勒得只剩喘气的份儿,腿粗的复足,就算是只有软骨也够柚子两人喝一壶。数米长的长足将两人缠了一圈又一圈,滑滑的透明的粘液然他们就像是洗了个澡。

    斐肖用力再抓住两只脚,好歹让那两个人避免窒息的危险,但这么大只章鱼一般的力气都用在他这边了,硬是将他扯得直颤。

    “靠,这么大力气,空青砍了!”

    “都说了不能杀?把两只脚砍了!”城畔生连忙补充。

    少女立刻照做,残影闪过,被勒住的两人连着复足直线掉落,克劳德连忙飞过去将两人提起来。

    “肥小胖,我数一二三把它往天上丢!”

    “明白!”

    三声过后,大章鱼就像是一张破抹布一样被丢上了天空,完成了所有鱼的梦想。

    城畔生掏出匕首,瞄准了章鱼的落姿闪电般出手,而斐肖则是往水底扎去。

    眨眼的时间,斐肖从海里一跃而出,将手里的物资箱子丢到岸上,城畔生也拿到了晶片。

    等两人站定后,那章鱼也就落入大海,溅起高高的海浪。洛轲和佑天两个一人抱着一条“大长腿”傻愣愣的站在岸边,任由海浪扑脚。

    “这恶心玩意儿拿着干嘛?”黏不拉几、滴滴答答的,还沾满了沙子,城畔生看起来很嫌弃。

    “吃啊,说了烤章鱼很好吃的。”斐肖理所当然。

    “吃毛线吃?这是变异种,还没进入人类的菜单。”城畔生说着就要丢掉。

    “不行,我要吃~”佑天连忙抱紧,就算队长再怎么说,在饿极的少年面前这就是肉!

    城畔生二话不说就用精神力抢过来往海里丢,眼看三四米长的章鱼足就要落海,一眨眼又“自动”飞了回来,落到肥小胖手里。

    “吃吧!毒死算了!”

    丢下一句城畔生便离开了,顺手从海里凝了一团直径一米左右的水球,里面还有几条肥硕的鱼游来游去……

    洛轲追上去,问道:“队长,你刚刚为什么能操纵章鱼脚?不是说操纵领域只能针对无机物吗?”

    城畔生停下脚步,一本正经地说道:“洛轲同学,你应该去问专业人员,我只能告诉你死了的一般是能纵的,而且这只是经验之谈。”

    精神力出现不过三四百年,还有很多的空白领域有待开发,对于某些方面的问题的解释当然也是众说纷纭。

    夜七点,按照军训规则,若非紧急情况,所有队伍不得在夜晚执行任务。

    这是为了众学生的安全着想。

    现在碧蓝星上人类的数量再也不占优势,而且因为外星人来袭和出于对环境的考量人类的聚集地数量变得非常少,全球各散城加上巨城也不到百数。

    这如此稀疏的分布给自然保留了最大限度的活跃,野外体型庞大的变异类,进化类比比皆是。新的物种带来新的秩序,自然从破坏中复苏的同时野性也在复苏……

    九三队靠着几棵棕榈科植物搭起三个帐篷,听着耳边传来不属于都市的鸟鸣兽啸,洛轲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小轲轲,别怕嘛~我会保护你的!”柚子凑过去,“毛茸茸的动物不会伤害我们的,而且啊,我以后一定要抓一只小老虎或者狮子,其实小狼崽也可以啦,要不……”

    看着天然呆越说越来劲,城畔生赶快打断他的幻想:“柚子,我可警告你,不许在野外招惹猛兽,幼崽更不行!”

    “为什么?”

    “要是招来兽群怎么办?当心把你啃得渣都不剩。”

    “不会的啦~”柚子摆摆手,灿烂的笑着,“队长你肯定会来救我的!”

    晚风吹过,火苗在寂静中颤动了两下。

    洛轲打趣,“柚子,你难得聪明一回。”

    从晚上八点开始城畔生安排了轮流守夜的时间表,第一个是克劳德。

    他坐在篝火旁,想着加入九三队以来的点点滴滴,不由得轻笑一声。刚开始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来着?反正不是很好,不过,现在总觉得很享受军训。

    火堆噼噼啪啪的燃着,他看了看站起来打算去捡点柴。由于这里有很多夜行杂食动物,克劳德只得把食物背上。

    离开了火光范围,黑夜完全笼罩了他,耳边是叽叽的虫鸣,清冷的月光让视线变得朦胧。

    克劳德捡上一抱柴后准备返回,没想到一转头便对上两张惨白的脸,吓得登时后退一步。

    “你们是……”

    一条有力的臂膀从后面将他的脖子勒住,“交出电池和食物!”

    原来是一年生,三个人中,有两个精神力和他差不多,后面的要比他高,甚至能和他们班长比肩!

    “你们在这里埋伏了多久?知道我们是那支队伍吗?”听了他们的要求后,克劳德反而镇定下来。

    “哼,区区六个人有什么值得嚣张的!废话少说,把东西交出来!”

    “呵,你们完了。”这帮家伙不是自负就是白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