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认输
    如今这个时代,小型光脑人手一台,想要知道任何新闻只需要一个指令就能知道。

    现在就在机械这个领域里面,两代‘天才机械师’的争论简直要刷爆热点。如果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质疑零·凡塔斯的含金量,那等他捧着这次的机械设计大赛的奖杯时,之一的声音顿时就消减下去。

    尤其是当听到‘第一代’城畔生的颁奖词的时候。

    “粒子武器获得冠军实至名归,这是对第一代电磁炮的超越,对于联盟来说亦是一步飞跃……”

    但这听在别人的耳朵里无疑等于‘认输’!奈何这个人没有露面,根本什么也问不到。

    斐肖此刻正愣在某个机械展示台边上,知道洛轲焦急地扯了他两下才陡然回过神来。

    “靠靠靠!这混蛋在搞什么?不是说已经有办法了吗!”

    “这下子怎么办?”

    而零·凡塔斯也是要笑疯了,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这么快就认输他还没玩儿够呢。戴克斯讨好的凑上去,笑道:

    “恭喜主席了,您现在可是联盟真正的天才机械师!”

    有了人开头,一时间各种恭维便向他涌来。这时,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零,做的不错,不愧是我们风信子学院的代表。”

    “刘教授,您来啦。”

    这人正是风信子机械学院研发部的部长,也是一位名誉教授。

    零·凡塔斯看他一眼,随后微微一笑说道:

    “多亏了教授您的指导。”顿了顿,“教授,有件事想跟您说一下,我由于被安排到赤城研发部参与一个项目,所以学校的研究我就不能参加了。”

    这个人前一分钟才获得了成功,此刻就要撇下老巢独飞,或许他自己并没有这个意识,但是他的选择却明白的告诉别人这个心思。

    被叫做刘教授的人嘴角有一瞬间的僵硬,还没说什么,就见那位新晋的天才机械师踱步远去。戴克斯见中年男人脸色不好,笑道:

    “主席被叫去参与研发部的项目,对我们风信子机械学院而言无疑是一种荣耀,您作为主席的指导老师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学生先恭喜老师了。”

    好歹让刘教授的脸色好看一点。

    见被簇拥着离开的青年,刘教授的眼中出现深沉的神色,冷哼一声准备会研究室,没曾想一转头骤然对上一个似笑非笑的少年。

    “听说您从凡塔斯大师入学的时候就成为了他的指导老师,但现在看来付出和收获并不对等啊。”

    “你是谁?”

    刘教授警戒,他虽然精神力不高,但是凡塔斯可是名副其实的四千级高手,这个明显站了很久的人却没有被发现,实力可见一斑。

    那少年逐渐走近,中年男人也看清了他手臂上的徽章,骤然瞪大了眼睛。

    “你是城畔生!”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两步,对上少年眼睛,又镇定下来,“不知城机械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就是关于凡塔斯的一些事情想要问问刘教授,比如两年前的时候……”

    谁知他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刘教授沉着脸客气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先告辞了。”

    离开时步履匆匆,似是落荒而逃,城畔生反而笑了出来,“看出什么了?”

    他身后的空青走出来,说道:

    “目光抖动,含量增多,不是心虚就是有病。”

    少年笑得更欢了,突然,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焦急而又小心翼翼地呼声。

    “流凰大师,请您留步!”

    居然是木风扬,而他的不远处,扎着马尾的流凰正一脸不耐的看着他。

    “小子,有什么事?说了快滚!”即使是处在这么严肃的大赛现场,即使身为总评审团的一员,这个人也是毫不收敛自己的脾气。

    青年喘口气后立刻问出了疑惑,“我不懂,我的联动导向电粒子武器为什么会输给凡塔斯,明明我的攻击力比他的机械高!”

    他强烈的不甘就连身在不远处的城畔生都能感受到,不由得想起了他的参赛作品,也很熟,就是军训期间曾差点还他们九班吃苦头的武器原理。

    不过,当这个原理应用于联动式小型炮的时候,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正想着,突然就听见流凰在叫他。

    “你要躲到什么时候?给我滚出来给这个小子好好解释一下失败的理由!”

    木风扬非常惊讶,这里难道还有什么人在,正猜测着就见小厅的柱子后面走出一个戴眼睛的家伙,还挺熟的。

    “是你?你来……”

    还没说完,视线一转他就像是见鬼一样的瞪大了眼睛,这个家伙手臂上别着的东西和流凰大师的一模一样!

    军训时的记忆纷至沓来,破坏的机械,第二阶段的时候因为被动了手脚而威力突然大增的武器,九班人的厉害的武器,一切神秘事件的真相水落石出。

    木风扬看着这个少年,深吸一口气,“你就是城畔生。”

    这么年轻的评委,除了这个传说中的家伙不作他想。

    “显而易见。”

    这时候,流凰发话了,“你给他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失败了,真是的,这全是你带起来的不良风气!”

    城畔生苦笑,“是,我知道了,您就先去忙吧,刚刚看到玫瑰大师在找您。”

    看人走远了,城畔生才回过头去,陡然对上对方打量的视线,挑眉问道:

    “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太平静才有问题。”木风扬皱眉。

    城畔生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道:“是不是觉得为什么我们明明同年,却偏偏有了现在地位?”

    木风扬冷笑,“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又换了个话题,“所以,我的作品究竟是那里失败了。”

    这人眼里明明有着质疑之色,但城畔生并不在意说道:

    “很简单,你的威力大是大,但是超过了机械构造的极限,就和军训时一样,有自伤的危险。”

    “哼,这也是理由?那你当年的穿风号又怎么说?”

    城畔生无所谓的笑笑,“我以前也不懂,但现在我明白了,机械在它杀戮的背后是守护的意义。”

    木风扬突然一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