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被迫暴走
    “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柚子顿时大叫起来,以他的精神力也看不清比赛的走向,“队长,小胖——你们怎么样了?”

    空青是几个人中看得最明白的,此刻她脸色煞白,菱唇微抖,“城畔生他精神力暴走了!”

    那几个字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白了脸,除了柚子。

    “对了,城畔生是谁?还有,精神力暴走又是什么东西?技能吗?”

    洛轲要哭不哭的,看着柚子说道:“你个傻瓜!城畔生是队长,精神力暴走是会死人的!”

    谁知柚子依旧傻笑着,挠挠头小声道:“那个,我知道城畔生是队长,就是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还有啊,我觉得队长不会死的,因为队长哦他从来都不会去干会让自己倒霉的事情。”

    众人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天然呆也有他清醒的一面。

    “柚子说得对。”克劳德深以为然,从军训第一天到现在,那位从来都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空青想起了最初回到赤城遇到贪狼佣兵团的时候,当时似乎也是这样,不过也有不同,那时候是没压制住的反弹,这次是被逼迫的。

    身在战圈中的斐肖似乎也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面上倒是不如另外两个少年焦急。

    “听我说,等会儿要是在那个家伙冲上来都避着点儿!别到他跟前晃。”

    “啊?啥意思?回光返照?”

    克文森还没叫完,眼前一花,城畔生果然冲了上来,隔老远就举着拳头朝敌人揍去。

    “你不要命了!”蔚·凡塔斯失去一贯的冷静,说着就要去拦他。却被斐肖一把拖住。

    “唉,不要过去!”

    “靠!斐胖子那是精神力暴走!要是再让他这个打下去就没命了!”格兰特·克文森急得眼睛都红了。

    在他们眼里精神力暴走就等于绝症一般,看城畔生这暴走的状态——精神力就像是发洪水一样倾斜出来,再强的实力也经不住这种暴走,要是冲坏了大脑或是持续损耗的话……

    正说僵持着,那边突然发生了神奇的一幕。

    黑衣男人竟然被城畔生一个人压制住了!

    “不对。”蔚·凡塔斯率先反应过来,“精神力暴走怎么会提高级别?”

    在这之前虽然城畔生的精神力要比他们高一些,但是却不会对他们产生压迫感,但现在这股令人战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哪儿知道,快力那家伙远点!”城畔生当时暴戾的模样现在还历历在目,斐肖十一点也不敢大意。

    凡塔斯和克文森神色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战斗,现在,连他们都被排除在外了。

    黑衣男人更是震惊,虽然已经见识过一次了,但这精神力的暴走速度真的还是人类所为吗?虽说级别没有他高,但是这狂暴的张力简直要冲破他的领域!

    迎面冲来的拳头带着厚重的精神力,就像是裹了制造时用铁过多的盔甲一样。他不敢硬接连忙避开,却不想一转身,就被踢了一脚。

    这是双方接触以来第一次受伤,虽说只是一瞬,但也改变不了城畔生的速度已经追上他的事实。

    格兰特·克文森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喃喃道:“不会吧,那可是我们联手都没能拿下的人,这家伙不会一个人就搞定了?”这也太打击人了,没见过精神力暴走还能这样的!

    蔚·凡塔斯走到斐肖身边,“你别告诉我这样还是正常的。”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没有人会比他更急,“之前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没有这样狂暴,虽然也在增长,但是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狂。

    这时候空青也来到斐肖身边,焦急道:“不对,这场精神力暴走不对劲,他自己控制不了了!”

    斐肖霎时反应过来,这场暴走根本就是被迫的!他连忙冲过去,顾不得乱飞的尊势和精神力的侵袭大吼道:

    “城畔生!给我停下来!你他妈……”

    突然,一阵狂笑打断他的呼喊。

    “哈哈哈!城畔生你以为每次都能逃过一劫吗?你注定作为困兽而死!”

    怎么回事,众人纷纷飞近看,顿时沉了脸——此刻城畔生耳朵、口鼻皆流出了鲜血,双目充血赤红,额头脖颈青筋暴起,这是精神力暴走导致颅内出血的征兆!

    “靠靠靠!”

    斐肖连同其余几人同时冲上去,却陡然被强大的精神力阻挡了去路。黑衣男人冷笑,将城畔生放在自己的精神力领域中,天赐良机怎么可能再让这几个人来搅局。

    “混蛋!”众人咬牙,连带柚子等人全都冲上去。

    那边城畔生被孤立在一边,的精神力暴走还在继续,鲜血愈加汹涌的流出来,似乎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一般,站着,捧着头;这边几个人迟迟无法突破高出他们一千点的精神力领域,越来越急。

    “艹!军部那些人怎么来不来!”

    “你伺机过去。”斐肖低声说道,随后全力打开操纵领域,其他人纷纷照做。久攻不下,他们冒着被高级精神力入侵大脑的危险,开始与五千级硬拼操纵领域。

    就像是涓流和大江的对抗一样,收效甚微。

    克文森乘着众人僵持,立刻往城畔生身边冲去,半路上却骤然**纵住压往地面。

    “克文森……”

    “啊——”

    就像是野兽濒死的咆哮一样,城畔生大吼出声,面部狰狞,身上开始渗血。就像是要将所有的精神力一口气泄出来一般,夹杂着尊势的波动汹涌奔出。

    实力稍低的斐肖等人全被这股力量逼的倒飞出去,纽莱利大坝在颤动,水库中宽广的湖面在翻滚,远远传开后,周围的森林亦如大风过境一般,天空中群鸟聒噪。

    与此同时,正在一艘飞船中闭目养神的歌灼月陡然睁开了双眼,冰蓝色的眸子微微动了一下。

    “这……这还是人类吗?”颤抖的众人呢喃。

    “哈哈!去死吧!去死……”

    突然,疯狂大笑的黑衣男人骤然跌落在地,冷汗涔涔。

    比城畔生更强悍的尊势笼罩了下来,生生将少年狂暴的精神力压了下去。

    “你这混小子,没哪天让我省过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