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空明净
    进入内岛比城畔生想象的要简单得多,那些守卫进去不过一会儿就出来了,带来的消息就是大祭司吩咐好好招待。

    他们也如愿见到了柚子,正在大吃大喝、毫无紧张感的家伙。

    “队长你们来啦~”天然呆挥着油乎乎的爪子,让人再上一只烤鸡,“我正打算吃了饭让人叫你们进来呢,结果你们就来了。”

    他含着一只鸡腿,说道:“跟你们说哦,我啊好像该喊那个大祭司叫外公哟,是不是好奇怪?我还以为我真的是孤儿呢!”

    城畔生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货,害他们担心这么久结果一点事儿都没有,“所以你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

    “嗯嗯,回来这里后感觉有点熟悉,后来看到一把胡子的大祭司,吓得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那老头儿可凶了,我从小就怕他呢~”啃完了肉腿,他又端起一碗粥,呼噜噜喝起来,吱吱呜呜地说道:

    “他要我回来帮他做什么来着,他说如果我答应了就放了齐凯。”

    “你答应了?”

    “没有啊,要是我帮他做完了事儿他又不放人了怎么办?唔,这个好吃。”

    “喵喵唔~”桌子上,拉拉度也欢快的摇着尾巴。

    好吧,还没有蠢到家,城畔生叹了口气,根本不用问,这家伙自己就全说了出来。

    他们几个外人不好到处走动,所以不管到哪里都把柚子拖着一起,美其名曰参观内岛。但即使这样,也不能随意走动,因为柚子身边跟着一条尾巴,一名温柔浅笑又疏离的侍女。

    先去了内岛普通炎民住的地方,这些人穿着打扮吃喝用度不见得比外岛好多少,最大的一点区别就是精神力,普遍都是两千五到三千,而超过三千五的都去了圣地里当值。

    随后才在圣地——这座最靠近圣炎火山的宫殿里走动。

    不愧是大祭司和各位圣侍居住的地方,即使有柚子在他们也被盘问了许多次,还被跟随的侍女记下来:下午两点,佑天在圣地藏,待了半个小时;下午两点半……

    这完全是变相的监视,但城畔生并不在意,这样反而有利于让他们洗清嫌疑,让某些人相信他们在真的只是佑天的同学,来这里玩儿的。

    晚上的时候,他们被安排在柚子所居住的套房里,那名侍女如影随形,但她三千多的精神力又能做什么呢?

    夜间时,打算去找圣女的城畔生等人从她面前经过都不知道,更别说监视。

    圣地的某间地下室内,大祭司拄着权杖,对他面前的青年说道:

    “你说那几个学生身份不简单,为什么又阻止我增派人手监视?”

    被奉为圣子的青年对于所谓的大祭司一点也没有应有的尊敬,冷笑道:

    “与其管这几个学生还不如尽早找到我要的东西,都一年了还没有消息,你们这些圣侍都只会哄骗那些愚民吗?别忘了我们当初说好的条件。”

    大祭司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谁也不敢对他说这样的话,第一遭听到这种语气的老者气得直哆嗦,冷哼道:

    “你还有脸提条件,为什么还不动手将海岸边的那些军队赶走?”

    当初说好的,只要找到晶石矿,这些人就会为他们赶走前来驻扎的军队,永保圣炎岛的独立。结果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圣炎岛的存在不说,那些军部的人都快要在这里扎根了。

    “哼,只要我们首领一句话,那些军队随时都能覆灭,前提是你们能把东西拿出来。”长发青年不屑地看着老者,背过身去明显不想多说。

    “你……哼,我就等着看你们大发神威了。”

    等大祭司离开后,他的神色突然转为阴沉,用光脑发送了通讯请求,不多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首领,是我空明净。”

    “嗯,有什么事?”

    “您说的那几个学生来到内岛了,我要不要动手将人杀了?”阴狠嗜血的神色一闪而过。

    那边的男人听完顿了顿,随后用低沉的语气说道:“我命令你不准去招惹他们!”说完后那人似乎猜到了空明净的想法,笑问道:

    “那几人中是不是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

    空明净一愣,“好像是的,叫城之之。”这一点他倒是没注意,因为那小孩儿总是被一道精神力保护着,不好探查。

    “我告诉你,那是个不折不扣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名字叫做结智。”那边男人的声音危险而温和,“现在,其中某个人的名字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一滴冷汗刷的落了下来,空明净瞬间想到了某个恶魔似的家伙,喃喃道:“没想到居然是他,那这里的矿石怎么办?”那家伙本来就不好对付,如今还和军部联手了,岂不是非常危险。

    “不用担心,就算是知道你的身份了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外岛的那支军队的领头人当初因为得罪过某些人,是等不来援军的。但你须要好好处理,歌灼月最近出手太频繁,即使是我也无法分神。”

    那男人说着就要挂dian hua,空明净想起还有一件事,连叫他稍等。

    “何事?”

    “圣炎岛这边,最近地震频发……”

    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那边传来一阵沉默,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空明净仍是有些心虚恐惧。良久,终于听到了回答:

    “若真的到了最糟糕的局面,就把岛毁了,你亲自去地下找一块样本回来。”

    “是。”

    此时,城畔生等人已经来到了丽娜的房间。听完他的话后,少女冷笑道:

    “好大的语气,难道不知道几日过后我就要和圣子结婚了吗?”可笑之极,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居然还有人会想来帮她?

    “别误会。”城畔生笑道:“我们立场不同,想要的也不同,我们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而你嘛,不外乎自由的人生不是?”

    丽娜浑身一震,再度打量着这个少年,淡定从容,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迟疑道:“你真的能做到?”

    “当然,你身为圣女,完全成为了神权迷信的牺牲品,只要没有了所谓的神,你当然就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