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新格局
    由于受伤,城畔生等人被允许不用再参加军训,几个少年天天聚众在医院里玩闹,有的时候拼拼精神力搞得‘患’不聊生,最后实在无聊了就溜出去浪,算着查房的时间按时跑回来。

    偏偏城畔生情况特殊,天天要接受细致的观察,而且他的主治医生都是ind-zap的成员,能让他跑了才怪。

    这天他的主治医生直接对首领发送了通讯请求,但却没有受到接见,仅仅得到了来自葳夕的回复。

    “首领在首脑会办公室里有事处理,你可将要报告的内容以邮件方式发送给首领,随后耐心等待回复便可。”

    当时城畔生就坐在旁边,硬是凑了上去看到了回复,顿时笑了起来,拍着医生的肩膀说道:

    “你们首领真忙,不会是在挨批吧?”毕竟先斩后奏的动了方卓一系,要知道像这种像方家这种盘根错节的大家族,即使是首脑会也免不了会有一枝两枝的内系。

    医生只是呵呵一笑,“我们首领怎么可能被首脑会拿住。”

    城畔生眯了眯眼睛,说得也是,歌灼月那人只要一睁开眼睛,首脑会那帮老头儿就该怂了。

    事实和城畔生预料的差不多,擎天楼二楼此刻的气氛极为怪异。

    歌灼月上任不过两年,不出手则已一抬手就来了个大招,生生削了方卓的大权。而首脑会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还是新闻召开公布后才后知后觉的知晓情况。

    还没等将歌灼月传唤回来,这人便以元帅的名义申请召开首脑会议,一众大人物又惊又惧!

    歌灼月是他们无意间发现的一个天才,来历已不可查明,只知道他是一间精神力实验室里的‘材料’之一。

    后来因为精神力增长太过迅速便被送到了玄城,随后便接受ind-zap的训练,十二岁便开始执行任务,十九岁成为全联盟最年轻的五千级,二十六岁成为人类第一人。

    他的指导员曾说过从来没见过这种对什么都淡漠的人,毫无感情,既不会笑也不会哭,sha ren和救人从来都是一副模样,规则怎么说就怎么做,从没有一丝错误。

    后来领导ind-zap后,让人几乎以为他完全成了首脑会的wu qi,指哪儿打哪儿,一直让人错以为这人是非常好摆弄的。

    但现在,身份的改变,青年也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此刻他坐在马蹄状会议桌的缺口处,靠着高背椅,闭着眼睛说道:

    “方卓以往做得低调,并未影响联盟大计我才不去束缚,如今竟是将矛盾明朗化,已经有碍军部团结稳定,我自当以元帅的身份进行整治。”

    缇冯坐在正当中,冷声说道:“那你也不该削他的权!如今四大上将不思好好平衡反而加大势力的倾斜,违背了元帅的职责!”

    “城浩霖在未来必有大用,自当予以发展的余地。至于方卓的做法,按照联盟律法本该将其革职,但碍于联盟稳定,并未严惩。”歌灼月的位置看起来就像是被审判,但是他超然的气势却完全压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落在一些人眼里就是强硬。

    “你这是蔑视首脑会的权威!先斩后奏乃是元帅的过失!”这名老人乃是方家外戚的一支。

    “处下过严!你必须反省。”……说来说去不外乎在强调首脑会的权利,批评其身为元帅的滥用职权。

    歌灼月任他们说来说去,最后只说道:“身为元帅,自当按律法行事,此次决议即使首脑会要投票按律法也只能全票通过。”

    众人直接无言,这个人竟是丝毫都没有看到其中的利益纠葛,不难想象,如果投票的时候没有通过决议,这个人也会依然执行。

    萨满天哈哈大笑,一头乱发蓬勃飞舞,“说得好!说得好!完全不辜负老夫当初将你推上来的初衷!”从第一眼看见这个小孩儿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才是最能自由行动的人!

    没有情感就没有顾虑,没有就没有贪念,这样的人再加上无与伦比的实力,任何高山都能如云烟跨过!

    “前辈过奖。”即使是客套,这人做起来也冷冷淡淡。

    缇冯冷哼,“好意思说?你将他推上来就是为了破坏规矩?”

    “是整治!这个联盟的老壳子已经快烂了。”萨满天厉声强调,“我们这帮老家伙和那些老规矩已经不适合现在这个时代,如今需要的是像当时的德拉贡那样、能带着人类走向一个新时代的人!”

    在场的人同时一惊,胖胖的老头嘿嘿一笑,“萨老,你最近修炼精神力是出了问题了吧?”

    邋遢的老头气哼哼的别着头,大把胡子的福伦老将眼里有着挣扎,随后说道:

    “我也觉得有的将领是该整治一番了,至少杀鸡儆猴也是好的。”此人出了名的温和不喜争斗,现在居然明显的偏向了一边。

    到此次事件为止,首脑会内部矛盾出现激化,而最重要的争端是为了元帅。

    最后,歌灼月明面上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按法办事,即使是首脑会如果找不到借口也没办法处分他。

    城畔生听他老爸给他转述这件事的时候,心里默默为歌灼月输了跟大拇指,虽然他还算是敌人。

    “那首脑会肯定会暗中压他的权利了?”对这么个难以摆布的棋子,那帮老头儿怎么会任其成长下去。

    城浩霖嗯了一句,眼中却出现了兴味的神色,“首脑会要求让常默协理ind-zap,元帅也没有拒绝。”

    说是协理,多半就是夺权,城畔生冷笑,“我猜他确实同意了,但是肯定什么也没让常默摸到,顺便还把常中将副首领的权利架空了。”

    故意腾一个空壳子给‘协理者’,顺便还占领了人原来的老巢。

    “没错,所以现在ind-zap的实际dai li人是葳夕少将。”

    “那个家伙升衔了,真是个懂得审视夺度的家伙。”

    “还有一件事。”城浩霖眼里出现凝重的神色,“原ind-zap首领萨满天被除了首脑会的席位,现任是老元帅克文森。”

    挂了dian hua,城畔生默然了,经过一次大洗牌,现在宇战时代的新格局已经基本定型,而他,也该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国庆来了,大家要放几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