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恩怨
    当天下午,城浩霖和方卓两人便就此召开了发布会,将一系列事实公布出来,毫无疑问引起了轩然大波。

    各种对军部能力的质疑被提了出来,但是接下来关于各种处分惩罚的消息一出来所有人都默然。光看着一条条人名儿和处分,所有人都明白这次事件已经不是什么叛徒的问题了,根本就是军部内部的大洗牌!

    某小海岛上,浪花阵阵,海鸥长鸣,热带景色一览无余,这里安装了反侦察系统,专用于躲避监视卫星。

    囚天坐在办公桌前,身后是高至屋顶的书架,寂静的屋子里播放着有军部的发布会,画面中方卓摆出严肃的神色,一本正经地宣读决议。

    戴着眼镜的男人问道:“听到以前自己的长官这样说自己心情如何?我竟然不知道自由军什么时候多了你这样一个卧底。”

    最后一句明显是嘲讽。

    站在窗边的男人转过身来,赫然是涂尚旅,不过两天,他便少了几分军部将领特有的光鲜,眼睛里却多了几分隐没的疯狂光芒。

    听了囚天的话,他仍是面无表情,“我的心情从来没有好过。”从那天开始,随后问道:

    “喂,你说可以随意地huo dong是真的?即使我要sha ren放火?”

    “当然。”囚天笑道,“我知道你还没有完全信任我们,但只要你一旦尝试过自由军的美好后就绝不会想离开,就像是吸毒上瘾一样。”

    “哼,希望如此。”

    “自由军不是军部,不需要多余的条条框框来束缚自己。我们都是不正常的人,因为聚集到这里的人都怀揣着对自由的祈祷,fu chou的自由、sha ren的自由、ai ren的自由……所以,这里才是最适合你的。”

    “祈祷吗?那我的祈祷是fu chou。”

    涂尚旅笑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刚刚囚天的一席话笑,还是为了别的理由,但,他真的能感受到一种没有负担只有目标的轻松!

    赤城大学城,肥小胖坐在床上,右手缠着绷带,脸上淤青,这幅凄惨模样让全息影像里的人啧啧摇头。

    “看看你,就算是因为我的基因变帅了,但还是改变不了自己hui rong的事实。”斐北翔说完后便对自己怀里的小豆丁儿教育道:“以后可得好好训练,别像你大哥,可惜老子给了他那么好的天赋,结果还是被人虐。”

    看自家老头子还是一副老不正经的模样,斐肖翻了个白眼,不服气地说道:

    “小爷这都是荣誉的见证,你没看见我那天战斗的英姿就别说话!我弟还那么小啥都听不懂教个屁,看我以后不天天带他打电玩。”

    儿子竟然如此桀骜不驯让斐北翔倍感欣慰,“还好你没有变成个软蛋,不过那天的事就算不看监视卫星老子也知道,你肯定是被完虐的,别告诉我你现在都能和涂尚旅对打了,你以为自己是城家的小变态吗?”

    “靠!我也很厉害好不好?对了我妈呢?”

    正说着,司景雨凑了过来,一见他便哇啦哇啦的掉泪珠子,又是瘦了,又是受伤了的抱怨着,让父子俩一阵头疼,赶忙哄了起来。

    好不容易哄好了,小豆丁又哭了起来,斐北翔便让妻子带着小儿子出去走走。

    见老头子将母亲支走,斐肖疑惑道:

    “有什么事儿要说?”

    斐北翔很满意小胖子的觉悟,难得正经起来,说道:

    “虽然我不太管你,但是不得不说你要比城畔生那小混蛋安分多了。你顶多上房拆瓦,他却要上天捅窟窿。”

    斐肖:“……”你这真的是在夸儿子?

    “你既然决定要接我和你爷爷的班,那我也应该给你一些指点,首先是自己的势力,这一点我想不用说你也应该明白,房子的顶点能有多高,关键看地基有多劳。其次是分清楚敌人和竞争者的区别,前者该灭的时候就不要手软,后者则是共同成长的动力……”

    “最后提醒一点,以后若是进入了军部,你须得慎防一个人。”

    “谁?”

    “方览钺,这人的德行完全不比他兄弟和叔叔,论阴狠果决比他方卓那老混蛋更厉害,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情感,就是只会争夺权利的机械。”

    斐肖听完若有所思,转而问道:“不是,你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

    风流倜傥的男人微微后靠,“刚好想了起来,怕我以后忘了就顺便说咯,那好,我就……”

    “唉,等等!我还有事儿要问!”斐肖连忙吼道:“涂尚旅和你还有城叔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斐北翔顿了一下,问道:“想知道?”少年老实的点头,听他老爸居然叹了口气。

    “无非是为了名和权,有的看成了生命,有的当成了云烟。涂尚旅当初出身于一个上尉家庭,父亲早早地死在了战场上。他天赋很好,一心要出人头地,在考上第一军校后和你城叔、我成了室友。”

    “当时经常组队做任务,但我和他合不来话也不多,小队一直都是城浩霖在维系。大四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一起剿匪,但是情报有误,敌人并没有按照我们部署的计划行动,这时候矛盾出现了。”

    “当时我和你城叔主张放弃,上级也命令我们撤回,可毕业在即,涂尚旅急于立功便不顾阻拦冲了过去,结果九死一生。我和城浩霖只得冒险营救,最后却都陷入了包围。”

    说到后面,斐北翔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本以为都要死了,但城浩霖在这关键时候觉醒了尊势,我们也逃过一劫。可就是这样,让我们三人从此走上了不同的路,我和城浩霖一毕业就被封了衔,涂尚旅却被记了过,封衔是也只得了个军士。”

    “他认为是我俩的家世关系,让评分的人高看了,甚至觉得当初剿匪时是我二人设计他,才害得他被记过。”

    斐肖听完后咂咂嘴,表示无言以对,最后总结道:

    “总之,就是这个人的贪欲和自卑心理作祟,真是可怜又可恨。”

    斐北翔意外地看他一眼,“眼神儿好这一点你深得我真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