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和‘凡人’一样
    城畔生觉得自己发现了大秘密,想着趁流凰回来之前赶快离开,省得被为难。

    只是才准备离开,精神力突然感应到有人来到了店铺,居然还是四千级,实力甚至不比斐肖第。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就站在店铺门口处便不动了。

    想了想,城畔生还是走了上去,率先收回精神力来到店铺,顺便关上了身后流凰的房门。

    来人也收回精神力,城畔生一看,身形高瘦,年纪大概二十岁,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清秀的脸上带着点病态的苍白,带着爽黑色手套,浑身散发着一股孤傲的气质。

    还没说什么,对方先喊出了他的名字。

    “城畔生?你怎么在这里?”他平静的神色转为不爽。

    “嗯?一般你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

    少年双手抱胸,面带嘲讽。

    “你连自己最大的敌人都不知道?”青年既冷又傲。

    城畔生冷笑,“长久来说,我的敌人就是我自己,你他妈又是哪儿跑出来的家伙?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听他这样说,对面的青年反而恢复了冷静,“看来你还是听说过我的。”这么明显的敌意会不认识才怪。

    “看来你是来找流凰大师的,不过我劝你走吧,他现在正在工作室里不会见你的。”城畔生不耐烦地说道,见他一副不信的样子,有接着道:“你不信我的话,那你可以用精神力感应试试。”要是你敢的话。

    流凰现在正往边缘区赶去,根本没人。本来城畔生可以不管的,但是这家伙明显不是个安分的,要是发现了地下室的秘密,到时候别说流凰,就是汉尼斯都会闹他。

    果然,来人显然深知流凰的脾气,根本不敢用精神力。

    “慢走不送。”城畔生忍下打呵欠的冲动。

    突然,那人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放缓了语调:

    “城畔生,联盟第一机械师这个名号是我的,相信你已经听说消息了,就等着被我踩到脚下吧!”

    “是你的是你的,不过你这话最好别被流凰大师听到了。”

    这种挑衅,城畔生连理会的心情都没有,就像是赶苍蝇一样挥挥手,顺便提醒某个拜师失败的家伙。

    青年冷哼一声便走了,城畔生细细地感应着人走远后重重的吐了口气。

    离开前,他找到了离这儿不远的玫瑰,让她帮忙看店。

    “流凰呢?”

    “你等你他回来问吧,我还要去和室友会合,再见。”

    等找到那帮闹腾的家伙后,城畔生本就不好的心情顿时添霾,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们都买了什么?”

    其他人同时缩了缩脖子,只有天然呆傻呵呵乐道:

    “拉拉度,还有好多嗯,没见过的。”说着举起挂满了商品袋的右手,指了指头上黑色的毛团子,一脸兴奋,“队长,赤城真的好好玩哦,有好多吃的,我都不知道带鱼有这么多的吃法,还有啊,电玩城里好多的游戏,这两天斐肖带我们玩儿了个遍!”

    肥小胖恨不得掐死这天然货,你他妈死坑队友的家伙!

    城畔生也不是生气,毕竟他是东道主又有收入,关键是肥小胖这货,不带这么坑人的,阴测测的笑道:

    “肥小胖,老子欠你的钱还用还吗?”

    斐肖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客气道:“还啥还,兄弟家的。”

    天色已经很晚了,城畔生将众人带到了家里,“走吧,这两天有点忙没尽地主之谊,现在带你们参观军区廷去。”

    在入口处,一溜儿士兵站岗,威风凛凛。更让洛轲和克劳德惊奇的是城畔生的身份认证,两人初一看差点瞪出眼珠子——

    城畔生,s级机械师,候选少校……

    很快审核就通过了,斐肖嘿嘿一笑:

    “果然,由你的身份卡带人进来要方便多了。”这货省了麻烦就像是得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少年少女们就进入传说中的军区廷,非常憧憬,但事实上所见除了住户很分散外和间离区没什么不同,甚至大多数建筑还非常老旧。

    柚子咕哝道:“也不是很豪华嘛!”

    “再高的军衔都是拿工资的,你以为当兵是在经商吗?”城畔生无奈,军人从来都是高风险职业,虽然待遇很好,军区廷的存在就说明了一切,但是工薪确实不高。

    更让人惊讶的是传说中城上将的家,简洁而古老,锈迹斑斑的栅栏,老藤大树,泛黄的白墙,两层小楼。

    院子里两个老人在下象棋,吵吵嚷嚷;门口站着一个秀丽的年轻夫人,温柔的笑着。

    “咳,队长,这就是你家爷爷和母亲?”克劳德凑到城畔生身边。

    “不然呢?瘦点的是我家老爷子,胖一些的是斐肖家的。”

    “总觉得,和我等凡人没什么不同。”洛轲居然犯傻的来了一句。

    城畔生还能说什么?

    这时候,柚子同学已经头顶毛团子,凑上去挨着喊人了,顺便把见面礼送上去。

    城老爷子立即便打开,一见是茶叶便哈哈大笑:

    “小伙砸不错,老头子很喜欢。”

    晴惟云则是嗔怪一笑,“这孩子,带什么礼物来,还不进屋坐。”

    斐老爷子凑上去一看,不乐意了,叫嚷道:“我的呢?怎么没有老头子我的?”柚子一下子被问住了,傻愣愣的说道:

    “可是斐肖没说你要来这里呀?要不你选一样,我买了很多好玩儿的。”

    结果胖胖的老头儿真的把人的袋子全揽过去选了起来,最后看着少年头顶上的毛团子,惊叫道:

    “哎哟,这不是拉拉度吗?我要这个好了。”

    那小东西也是有灵性的,当即往少年的衣服里钻去,毛帖肉痒酥酥的,弄的柚子在院子里又跳又笑,逗得人乐不可支。

    斐肖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他家还要捣乱的老头子,“您又没说要来,知道他单蠢还逗。”说着塞了个点心盒子给他,“喏,‘幻想森林’新出炉的巧克力蛋糕。”

    “怎么就这么一点儿?不知道买大个儿的!”

    “您到时候血糖又高了怎么办?!”

    看着跳脚的斐肖,克劳德和洛轲对视一眼后,进门前的敬畏和憧憬纷纷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