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审判
    斐北翔此人在军部中以机会主义出名,平日看着嬉笑温和,不理大事,但是一旦出手必有结果,俨然一只笑面虎。

    眼看方览钺提出了‘证据’却被城浩霖倒打一耙,他又来一记狠的,显然是铁了心要连同城浩霖将方家一系好好痛踩一番。

    此时,方览钺的证据变得苍白无力,父亲没帮到自己还惹了一身骚,别提有多尴尬。众人当要看他怎么做的时候,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是下官的失职,当初只是想接近他们套出他们的目的所在,但是却失败了,现在看来应当是涂尚旅搞的鬼。只是当初我等并不知晓涂尚旅的身份,因此导致了时代广场事件。”

    听完他一席话,众人只觉这人不去当演说家简直可惜了人才!

    当初时代广场一事,谁不知道是你们方家父子搞的鬼,现在居然还能乘着这个机会嫁祸给涂尚旅。

    但方览钺这一席话也让人无可反驳,毕竟证据只是一些zhao pian,当初的事确实是有自由军所为,但至于消息是谁给的,计划又是谁安排的,现在涂尚旅不在又无对证,全凭方览钺一张嘴。

    这时,青年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清白一般,说道:

    “下官认为应该涂尚旅知晓我军内部大多数安排部署,应该列为s级犯人挂网通缉。”

    说这话的时候,方览钺面无表情,刚才还在为人但是一旦危害到自己的离异后又毫不犹豫的将人推入对立面,这人阴狠果断的性格暴露无遗。

    经过一番追究谈论,歌灼月下达了如下审判:

    将涂尚旅列为联盟s级悬赏犯,全世界通缉,可就地诛杀。军部中凡是参与过其私下行动的全部革职除籍处理,并逐出巨城。方览钺则是逃过一劫。

    最让人关注的是对方卓的处分——军籍记过,交出赤城驻将关于机械wu qi管理等部分职权。

    而得到这部分职权的自然是此次援救有功的城浩霖。

    最后便是对这个决议进行投票,投票数量超过半数决议成立。让人甚为诧异的是方上将的弟弟方廻中将,他竟然投了弃权票,而不是反对票。

    方卓听到这个审判已经蒙了:军籍记过,这意味着他不能参加下一届大选,意味着他的军旅生涯有了一个无法抹除的污迹,即使以后消除了,但痕迹依然存在。而交出机械wu qi管理等职权,无疑是在削他的势力!

    “我抗议!元帅你对我的审判有经过首脑会的审议吗?”他堂堂一个上将,怎么可能说记过就记过,说削权就削权,至少需要通过联盟最高领导者首脑会半数的投票才能通过!

    对此,歌灼月只有三个字:不需要。

    当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方卓瞬间冲到城浩霖面前,赤红着眼睛吼道:

    “城浩霖,你是故意的!”

    涂尚旅是不是卧底,没有人会比他清楚,当初发布外太空开发计划,是为了让自己将涂尚旅派到他麾下做事,借此激怒涂尚旅。

    也是他将自由军的消息透露出来,为了让自己的好儿子泄露给涂尚旅。包括在战斗的时候,这个人也知道囚天就在旁边,还故意将涂尚旅留在他身边,让囚天从自己手里劫走……

    城浩霖用精神力挡着他,神色冷漠,“自然。”

    “你好狠的心计!”方卓也恨自己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被牵着鼻子走!

    城浩霖眉头一皱,瞬间用精神力将他震开,“再狠也比不上你们父子。”

    说着几乎忍不住怒火就要动手,边上还没关闭全息影像的斐北翔连忙说道:

    “方上将您还不快离开,凭现在的你已经打不过这家伙了。”

    方卓也意识到现在的险境,这里是军部会议大厅,是绝对不会受到监视的,在这里,即使自己被杀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终于,大厅里就只剩下城浩霖和一道全息影像。前者似乎有点累,坐在椅子上微微放松了背脊。

    不知何时斐北翔手里抱了个一岁左右的婴儿,看着他啧啧称奇,调侃道:

    “哎呀,没想到一向不喜弄权的城上将居然这么厉害,外面那些人大概都是这么想的吧。”

    城浩霖看着他手里的小婴儿,想起自己儿子说的话,说道:“你知道的,我一向不愿想这些费神的事,但也容不得别人冒犯。”

    “不过你家那小子很喜欢搞些费脑袋的事儿,比我家小胖子是要聪明那么一点。”

    两个从小就认识的家伙,经历过高中大学后又走上同样的大道后,现在也难得的说起了自己的后人。

    “是很聪明,就有太固执了。”

    “唔,这点跟你很像。”斐北翔手里的小豆丁儿一直抓他的嘴巴,乐此不疲,他好不容易摆脱掉笑道:“我说,你和小燕子要不要再生一个,很好玩儿的。”

    “那臭小子也这样说过,不过一个都这么皮,再多一个我也会头疼的。”

    “啧,小孩儿嘛,都一样皮自己能判断是非后就不用再管了,都十几岁了老子哪来的精力管?”那边斐北翔才一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拔高的女人声音传来。

    “你怎么说话呢?”

    城浩霖看着自己兄弟被收拾心情好了不少,全息影像里出现一个微微有些丰满的女人,对他说道:

    “城哥,我们俩一直不怎么回赤城,我们家小胖你顺便管管,那小子仗着他外公和爷爷撑腰估计皮的不得了。”

    司景雨说了两句就抱着小孩儿走了。

    城浩霖对斐北翔问道:“北翔,你说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对面的男人冷笑,“我倒觉得你做的太轻了,虽说是为了整治方卓,但你不应该将那个白眼狼给放走了,就他那性子,以后还不知道要干些什么破事儿!”

    “就当是还了以前的兄弟情谊,而且,说起来你当初请求外调不就是为了把这么个麻烦留给我?”

    “哪儿能?我只是厌烦中心地带了。”斐北翔勾唇一笑,“青城这边可非常不错,那天你带小燕子和老爷子来度度假。哎哟,我家小胖子打dian hua来了,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